小书库 武侠虚幻 笑傲神雕1-2

笑傲神雕1-2

  主要人物設定:
小龍女:出場歲數二十七歲,爲使人物年齡更符合衆狼友味口,在原著基礎上進行了改動,楊過沒有等十六年而是只等了一年便跳下斷腸涯將小龍女救出,因此書中的小龍女是在二十一歲時便與楊過成婚,二十七歲重出江湖。
任盈盈:出場歲數二十五歲,與令狐沖結婚三年後無子女。
黃蓉:出場歲數三十二歲,剛生下郭破虜和郭襄。
左劍清:原名玉真子,四十五歲,因修習“回春功”,看上去只有19歲左右。魔教排名第二的淫賊,綽號“玉面淫狼”,東方不敗派到襄陽的臥底
劉正:綽號“鐵棍淫龍”,魔教第一淫賊,田伯光的師兄,綽號“鐵混淫龍”,東方不敗的男寵
尤八:爲劉正假扮
font
color="blue">第一章
重出江湖「重巒依渭水,碧峰插遙天。出紅扶嶺日,人碧貯岩煙。叠松朝若夜,複釉缺疑全。」當年唐太宗遊覽終南山,興致大發,提下千古名句,爲後人傳頌。自古以來,終南山一直是詩人心中的聖地,無數文人墨客對她魂牽夢繞,恨不能終老於此。放眼望去,層巒叠嶂,雲蒸霞蔚,無處不透著上天的鬼斧神工。滿山的鳥鳴獸語,毒瘴沼氣,山路陡峭如鋒,卻又讓尋常人望而卻步,終南山因此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只有那些身懷絕技的武林人士才有資格享受這個如詩如畫的人間仙境,所以民間傳說,多有世外高人隱居於此。
在這奇峻的山中,竟然有一處百花盛開的花圃,花圃的**,是一片綠草如茵的空地。一個白衣女子正在舞劍,飄舞的秀發,靈動的身姿,手中長劍挽起的朵朵劍花,更勝百花叢中的美景。忽然,白衣女子一劍沖天,在空中盤旋飛舞,長劍越舞越迅,漸漸的人與劍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人影劍影。忽的一聲清叱,倩影從劍花中沖出,飄然落地。她倒背長劍,俏立於草地之上,微微喘息,那是一張絕頂清麗的臉,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世上還有如此美麗的女子。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群芳也爲之失色,此刻,她像天地間唯一的風景。
「過兒,我的劍法可有進步?」另一邊的一把藤椅上,靠著一個青年男子,相貌堂堂,頗有宗師風範,一張滄桑的臉上刻著狂野不羁,細看之下,他少了一支手臂,卻絲毫不影響他的氣度,坐在那里也是豪氣沖天。他微微一笑道:「沒想到姑姑的玉女神劍已經練到第九重,從此江湖上沒有幾個人是姑姑的對手了。」白衣女子臉色紅潤,看來也頗爲高興,輕聲道:「過兒,你不是常說嗎,我們練武不是用來和人比高下的。」那男子哈哈一笑:「姑姑說得不錯,練武應該行俠仗義。如今雖然天下太平,我們習武之人卻不能停滯不前,永遠要追求武學的最高境界。」
font
color="blue">原來此二人就是昔日名震江湖的神雕大俠楊過與小龍女夫婦。兩年前江湖紛爭一了,二人隨即退隱江湖,來到終南山古墓之中,終日賞峰練劍,過著神仙眷侶般的生活,離開了風塵的江湖,卻也清閑自在。楊過起身道:「姑姑,我的黯然銷魂掌在修煉到第九重的時候遇到了難關,再也不能提升,我想閉關修煉,待我出關之時,我的掌法定會功德圓滿。」小龍女道:「我們已經遠離了江湖紛爭,一定還要去提升武功嗎?」楊過道:「姑姑,你也是習武之人,應該知道我的處境,如果不突破這個難關,我是永遠不能安心的。」小龍女知道勉強不得,於是道:「過兒,這次閉關要多久呢?」「少則一年,多則兩年。姑姑,在我閉關的時間,你要照顧好自己。」小龍女微微颔首,楊過起身緩緩走了過來,獨臂摟住小龍女的纖腰,在小龍女耳邊細語道:「姑姑,不論在任何時候,我都不能忘記對你的思念。」小龍女微微低下頭,靠在了楊過的肩上。
楊過閉關已經三天了,小龍女還像平常一樣,閑來練練功。她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從來不知道寂寞是什麽滋味,在涯底那一年,她也是這樣過來的。可是今天卻有些不同,她像平常一樣在古墓中打坐,修煉玉女心經,卻有些心不在焉。兩年來,她和楊過形影不離,也盡情享受了夫妻之間的美妙。她覺得自己有了新的生命,是過去二十幾年從來不曾體驗過的。每次與楊過赤裸裸的纏在一起,任楊過在她的身上馳騁,那種與心愛的人身體接觸帶來的銷魂滋味,讓她快樂的想要哭泣,每次雲雨過後,她都香汗淋漓,幸福的趴在心愛的人身上。回想過去的光陰,像在虛度。現在她才知道,原來自己早就不習慣了沒有過兒的日子。
想著想著,小龍女渾身熱了起來,不自覺之間,她的雙手已經攀上了自己豐滿的乳房,要是過兒在就好了,她這樣想著,雙手卻不停的揉搓,過兒就是這樣做的啊,每次她都會感覺很舒服。漸漸的,她的呼吸變得粗重,一直手不知什麽時候開始向自己的裆部滑落,伸進去了……已經濕了,「啊……」她嘴巴微張,不自覺的呼了出來,碰到敏感地帶了……要是過兒在,他的那個大肉棍早就……小龍女只覺渾身無力,身體再也支持不住,仰躺在了床上,一手揉搓這乳房,另一之手放在胯下撫摸,淫水越來越多了,她再也忍不住,輕聲哼了起來……font
color="blue">忽然,古墓外一聲清脆的長嘯。小龍女一下從欲望中清醒了過來,她跳下床,整理了一下衣衫,出了古墓。擡眼望去,一條青色的身影從不遠處向古墓奔來,幾個起落,那人已經到了跟前。小龍女定睛一看,一個近二十歲,面如冠玉的青年立在她的面前。那青年也是眼前一亮,面前出現了一個天仙一般的女子,風姿卓越,面帶桃花,他不禁看的癡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說話。小龍女情欲剛剛褪去,臉色微紅,說不出的嬌憨美麗,見青年愣在那里,暗暗好笑。不過內心馬上鎮定下來,輕聲道:「不知這位少俠到此有何貴干?」青年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失態,不禁滿面通紅,抱拳道:「前……前輩可是楊夫人?」心里卻暗道:「我真是多此一問,這等風采的女子,天下怎會有第二人?」
font
color="blue">小龍女微一錯愕,看來對方是有事前來:「正是,不知少俠高姓大名?」
font
color="blue">那青年此時也恢複了鎮定,道:「在下左劍清,乃北俠郭靖的關門弟子,奉師父的命令,爲西狂楊大俠和夫人送上中秋武林大會的請貼。」說著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個紅色的請柬,遞了上去。
font
color="blue">小龍女不禁仔細看了左劍清一眼,沒想到他郭伯伯還收了一個關門弟子,不過可以看出此人資質奇佳,是個可塑之才。自己夫婦二人已經退隱,但是郭靖的邀請是不能不去的,過兒在閉關,看來只有自己代他去了。於是接過請貼,道:「左少俠古墓里邊請,喝杯粗茶。」
「不了,我還要到全真教送請貼,請賢伉俪到時務必賞光。」「師父師娘很好,二位老人家還不時提起賢伉俪,師父這次發起武林大會,是因爲一件事情。」
font
color="blue">「什麽事情,如今武林不是已經太平了嗎,還有什麽事能讓郭大俠親自出面。」「夫人有所不知,如今魔教的勢力又有死灰複燃的迹象,傳言東方不敗重出江湖了。」
font
color="blue">魔教的事情她也有所耳聞,不過那是發生在她在涯底的那一年之間,是楊過向她提及的,十年前魔教猖獗,教主東方不敗狂性好殺,在武林掀起了血雨腥風,正道處於一場浩劫,後來江湖上出現了一個叫做令狐沖的大俠,帶領群雄打敗了魔教,殺死了東方不敗,還娶了魔教的聖姑任盈盈,解散了魔教,挽救了這場浩劫。這令狐沖夫婦被江湖同道敬仰,與過兒和自己這對神雕大俠夫婦齊名。後來聽說他們夫婦也退隱山林,逍遙快活去了。.
左劍清歎道:「楊夫人,這也是江湖上的傳說,這個東方不敗也許另有其人,不過魔教重新崛起,多次殘殺我江湖同道,卻是千真萬確的。現在魔教空前強盛,教主東方不敗武功奇高,手下左右護法,還有『一魔,二怪,三妖,四煞』,個個邪功高強,嗜殺成性,現在的江湖道消魔長。師父他老人家不得不聯手令狐大俠,發起這次武林大會,遲則正道危矣。」
「那就此告辭了,請夫人和楊大俠保重。」左劍清轉身向全真教奔去。他行在山路上,心中卻揮不去小龍女的身影,「真是聞名不如見面,這等人間絕色,如果讓我一親芳澤,把玩一天,就算是立即丟了性命也值,楊過真是有福……」想著想著,下體不自覺的堅硬起來……
小龍女看著手中的請柬,不禁有些爲難。中秋還有半月就要到了,可過兒是萬萬不能出關的,要是強行出關,會自損十年功力。倒不是擔心過兒沒人護衛,閉關的那個地方及其隱秘,不會有人找到,可是這麽重要的事情,自己一個人能應付的來嗎?到了晚上,小龍女終於做出了決定,既然是過兒的妻子,就要替他分擔一切事情,看來只能自己再入江湖了。如果爲正道做些事情,過兒出關也會高興的。看了一下地點,是襄陽城,在十日內應該可以趕到,明日出發吧。想到這里,小龍女終於如釋重負,屏除雜念,在打坐中進入了夢鄉
font
color="blue">第二章
黑店
正是正午,寬闊的官道上少有人迹,一匹白馬從遠處奔來,馬上是位白衣勝雪的絕色女子,雖然驕陽似火,她卻呼吸自若,一點汗水也沒有。此人正是美貌冠絕天下的小龍女,她已行了半天的路程。天氣炎熱,她有玉女心經護體,倒不覺得什麽,只是怕白馬受不了,想找個客棧給馬飲水,卻又尋不得,只得放慢速度,繼續前行。到了黃昏十分,才看到不遠處一個大大的招牌「雲嶺客棧」。小龍女行到門口,還沒等下馬,一個小二已經迎了上來:「這位女客官,可是要住店,小店還有上等的客房。」小龍女下了馬,把缰繩交給小二道:「煩請小哥先喂了我的馬。」「客官請放心,里邊請。」小龍女走進客棧,挑張干淨的桌子做了下來,另一個小二迎了上來,笑道:「客官用點什麽,小店應有盡有。」小龍女只要了一個饅頭和一碗豆汁,小二應了一聲,吩咐去了。
font
color="blue">這個小店很是清靜,只有小龍女一個客人,掌櫃的四十幾歲,站在櫃台後面,另外就是那兩個夥計了,想是地點偏僻,生意不好做,人丁也稀少了些。一會功夫,東西端了上來,小龍女一天沒有吃東西,用著倒也香甜。用完了晚餐,小二帶小龍女來到了樓上的一間客房,房間不大,卻也很是干淨。
小二道:「客官還有什麽吩咐?」「沒有了,有事再煩勞小二哥。」
4
小二走後,小龍女和衣躺在了床上。雖然她武功高強,卻也有些旅途勞頓,於是閉目養神。忽然感覺到頭有點暈,竟然昏昏沈沈,「不對,怎麽會這樣?」,運氣之下,真氣有些滯怠,無法聚攏,「難道是豆汁里有鬼?」這時她的頭越來越昏,竟産生了一種濃濃的睡意。她強打精神,運起玉女心經的心法,把真氣運行幾個小周天,體內漸漸恢複正常,真氣也暢通無阻,「果然有毒,難道是黑店?好險!」小龍女心中後怕,自己的江湖經驗太少,若不是武功高強,恐怕就著了道道。
font
color="blue">這時門外隱隱傳來說話聲,一人怪笑道:「嘿嘿,又一只肥羊到手了,現在藥力發作了吧,小娘們任我們擺布了。」一人接道:「是啊,師弟,真是意外的收獲,沒想到在這種鬼地方還能碰到這麽美的娘們,副堂主一定會重賞我們的,哈哈。」小龍女聽了大怒,正是那兩個店小二的聲音,果真是間黑店,不由感歎江湖險惡。
卻聽先前那人道:「別忙,這麽夠味道的娘們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只看看我都快忍不住了,我們先玩一下再送給副堂主不遲啊。」「你真大膽,副堂主要的女人你也敢碰,還是別惹事生非了,小心你的狗頭不保!」「有什麽關系,劉副堂主現在正在操干昨天那個美妞呢?」另一人卻道「劉老大武功不怎麽樣,但要論采花的本事,他“鐵棍淫龍”與“玉面淫狼”在本教中可謂並駕齊驅,其床上功夫在教中排行第一,深得教主喜歡,連嶽堂主都讓他三分」另一人似乎很不耐煩,道:「他已經干過一個女人,難道還能連干兩女?這也太便宜他了」另一人不肖道:「這有什麽,他可是色膽包天,我就親眼看到過他一次連干四個美女,你還是小心爲妙,少啰嗦,我們還是先把她搬到密室里去吧。」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門外。聽了兩人的對話,小龍女十分惱火,本來想一舉把他們制住,但聽說還有密室,莫非還有其它的女子受害?可不能讓她被那臭名昭著的采花淫賊“鐵棍淫龍”給害了貞潔。於是改變了主意,索性假裝昏迷,去密室一探究竟。
這時門開了,兩人走了進來,其中一人走上前來,搖了搖小龍女的胳膊,「美人,起床了,哥哥帶你去舒服的地方,哈哈,果然睡過去了。」小龍女不敢睜開眼睛,不過聽聲音是比較好色的那個,「豈有此理,看一會兒怎麽收十你。」另一人催促道:「動作快一點!」
font
color="blue">先前一人俯身抱起小龍女,讓小龍女的雙手摟住自己的脖子,他的雙手攬起小龍女的雙腿,站起身來,跟在另一人的身後走了出去。那人把小龍女的臉與自己的臉貼在一起,小龍女豐滿的雙峰也緊貼著他的胸膛,那人抱的舒服,氣息也不禁變得粗重,「師兄,這娘們不僅美若天仙,身材竟也如此曼妙,我真是有福氣啊。」那師兄「哼」了一聲。小龍女很惱怒,自己竟然被這個淫賊這樣占便宜,真想好好教訓他,不過小不忍則亂大謀,長時間的獨居早已磨練了她處變不驚的個性,她還是忍下了,繼續假裝昏迷。
font
color="blue">沒走幾步路,那師弟已經暈忽忽了,懷里抱著一個柔若無骨的美人,誘人的體香陣陣襲來,小龍女滑膩的臉頰貼著他的臉,他激動得竟有些顫抖。他喘著粗氣,雙手撫摸小龍女的大腿,故意移動身體,讓小龍女的雙峰在自己的身上來回滑動。
font
color="blue">小龍女除了楊過還沒和其它的男人這麽親密接觸過(尹志平不算^_^),臉頓時變得通紅,幸虧是黑夜,否則早被二人識破了。那人的手向上移了移,放在了小龍女的渾圓的臀部上,不停的撫摸,小龍女羞辱交加,更要命的是,小龍女發現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隔衣頂上了自己的股溝,卻又無可奈何。
font
color="blue">「嗯,好爽……」那人喘著粗氣。現在天氣炎熱,人們穿的衣衫很少,小龍女幾乎可以感覺到那東西火熱的溫度,隨著兩人前行,那東西不停的摩擦著她的股溝。在他的刺激下,小龍女渾身熾熱,羞辱的前行,她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爲了救人,這點羞辱是值得的。
font
color="blue">過了一會兒,那人只用左手托住小龍女的屁股,空出右手,放在了小龍女的腰間,來回撫摸著,小龍女發覺那只火熱的手從自己的腰間向上移動,「難道這淫賊竟然要摸我的……?」小龍女很著急,卻又不敢動彈,否則會前功盡棄。終於,小龍女感覺到一只大手攀上了自己堅挺的乳峰,不由惱怒,眉頭微皺,卻又不敢發出聲音。
font
color="blue">那人隔衣撫摸小龍女傲人的乳房,只覺豐滿圓潤,彈性十足,歡喜得他骨頭都酥了,不時用指尖撥弄那可愛的乳頭,一捏一撥之間,乳頭竟然本能的硬了起來,他興奮得幾乎射了出來,卻不知小龍女此時羞辱難當,屈辱地前行。
font
color="blue">在屈辱中小龍女覺得這條路似乎格外漫長,不過總還是有盡頭的。三人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木門前,那師兄道:「師弟,把人放進去吧。」「等……等一等,嗯……」小龍女感覺那人用下身狠狠的戳了她股溝一下,把她抱的更緊了,接著他身體一陣戰栗,同時,那個硬東西也開始悸動,噴出火燙的液體,液體滲出薄衣,弄濕了小龍女的衣褲。小龍女大窘,那人喘著粗氣,雙手死死的抓著她的屁股,抖動了一會,終於舒爽的喘了口氣,放松了手臂。「他竟然……」小龍女再也忍受不了,閃電出手,點中了那人的穴位。前面那人只聽的「撲通」一聲,還沒等轉身,自己也「撲通」栽倒了
小龍女整理了一下衣衫,臉上紅潮逐漸褪去,她望著前面的木門,「他們說的密室就是這里了吧。咦,怎麽有人聲,好奇怪的聲音」。房間里隱隱傳來女子的呻吟聲,似痛苦,似快樂。小龍女想探個究竟,用手指把旁邊窗戶上的紙戳了一個洞,把頭湊過去一看,房間里亮著燈,一張床上,一對赤裸的男女纏在一起,男人伏在女人身上,屁股不停的扭動,跨下那活兒,竟然異於常人,足有驢屌一般粗長!而那銷魂的呻吟,正是那個女人發出的。小龍女幾時見過這種香豔的場面,趕緊扭過頭去,羞紅了臉,心想:“沒想到世上居然有如此粗長的男根!莫非此人就是號稱‘鐵棍淫龍’的大淫賊?”。
font
color="blue">平複了一下心情,小龍女有些爲難,那個男人,正是這間店的掌櫃,也就是那個“鐵棍淫龍”劉副堂主了,那個女子顯然就是剛才他們說的被害的女子了,沒想到已經被這個淫賊侮辱,人她一定要救,可是這種場面,讓她怎麽去救呢,難道讓他侮辱她到結束嗎,更不行。正想間,屋內的聲音更大了,似乎在給她出難題,男人陣陣低吼,夾雜著「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女人的叫聲更大了,「啊……你那……太大啊……嗯……啊……」的叫床聲不絕於耳,聽起來竟似被操得非常舒服!小龍女極爲尴尬,剛才被那賊子占了些便宜,心中還有些激蕩,聽了這淫聲浪語,呼吸不由變得急促,一陣微風吹過,小龍女感覺下體有些涼飕飕的,把手伸進衣服一摸,竟已經是濕漉漉一片了,心知剛才那淫賊挑逗時,自己身體竟然也有反映,不禁暗暗自責。
font
color="blue">屋內不時傳出「叽咕,叽咕」的插穴聲,「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女人的浪叫聲,弄得小龍女心煩意亂,不知所措,始終未敢出手營救。就這樣煎熬了有一刻鍾,只聽那女子浪叫:“奴家……又要丟了……啊……嗯……呃……丟了……啊啊啊!!”一聲高昂的尖叫後,聲音沒有了,似乎一切已經結束。又過了一會,里面傳來穿衣服的聲音,那劉老大笑道:「美人,才干你不到半個時辰就浪成這樣,大爺是日月神教玄武堂的副堂主『鐵棍淫龍』劉正,以後跟著大爺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哈哈……」小龍女暗道:「果然是“鐵棍淫龍”,這渾名也忒難聽了。他是魔教的人,看來魔教真是壞事做盡,不得不除啊。」里面又傳來女人啜泣的聲音,劉正又道:「看你已經大泄多次,大爺先出去了,我會把門鎖上,你別想跑啊,跑不掉的,老子還沒射精,意猶未盡,這就去光顧今天那個絕色白衣美人,別被那兩個小子占了先,回頭再來干你,哈哈!」
劉正笑嘻嘻的開門走出來,剛想回頭鎖門,忽然覺得腰間一麻,便動彈不得。一個白衣美人從他背後轉了出來,正是小龍女,這時他也看到了地上躺著的兩個人,臉上頓時變色,道:「女俠饒命,小人……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小龍女見他這麽怕死,心中很是鄙夷,「啪啪……」煽了他幾記耳光,喝道:「淫賊,殺了你怕髒了我的手,你給我聽著,神雕大俠快要重出江湖了,決不能讓你們這些魔教宵小猖狂無忌,你們趁早改過自新,再繼續作惡,下次我碰到你就不會饒了你了。」劉正錯愕道:「怪不得,姑奶奶是小龍女吧,我不敢再作惡了,多謝龍女俠饒命。」小龍女骈指疾出,封了他的啞穴。
小龍女看似冷若冰霜,卻天性善良,她也知道這種惡名昭著的采花淫賊是不可能輕易改過的,只是不忍心殺人,只能出言恐嚇他一下,她的獨門點穴手法,能封住敵人的穴位五個時辰。此地不宜久留,得趕緊把人救走。她走進房內,看見一個二十幾歲的少婦在床上嚇得瑟瑟發抖,此時已經穿上了衣服,看得出是一個很有風韻的美人。小龍女歎了口氣,魔教真是罪大惡極,不知殘害了多少良家婦女。小龍女柔聲道:「夫人,別怕,我是來救你的,跟我走吧,我們要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那婦人此時也明白過來,心中無限委屈,忍不住放聲哭了出來。

Related Post

精灵世界精灵世界

  大陆极西之地,树海深处,一个个矫健的身影在林中飞快的腾挪,修长的身影,好像天生与树木合二为一。在茂密的树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