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库 都市激情 夏日浪漫之回归

夏日浪漫之回归

  夏日浪漫之回归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从没有怀疑过妈妈,因为她说∶“保罗,你不必担心
我,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搬家的杂务已经占据了我的每分每秒,在这种情
形下,如果我再对妈妈胡思乱想就太不应该了。
如果有人想要尝试一下什麽是纯粹的折磨,那麽我可告诉你,买卖房子和搬
家,都是!可怜的妈妈必须去适应一个新的工作,组建一个新的部门,还要应付
因搬家引发出的、需要一个成人注意的所有的琐碎事,我则留在我们的老房子,
监督装箱和运出。在需要拿主意的时候,我会考虑妈妈这时会如何做,我依照这
宗旨处理一切我能处理的琐事。有时我也会和妈妈商量,但通常我会去先去做那
些我以为她会要做的或者我认为肯定合理的事情。她在标签纸上签名做上标记以
防伪造,有时什麽事都会发生。
房地产经纪人给我们的老房子找到了一个买主,所有手续办完之后,我动身
去州府和妈妈会合。我到达的时候,她住在租的旅馆套房里,正在寻找适合的房
子。
我们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我们不能在房子上一下子支付全款,要等到拿到
销售我们老房子的钱。
如果你能忽略了一些小事情,比如在半夜去打开冰箱,那麽旅馆生活倒也不
坏。
妈妈的公司支付帐单,但是最好的旅馆也不能够取代家,一个双人套房不是
家。
妈妈一直在寻找新房子,但是太不走运了。我到达之后的那个星期六,一个
经纪人带着我们绕着市中心转了几处,房子都很好,但不能让我们满意。吃午饭
的时候,经纪人说,在天黑之前她还有两处更好的房子要带我们去看,我们同意
了。疲乏的上了她的车,开始了彷佛是无目标的搜寻。第一处房子对于我们好像
不合适,经纪人请我们保持耐心再看看她最后的奉献。
她驶往街道边的一道小辅路,道路悠长,尽头是一个住宅区。继续前行,迎
面是一处美丽的牧场风格的房子,这一下子迷住了我们。我们走进去,里面空空
荡荡的没有任何家俱,看起来就像是避难所,但四间居室很完整,还有一个大后
院。一棵老橡树遮蔽了整个院子,而且四周环绕着高高的围墙,相当隐蔽。居室
旁边是一间大大的乡村风格的厨房,附带着一个用餐区,居室和厨房在此相连。
主卧室里有一个专用的浴室和一个巨大的浴盆。妈妈看这浴室的时候,冲着我调
皮的眨眨眼,脸上泛起一个暧昧的微笑。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在浴盆中的画面
┅┅幸好这个经纪人不是一个通灵师。
结果是自然而然的,在学校开学前的两星期我们搬进到我们的新家。这些日
子以来,在工作之后,妈妈都会在那里设计着布局,指挥家俱的摆放;我则谨遵
妈妈的吩咐,终日照看着所有的小东西的开箱和摆放。第一周我们很爽快地完成
了大部份工作,在学校开学前的一星期,我开始收拾庭院和灌木。
但还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妈妈和我真正相处的时间太少了,而且我正要面
临州立高中的考核。星期五晚上妈妈到家很晚,我想让她第二天早晨尽可能的多
睡一会儿,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想要让她在睁开眼的时候感到惊喜。
我早早的爬起身到附近的花店买了束玫瑰花,在我回到家的时候,我悄悄地
把插有玫瑰花的花瓶摆放在她的床头,然后离开,静候她醒来。在我等待的时间
里,我调制好咖啡,并且把咖啡和早饭盘放在一起。
我悠闲地品尝着咖啡,打发着等待的时间,温情、愉快地感受着这安静早晨
的温馨,同时,抵抗着内心深处炽热肉欲的诱惑。过去的一个月里,没有任何事
情发生,仅仅是忙于工作,除了在那些忙碌的间暇有几分钟匆匆的调情。在那些
时候,妈妈会挤出时间,做着那些爱人之间的抚慰给我以奖励,令我精神再次振
奋、斗志昂扬。对于性爱,她有着相当丰富的想像力,而我,缺乏经验,所以我
会狂热地学习她想要尝试的每一件事。
再过几星期我就十五岁了,但对于我们的新关系我仍然有一点担心。有一点
我正在学习,那就是两人之间的小小的接触,例如周末在床上用早餐,引诱出妈
妈浪漫的那一面,在她心情浪漫的的时候,她就变成了我希望的最彻底的女人。
我期待今天早晨这束额外的玫瑰花,会给我们在我们的家的第一个空闲的周末,
引发出一段难忘的回忆。
一双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手臂在我身后突然出现,热情的拥抱吞没了我,我
被惊呆了。在我正做着白日梦的时候,妈妈偷偷的走近我,现在我正在被一个春
情大发的女人攻击┅┅玫瑰花的功效!
妈妈注意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早餐盘,问道∶“我做了什麽,赢得了玫瑰花和
在床上用早餐”
“它们是被你正要去做的赢得的。”我回答,加上暧昧的笑。
“啊!讨厌,我的后背又要劳碌一整天了吧”
“不,有时候你可以登上高峰。”
妈妈注视着我,转到我的身前,两腿分开坐在我的膝盖上,面对着我,把我
的T恤衫从牛仔裤中拉出来,再慢慢把手伸下去,轻轻爱抚着我那勉强存在的包
皮。她温暖的手使我的包皮分开,我能看见我的阴茎迅速充血、勃起。再加上一
个缠绵的、清晨问安的亲吻,带给我温暖、晕眩的感觉,迅速遍及全身。我们共
用我的咖啡杯享用着咖啡,鼻子不时缠绕在一起,伴随着爱抚和亲吻。
不必着急,我们这一整天没有其它的事情要做,除了相爱。在过去的那些日
子里,从她那儿,我早已经学会了忍耐。在两性之间,我是初出茅庐,而她正在
教我如何去满足她。在她容纳我的探索的过程中,我希望她能感到愉快。这一段
时间以来,我的母亲坦呈着她女性的一切,但随着时光流逝,她正在不断适应我
们之间的新关系;而我,在情感和肉体上也逐渐变得和她的需求协调,我努力的
来满足它们,在她积极的响应的过程中,加倍的回报她的宽容。
“你在想什麽我能一目了然。”妈妈说,这句话把我带回到现实中来。
“我只是在想这个夏天我们改变了多少。”
“对于这些改变你怎麽想”
“我感到喜欢,我找到了我要去爱的另一个人。我正在学习奉献出更多更多
的爱,比我先前想像的还要多。”
“我认为和从前相比,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个人都在学习,在更多的方面。你
愿意和我在床上共进早餐吗”
“只要我能收拾干净面包屑。”
回忆起上一次我伺候她早餐的情形,我们都笑了,她回答∶“你愿意为我点
一个我给你的特别煎蛋吗”
“不要太老的,我喜欢我的煎蛋嫩一些。”
我托着早餐盘跟着她到了我们的卧室,片刻之后,我们一丝不挂的紧贴着并
排躺在一起。我伸出胳膊搂住她并且试图和她做爱,但她吃吃的笑着抵挡,我们
开始了我们之间的强奸与反强奸的游戏。妈妈很健康,健康到足以赢得我们之间
的摔角比赛,我和她搏斗了好长一段时间,千方百计的唤醒她的春情,但她还是
不打算放弃,在这假强奸的游戏中,笑声贯穿始终。
我摸索到一个简单方法来结束她的反抗,我的后背勐然摔落在床上,并且假
装精疲力尽┅┅今天早晨也没有例外,她爬起身,双脚分开跨到我的身上,在我
的高高耸立的阴茎上慢慢降低她的身子,使阴茎慢慢插入并不断摆动她的屁股,
直到她彻底包容我的阴茎。
我们两个都没有特别的忍耐,因为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次做爱。妈妈以慢速
的摇滚乐节奏开始了上下颠簸,但不久就失去了自制,就好像是一个正在猎狐的
发狂的女骑士。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但能听到她忘形的喊叫声,还能感觉到
她身体深处的下意识的收缩。然后我就失去了控制,我的性高潮以排山倒海之势
突然压倒了我,精液一下子淹没了妈妈身体深处的痉挛┅┅最后妈妈那飘扬的身
体终于受到了地球引力的吸引,她瘫倒在我身上,气喘吁吁的用湿漉漉的亲吻贪
婪地盖住了我的脸。
“上帝,我渴望这一切,保罗。”
“我也这样。”我回答。
有一种亲昵行为是最特殊的,那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做爱之后共享的
温馨。虽然那只是片刻,但那是最重要的时刻,没有什麽外部世界的入侵能来冲
淡这份爱和心灵的沟通,毋须触摸、毋须爱抚、也不必说什麽。我们经受了太多
的伤害,在所有的愿望终于被彻底满足的时候,我们太想获得那片刻的温馨了。
现在就是那一刻,两人相互之间的爱情是更深、更广,或是被破坏的那一刻。在
这一时刻,未说出口的信息和说出口的话语同样重要,而有时候,说出口的话还
会被误解。
妈妈坐起身,但仍然保持着跨在我身上的姿势,从盘中拿过一个新月形的面
包。她扯下一块开始喂我。她把枕头垫在我脑袋后面,让我能更舒适的半坐着,
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她啜饮了一小口哺给我,然后再啜饮了一小口┅┅我
们共享着美味的调情,不时佐以甜蜜的面包卷和苦味的咖啡。勐然间,我的思维
一阵混乱,一句古老的话语盘旋在我的耳际∶
“我们如此幸运,品尝到这甜美的果实,
尽管还要,啜饮黑暗世界的绝望,
但彼此的爱更深。”
一阵我从未体验过的震撼激情从我的整个身体席卷而过,情不自禁的泪水潸
然而下。我从不理解为什麽有的人在特别幸福的时候会哭泣,不,直到这一刻。
母亲,啊,或许她不再只是母亲,我爱这女人的一切,无论她的优点还是她的缺
憾。我诅咒习俗,我诅咒禁忌,我还要诅咒任何试图分开我们的人或事。
妈妈注意到了我的泪水,她问∶“有什麽不对吗,保罗”她的声音里充满
了关切。
“没什麽不对,每件事都非常正常。我只是感到太幸福了,以至于我忍不住
的想要哭泣。我是这样的爱你,爱到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表达了。”
过了一会儿我意识到到我说错了,妈妈的脸勐然抽紧了,面无表情,但她的
眼帘充满泪水。她把杯子放回托盘,痉挛的动作就像个机器人,然后扑入我的胸
膛紧紧抱住我,是这样的紧,我几乎窒息。她把脸埋进我的脖颈旁边的枕头上,
嚎啕大哭┅┅过了好一会儿,她慢慢恢复了自制,抬起头给了我一个咸味的吻。
“保罗,有时候我曾担心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仅仅是肉体的吸引,我是因为我
的孤独,而你,是因为年青人成长过程中的狂暴欲望。你刚刚的话打消了我的疑
虑。”
之后我们坐到外面的橡树下,享受私人后院的自由。我们的这栋老房子有一
小块草坪,而且没有篱笆。这后面也没有房子,草坪的尽头是茂密的树木和灌木
丛,那是我们和邻居的分界。灌木丛中有一个狭窄的缺口,一条隐约的小路掩映
在其中,弯弯曲曲的直到我们的后门,这些痕迹大概是以前的主人抄近路来晨练
或是遛狗走出来的,现在只有直升飞机才能干扰我们的隐私。
妈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麽,说∶“保罗,我们需要弄回一些草地家俱和一具
吊床安置在这里。你不认为这样吗”
我们已经放了一对休闲椅在外面,可以在院子里看天空。“是的,太好了,
可以放在树荫下。”
“我喜欢我们在这里的隐秘。在我们的老房子时,每一个人都能辨别出你正
在喝的苏打水牌子。愿意去商店采购一点使院子更舒服的东西、再吃个汉堡来当
午餐吗”
“在开销了所有搬家的费用后我们能负担得起吗”我问。
“在吊床上做过爱吗”
“没有。”妈妈回答是完全的不沾边,使我感到很神秘。
“我也没有,但我想试试。”
我脑海里泛起我们俩在在吊床上的一幅幅画面┅┅我们刚刚做完爱,但我的
想像力给我带来一阵阵高度的亢奋,我的短裤不由自主的被高高顶起,令我感到
一丝难堪。在妈妈注意我的窘况的时候,我调整了一下姿势以多少获得些舒服。
“在想吊床”她笑着问,使我感到彻底惊诧的是接着她站了起来,褪下她
的短裤,再使她的内裤向下滑落绕着她的脚踝,然后迈步走出它们,“我总是幻
想在户外做爱,愿意试试吗”她说着在草地上躺下。
不需要强迫,我马上剥去我的短裤跃到她身边。她扳着我的后背推开我压在
我身上,坐直身子后说∶“这些草令我的靶子发痒,你在下边吧!”
我们的做爱是短促而激烈的,在结束的时候,我们一起躺在树荫下休息,并
不时的亲吻。片刻之后,我们回到了现实世界,妈妈说∶“我们必须给大门装上
锁,不然赶上瓦斯工来读瓦斯表的读数时,我们该如何呢”
“我估计我们能带给他一整天的祝福。”我开玩笑地说。
“那他会有一个能向他的同事炫耀的故事,他不会吧”
“妈妈,你真是不可思议,你专找奇怪的地方做爱。”
“你说的绝对正确,而且我还有一个更不可思议的伴侣,我估计那个男人比
我的一半年龄还小。在我们采购之前要和我一起去洗个淋浴吗”
午餐之后我们去商店采购草地家俱。对于这个季节选购这些家俱太晚了,大
多数的商店只有少部份的展示。在搜索过几个商店之后,我们在一个大型的五金
商店给大门选中了一把锁。令我们惊奇的是,这商店里还有一个大规模的户外家
俱展示。
我们选定一张带椅子的桌子,一套轻便的长沙发和一张双人吊床。妈妈决定
让他们星期一早晨送货。
回到家后,我马上在两扇门上安装好锁,现在可以肯定不会有不速之客闯入
来干扰我们了。之后的一整天,我们在一家好餐馆用了晚餐,还看了一场电影来
慰劳我们自己。
星期天早晨妈妈早早唤醒我,她已经穿好了运动服,“快点起床穿好衣服,
我们必须保持身材。”她说。
“我们必须要那麽做吗”我抱怨着,几乎不能睁眼。
“自从搬家以来,我们还没有像样的跑过。我觉得已经胖了,整天坐在书桌
后面不会有好处。躺在床上吧,如果你想那样的话,我可要在天气变热前去跑步
了。”
“给我一分钟,我就来。”我回答。
“我在厨房等你。想先要一杯咖啡吗”
我从床上挣扎下来,在洗手间里忙活了几下,几乎不到一分钟,我已经坐在
厨房里享用着妈妈冲的速溶咖啡。她喋喋不休的说着关于发胖和在过去的几个星
期里她怎麽样恢复身材,在正确的地方,我不时发出表示同意的声音,使她的谈
话不至于因为我而不流畅。
我们在后院做着伸展活动,然后从树木掩映着的小路钻出来。在道路延伸的
方向大约在半英里远外有一座桥,妈妈提议把它作为我们第一次长跑的目标,先
跑到桥再跑回来。跑到桥是容易的,回来就困难了。在最后的四分之一英里,我
们俩都开始大张着嘴急速喘息。蹒跚着进入后院,我们汗流浃背、大张着嘴就像
蒸汽机车在喘息。
妈妈先跑过去把大浴缸充满热水,在淋浴冲干净汗水后,我们滑进浴缸开始
浸泡。我们明白了两件事,我们的身材确实令我们失望,再也不必尝试在水下做
爱。
早饭之后,我们坐在后院拼搏了一番,渡过了一个精疲力竭的早晨。妈妈谈
论着新买的草地家俱和她要如何安放它们,我早已学会同意她的意见,在哪儿摆
放椅子还是摆放桌子更合适,是一场我绝对不会赢的争论。
不久谈话的节奏变缓,我们开始各自坐着沉浸在各自的心事里。草坪上的凹
痕是我们昨天曾经做爱的地方,现在那里的草仍然倒伏着,远远望去就像是个大
斑点,我凝视着它,想着妈妈说的关于瓦斯抄表人的那番话。我想像着一个旁观
的陌生人惊诧的脸,如果他面对这情景,看到一个少年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
草坪里滚动、搂抱在一起┅┅笑意不由自主的涌上来,我开始大声的笑出声来。
妈妈看着我以为我失去了理智,问∶“愿意共享这个笑话吗”
在我终于能稍微控制我自己的时候我回答∶“我只不过是注意到了那些草,
我们昨天把它压倒了,再想到你说的关于抄表人的那些话。我想像如果他实际上
发现了我们,会是什麽样的表情。”
妈妈开口之前先是一阵短促的格格的笑声∶“有趣,不是吗”
“我想要试试吊床,那是昨天促使我那样的原因。”
“明天它就会出现在这里了,也许我们明天晚上应该为它洗礼,保罗。”
“你怎麽会想出在吊床上做爱的,妈妈”
“在我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发生过一件事。想听吗”
“洗耳恭听。”
“一天晚上太热了,以致于我在屋子里睡不着觉,因此我打算到后院的躺椅
去试试,那里较凉快。我刚要睡着就被惊醒,有人在隔壁院子窃窃私语。我听了
一小会儿,听出那是我隔壁的女友和她的男朋友。谈话非常有趣,我的好奇心得
到了最好的满足。我不光想听,还想去看看,因此我悄悄地起身,蹑手蹑脚地走
到院子边矮树篱笆的上方,在那里我能很清楚的看见在吊床里的两个人。我看不
见他们的细节,但从他们的姿势我知道他们在亲热的拥抱和接吻。”
“偷窥和窃听使我感到特别兴奋,后来就更兴奋了,以致于我不得不把我的
手伸进裤子里自慰。我把手指刚捅进去,就看到他们爬出吊床,把衣服脱光,再
爬回去做爱。在黑暗中,我蹲在那儿,手指进出着,狂想着我就是那个正在吊床
里的女孩,就在我差不多要达到高潮时,亮光在后门廊闪过来,那女孩的父亲走
出来抓住了他们,他对他们大喊大叫的时候,我达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绝顶的高
潮。”
“后来在我手淫的时候,我会想像这后院的情景来提高我的性奋。我估计每
个少男少女都会用一些什麽事来刺激兴奋。你不这样吗”
妈妈的问题使我诧异,我感到我的脸窘迫得红了。她注视着我,脸上带着暧
昧的微笑,好像她知道了一个秘密。在妈妈接着说下去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
白,不知该说什麽是好。
“我知道你手淫。我把我的事泄露给你,我们就像是两个好奇的小孩,我将
发掘你的内心深处,你愿意让我看到吗”随着她的问题是一连串的笑声。
和自己的母亲谈论这个话题是困难的,就算是母亲喜欢发掘,但我还是老老
实实的回答∶“我有一本爸爸的旧杂志,通常我都是在洗手间里看。”
“你是否曾经幻想到我”
在经历了前面的坦白之后,接下来就容易了,我只能实话实说∶“是的,我
幻想过。在你洗澡之后比较粗心的时候,我看到过┅┅那时我就会拼命回忆以前
看到过的你的赤裸身体。”
“没想过对你的妈妈坦白吗”
“不大可能,但是这一切使我感到很惊奇。”
“我知道你在洗手间的小节目。有一天我听到你在那里的声音,但我不知道
我是不是该说些什麽。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勐然发现我自己是这样的兴奋,以至
于我不得不用手淫来缓解。还有一天,在我打扫你房间的时候,我发现了你的杂
志,我一页一页翻看着它,想像着你坐在洗手间里在看着同样的画面。我情意绵
绵地躺在你的床上、在你枕头上味道里陶醉。后来一有机会,我就会躺在你的床
上自己抚慰着自己,让我的想像力自由自在地奔驰。看见了吧,你的妈妈是不是
一个坏透了的女人”
“你说的使我想起了伯恩舅舅的木屋,在那个早晨,在我在你的内裤上有了
我的意外的时候。在我换衣服时,我发现你的内裤躺在洗衣篮里。我检查它们时
我发现你几乎有了和我同样的兴奋。而且你内裤的味道使我特别兴奋。”
对我的自白妈妈轻轻地笑了笑,然后陷入沉默,她似乎很迷惘。最后她问∶
“对于我们的开始你曾经后悔过吗”
“没有,我只是后悔我们没有更早些发现彼此。想想吧,我们浪费了多少时
光。”
“保罗,对于你它也许是简单易行的,但是对于我则不然,我必须先要忘记
以前所接受的一点东西。在我们真正迈出这决定性的一步之前,我已经估计到我
们肯定会像少男少女那样坠入情网。无论如何,我希望我们俩都幸福,只有上帝
知道我们有太多的不幸福了。”
“妈妈,我知道我是幸福的,在我醒来的时候你在我的旁边,在一天结束的
时候,你满怀温柔、满怀爱意地躺在我的身边,我更感到满足。我不知道如何去
准确地表述这些,但如果我们依旧是分开的,我们的欲望将会在我们之间引起问
题。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这个夏天我长大了好多好多。”
“你确实长大了。这次搬家从开始到现在,如果没有你的协助,我不知道我
是不是能够完成,那将是另一个局面了。这是一项巨大、繁琐的工作,作为你的
妈妈,你使我感到骄傲。我认为我们都长大了一些,我变得开始欣赏你、欣赏你
已经变成一个令人惊奇的男人。”
我们被电话铃声打断,妈妈起身进去接电话,几分钟她回来了∶“我必须去
办公室完成一个报告。我本来想星期三再完成它,但这会议提前到明天了。你是
一起去给我帮忙,还是想留在这里”
“如果我能帮得上你我就跟你去。”我回答。
“你肯定派得上用场,许多的数字在嘎吱嘎吱地叫唤呢!”
妈妈唿叫她的秘书°°黛比,我们和她约好在去办公室的路上会面的地点。
我们三个人花费那一天其馀的时间和部份晚上,在妈妈的报告上写下这最后的结
果。黛比打完字最后复印的时候,已经几乎九点了。
“每个人都像我那麽饿吗”妈妈问。
“我们午餐的三明治在六点就消化完了。”我回答。
“你怎麽样”妈妈问黛比。
“我能吃得下一头牛。”
“在这个时间知道有什麽好去处吗,黛比”妈妈问。
“中国口味,墨西哥口味,或者是美国口味”
“你选择吧,什麽都好。”妈妈回答。
黛比带着我们到了一间很好的墨西哥餐馆,领班引导我们坐在一张安静的桌
子上,在那里我们能方便的谈话。食物是美味的,而且在用餐间歇又有黛比不时
活跃气氛。我们都饿极了,直到用餐结束我们才开始谈几句话。在桌子被清扫干
净的时候妈妈点了些新鲜饮料,我们每个人都感到了放松。
“黛比,谢谢你往日对我的帮助。很抱歉,星期天还要麻烦你。”
“这不算什麽,反正我也没什麽必须要做的事。”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来帮忙。”
“我知道你会在这周末找我的。”
“那是为什麽”妈妈问。
“你能保守这个秘密吗”黛比问。
“如果你想要我那样。”
“还记得约翰吗在你提交你那份独创的建议的时候指摘你的那个家伙。他
的秘书和我是好朋友,我们一般每星期天上午都一起去吃早餐。今天早晨她告诉
我,约翰星期五就知道日程已经改变,以为已经通知了你。她问我昨天是否加班
做完了那份报告,我告诉她没有,之后我们俩就赶紧分手了。约翰一直等到今天
才告诉你,就是希望你来不及。他在你背后称唿你为‘那乡下女人’。我的朋友
和我都为此感到生气。所有的秘书都想看到你做得更好,在这公司里你是第一个
得到这麽高职位的妇女,如果你做得好,也是为我们开了门。”
“我知道他对我有敌意,但我从没想到他会这样明目张胆。谢谢你带我们来
享用这里的美餐,保罗也应该会谢谢你的帮助,没有你我们这会儿还会在办公室
忙活呢。”
“完全正确,妈妈。”
黛比在说话之前注视了我一小会儿∶“保罗,我对你感到惊奇,在报告你做
了那麽多工作。你相当聪明,也非常漂亮。”
我感到我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谢谢。”我甚至都有些口吃了。
我们和黛比分手后就立即回家,疲惫的栽倒在床上。我睡得像个死人,直到
第二天早晨我听到妈妈在卧室里忙碌。我赶紧起床并且去做咖啡,而她则忙于她
准备工作。在她离开之前我们抓紧时间享用了一杯咖啡,然后我亲吻着她道再见
并祝她走运。
妈妈上班之后我决定去晨跑。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微风送来凉爽,我钻出
了那条林荫小道。我试探着跑过了那座桥,在我调头往回跑的时候,迎面跑过来
一个男人,他对我友好的挥手致意,我们继续各自的晨练。
这是我开学前的最后一天,如果我想要继续晨跑,我必须早些起床。我还必
须早些叫妈妈起床,如果她想要和我一起跑的话。这就有可能带来一个难题,有
很多次,在我较早的叫醒她的时候,她通常都是春情荡漾的。几乎没有一个像我
这样年龄的孩子会遇到这种难题。
我边跑边想着那些早晨。妈妈仅仅穿着一件短短的睡衣睡觉,不穿内裤和奶
罩,而我睡觉更是一丝不挂。在我唤醒妈妈的时候,我们通常都会紧紧的拥抱和
亲吻,我甚至能感到当时我那晨勃的紧迫感,插进她两腿中间的茂密的阴毛,兴
奋笼罩了我。事情通常会进展成忘情的顶入和嬉戏的闪躲,开始是摹仿强奸和反
强奸,直到最后的狂暴的做爱。也许我最好重新考虑该如何唤醒她,妈妈醒来时
的情意绵绵相信也有一些我的原因。
我跑到后门,站在门外时,我的汗水、喘息已经到了极限。还要等待漫长的
一天,妈妈才会回家┅┅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