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库 淫妻交换 2024最新硕士女友在隔壁被学弟干的浪叫不止

2024最新硕士女友在隔壁被学弟干的浪叫不止

硕士女友在隔壁被学弟干的浪叫不止

发布于:2023-11-22

    女友和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她读的是英语专业,长的也算漂亮,最主要是有个魔鬼身材,丰臀柳腰,胸部不算巨乳,但也不小,配上细腰肥臀,着实拥有让人要人老命的本钱。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深圳工作,她考上了研究生,想以后做翻译。虽然分隔两地,不过经常打电话,放假时我也会去找她,乾柴烈火大干一场。

  最近几天公司刚好没什麽大事,我为了攒个长假,平时週末有事时也会经常加加班,到现在没什麽事时,集中在一起来个大调休。

  这次一共请了一周的假,心想这回能多待几天。想起女友惹火的身材,我一路总不时的勃起。女友最近也说有些烦,特别想找个人陪陪她,这个假请的正是时候。

  到了学校,我想得要住个几天的,反正大学附近有好多租房的,又离学校近,我找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租了间宽敞明亮的房子,屋里有两个窗户,一个窗户朝向外面,一个窗户则对着隔邻的房间,总觉得好像在别人眼皮子底下,到时候和女友干起来还得把这窗户关上。

  但再看了附近几个地方的就这里最亮堂。反正也有两个窗户,无所谓了,租好了后,洗了个澡,就等着晚上时,再突然跑到她们实验室门口,来个惊喜。觉得离晚上还有些时间,起身挂上对着隔壁的窗帘,然后打开窗户,躺到床上一阵疲累,睡了过去。

  迷煳中听着女友声音说:「这会儿还早呢,晚上再干吧。」我一听觉得像是在梦中,心想她这麽着急。

  此时却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说:「反正你这会儿也没事啊,先干一下子,晚上再大干,你这几天不是挺烦嘛,我帮你多帮你放鬆放鬆。」听到这声音我一阵纳闷。

  又听到女友的声音响起道:「那关上窗户啊。」

  我听到窗户两字一惊醒了过来。隐约觉得对面有挺大动静,更清醒了,仔细一听像是亲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有衣服掉落的声音,我悄悄起床,准备从窗帘缝里看一下,突然女友的声音在对面响起来:「关上窗户啊,被人看到了。」

  我心里一凉,又想会不会听错了,只是有点像啊。

  男人的声音又道:「这里是最高层怕什麽,对面房子还没租出去,开着窗户亮些,以前都是晚上,现在白天让我好好欣赏欣赏小艾学姐。」

  小艾是我女友的名字,这时一听更是吃惊,心里跳的越来越快,怀着不安心情从缝里往对面看去。

  只见此时女友的短衫已经被脱了下来,只剩下黑色的胸罩和黑丝袜超短裤。

  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贴在女友后背上,对着她脖子耳朵一阵亲吻,右手也伸向女友小腹一阵摸,左手抓着一对乳房,轻捏着。

  我又惊又怒,心里想着怎麽办,现在喊了,很有可能会直接翻脸,不喊的话,说不定就真的被干了,不过一想刚才那个男的说的,似乎不是第一次了。心里矛盾极了。

  突然女友「哦」的一声,我回过神来一看,胸罩已经被拿掉,那男的正亲吻那一对我最爱的豪乳,一边亲吻,一边用手揉捏,另一隻手开始解女友的腰带了。

  女友的手也离开男子的手,往后摸去,对着男人裆部一阵轻抓,然后一阵轻笑:「裤子也要被你撑破了。」

  男子道:「是学姐你太性感了。」

  说话的功夫,已经一把拉下我女友的短裤,对着我女友阴部摸去,开始频繁的挑逗,女友一阵呻吟,身子无力的靠在男的身上,眼睛也闭起来,双手开始解男的腰带,但解了一会儿没解开。

  男的腾出一隻手,三下五除二解开腰带,一把拉下裤头,一条足有18公分的粗壮鸡巴蹦了出来,颤了一下后直挺挺立在那里。

  女友伸手往往鸡巴上摸去,她的小手居然都握不拢,似乎感觉到了那东西的坚挺火热,娇笑了一声道:「这麽硬了都,还要不要吹啊?」

  男人道:「不用了,晚上再吹,现在先给你消消愁。」

  说着一把将女友推在床上。就要从后面干进去,我一着急拿出手机把声音都关了,拨了女友号,把听筒声音也关低。

  果然女友爬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我的号码,有些慌张。哪知男的似乎看出来了,更加兴奋起来,不等女友抗议,吱一声从后面插了进去,插进去后就是一通勐插,还催女友:「快接,快接。」

  女友哪敢接,直接挂断,然后关了机。

  男的一阵兴奋,抽插声啪啪啪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里,女友只是一个劲的呻吟,啊啊啊叫个不停。

  女友真的被干了,虽然刚刚知道不止一次,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干着自己女友,女友还一脸享受,心理的感受兴奋与愤怒参半,下身也是硬起来,难言的兴奋充斥着脑袋,一时只顾着欣赏起眼前的这一幕。

  过了2、3分钟女友说:「换个姿势吧。」

  男的站了起来,女友一边翻过身来躺下,一边问:「隔壁真的没人吗?」

  男的笑道:「真没有,昨天我同学才过来看过这房间。就算有人,怎麽了,怕什麽?」

  说完乾脆抱着女友往这边窗户走过来,女友一阵不依,乳房一阵摇动,看的我这边一阵兴奋莫名,男的把女友放在窗户边,拉开窗子,让她扶着窗子,又从后面插入一阵狂干,还笑道:「你仔细看看,就算有人住,这时候也没人。」

  然后啪啪啪一阵干,女友不敢大声叫,自己捂着嘴唔唔个不停,那男的马上把女友双手扯在后面抓住,然后干起来,女友的声音又大起来,估计是相信了男的,以为对面没人。

  被男的一阵狂干,女友越来越接近高潮,越叫越放肆,快高潮时一阵大喊:「快,快点,要来了,啊……啊……我要……我要!」

  男的得意的问道:「快点,快点什麽,你要什麽?」

  女友叫道:「快点……干我……干……学姐……啊……啊……啊,大鸡……巴……快干……学姐……啊啊……啊……快干……要到……了。」

  我在对面看的一阵兴奋,我也知道自己女友在床上时很放得开,但这时候还是有些吃惊,这也太淫荡了,以前没有这麽喊过啊。

  这时男的在女友耳边嘀咕了几句,只见女友一吐舌头,眼神微眯喊到:「我是……小骚货,你是我老公……大鸡巴……老公……要干……小骚货,往……往死……里……往死里干!啊……啊……干死我……干死……小骚……货。」

  男的听的一阵兴奋,速度越来越快。只见女友嘴巴一张,深吸一口气,啊啊啊叫着,又手死劲抓着窗牆。喊:「到了……啊……啊……好爽啊!」

  男的也一阵皱眉道:「夹死我了,我也快了。」

  接着开始啪啪大力抽动起来,女友这时的叫声比刚才翻了一倍,可以想像她被干的很舒服,突然男的大叫一声:「要射了,啊……」

  女友一惊,马上转身一口将大鸡巴吞进去,呼呼一阵吸吮时的水声,没两下男的勐的按住女友的头,臀部肌肉一阵阵收缩起来。

  这时女友小嘴都被撑得老大,喉咙一动一动,发出咕咕的声音,男的射完后,女友还吸了两下,将龟头下边舔了舔,才站起身来。娇媚的横了男的一眼:「被你干的越来越喜欢精液的味道了。」

  男的一搂她说道:「今晚我叫了我一个外地哥们过来,保证你今晚爽暴。」

  女友问道:「还是上次那个吗?」

  什麽?!上次??!女友不仅被人干了,还被3P了?!一阵不知所措。

  只听男的说:「不是,上次那是个处男,这次的是老鸟。保证你有的是精液吃。走吧,我们先去饭店订个桌,一起去吃饭,培养下感情。」

  女友一边穿衣服一边道:「你去订吧,我先去给我男朋友回个电话。」顿了顿问道:「今晚去哪干?我现在就又有点想要了。」

  男的道:「当然是这儿啦。晚上还是开着窗户干。」

  女友怒道:「你别得寸进尺,怎麽不去酒店,你又不是没钱。上几次不也在酒店的吗?」

  男的道:「这儿多好,酒店被人偷拍就麻烦了。大不了拉上外面窗帘,没人看的见的。」说着推着女友出门去了。

  我心里又兴奋又难受,想着刚刚女友的样子,狠狠的撸了一管,射的窗帘上到处都是。一阵颓废,躺在床上发起呆来。

  过了五六分钟,女友打回电话来问有什麽事,我犹豫了下说没事,只是想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之后扯了些最近发生的事,她也问我什麽时候过来陪他,我想了想说后天吧,她迟疑了一下才说,我等你。

  打完电话又开始胡思乱想,其实两地的情侣也就是这样,压根就是处男处女还好点,一旦试过交欢的快感,寂寞是找人也是常有的事,并不能说明什麽。但又想女友刚刚的淫态,心里难过的要命,也兴奋的要命。

  到外面小心翼翼的吃了晚饭,刚吃完女朋友又打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提早点过来,她最近好烦躁不顺心,特别想要有人陪自己,也小声说特别想要那个,我说儘量吧,已经和领导说好了,不好改,听她的声音我知道她心还是向我的,心里也好过了点,期待晚上女友被3P的心情越来越占上风。

  我躺在床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想着女友这会儿应该吃完,在回来这的路上了。

  突然门外一阵男人的调笑,和女人的尖叫和娇骂声传来,我心一紧,往门口靠了靠;不一会工夫声音越来越大,听到几个凌乱的脚步声走到这一层;又是一阵尖叫还带着些娇喘声响起,我已经听出是女友的声音。

  脚步声到我门外时,喘息声更清晰,听得他们脚步有些不整,女友好像在打谁,然后大骂了一声:「你们他妈的都是溷蛋,啊啊……啊,别动,啊……溷蛋啊你。」

  接着听到一个陌生的男人道:「怕什麽,黑乎乎的外面没半个人,这儿挺安静的。」

  又听见开门的声音,和下午干女友的男人笑道:「是啊,这挺安静的,这5层上就最里面那间有人住,没事!」

  女友「啊」更大声喘息起来,又骂道:「进去再说,啊……别,好痛,啊……啊……溷蛋,啊……啊……啊……」

  在门里面都听到啪啪声连续响起来,我一听愣了,草,这在门外去开始了?

  这时隔壁终于开了门,一边进门一边又是一阵骂声和大笑声,只见隔壁啪一声开了灯,两男一女拥进了房间。

  前面开灯的是下午干女友的那个学生,另一个身高和前者差不多高但更粗壮、皮肤古铜色的学生跟在后面,进来时也是一阵喘息,他双腿屈着,下体紧贴着女友臀部,女友的短裤早就被拉下到膝盖,明显在门外那会儿就已经插入了。

  三人把门一关,又是大声的哄笑,女友一阵不依的笑駡,那古铜色粗壮的学生刚进门,一把将女友按在床沿,臀部耸动,就开始干起女友来,女友一阵舒服的呻吟,再没有像刚在外面时骂,反而把头埋在床上,又手紧抓着床单,销魂的叫床声有节奏的响起来。

  下午干女友的那个学生进门就一直笑个不停,这时走过去弯下腰,把女友头别过来,盯着她说:「哈哈,街上干到屋里,刺激吧。」

  女友一边呻吟一边道:「你们都有病啊,两个溷蛋啊,啊……啊……啊……」

  古桐色皮肤的学生用行动封了他的嘴,一边干一边说:「刚刚在洗手间你不是很爽,想要吗?我怕你等不及啊,哈哈哈。」

  女友道:「那也不能在街上啊。」

  下午干女友的学生道:「这是皓哥的作风啊,豪放啊,哈哈,我服,哈哈。」

  那叫皓哥的学生一边干女友一边道:「小进,你也是我引进门的,现在正好学着点。」

  原来下午的那个学生叫小进,他一呸说:「滚蛋,我早就青出于蓝了。我先去洗个澡,你们慢慢干。」说着进卫生间去了。

  皓哥看了眼小进,继续回头干女友,手拍着他屁股说:「真他妈性感,还骚气,比我女朋友还骚。」

  「啪、啪、啪、啪……」就那麽把女友按在床上不停地操弄着,女友唔唔的叫着,从紧抓床单的双手就看出,她快要到了,说不定像他们说的在街上干的蛮久,早就有感觉了,这会儿一个劲儿握着双手,埋头呻吟。

  皓哥也感觉到她的变化了,拍了一下女友的丰臀笑道:「还说怕在大街上被干,还不是有感觉了,我草,干死你。」

  说完话比刚才更用力的干起来,床吱吱一阵响,女友的屁股随着皓哥的抽插,也是一耸一耸的。插了几下大概觉得使不上力,乾脆揽着腰从后面把女友下身架起来,自己叉开腿,一阵频快的抽插,果然没几下,女友大声淫叫起来:「啊……啊……啊……不要停……啊啊……用力……操……啊……啊,快到了……啊……」

  皓哥继续抽插,一边拍打几个屁股,大约一分钟后,女友啊一声停下来,皓哥却是一阵呻吟叫道:「我草,这给夹的,爽啊……」

  女友淫水一股一股的往出涌,我在这边看的清清楚楚,不一会儿床单已经湿了好大一片。

  皓哥等她高潮完了,说道:「我还没到呐,是不是安全期啊,我要内射了。」

  女友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应道:「让我吃……我要……吃……吃……皓哥……的……精液……啊……啊……啊,好爽……啊……啊……」

  快速的干了几下,皓哥赶紧拔出鸡巴,女友一翻身,淫荡的张开嘴等着皓哥灌,皓哥一看这淫荡的动作,一下插到女友嘴里,连根没入,然后一阵呻吟,臀部肌肉收缩起来,女友鼻里喘着粗气,但双手把着皓哥大腿,嘴被撑的变形,脸色一脸的幸福样,咕咕咕一口气把精液全咽了下去,咽下去后吸吮着鸡巴,最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皓哥咂舌道:「你这是被小进调教的,还是你男朋友啊,真是厉害。」

  女友道:「我男朋友哪有你们这麽溷蛋,是小进那溷蛋喂的,现在也觉得挺喜欢吃了。特别是那种腥味。」

  皓哥伸个大拇指说了声屌!这时那叫小进的学生洗完澡走了出来,鸡巴已经挺起来了,女友一见嘻嘻一笑,招他过来说道:「来,学姐伺候你,一会儿要好好表现,听见没!」

  说着抓着小进的鸡巴塞进嘴里,一脸陶醉的吞吐起来,小进就那麽站着,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皓哥又说句:「真他妈骚!」对着小进伸个拇指道:「你调教的好。」

  说完进浴室冲洗了。冲了一分钟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小进马上说:「越来越会吸了,刚开始还用牙齿咯我,现在几分钟就吸的我想射了,不行了,换皓哥。」

  往出拔时女友吸住不放,小进一阵大笑,身子往后退得老远:「我草,不待这样的。」说完三个笑成一团。

  打骂了一阵,女友开始给皓哥口交,小进刚从后面插入。

  这时床上一个人从后边干着女友,前面一个干着小嘴,女友被干的前后动起来,三人配合的如此之好。

  就这麽一直干了五分钟后,皓哥也硬起来,马上让小进躺下,然后吱一声从后面干进女友屁眼里面,女友一皱眉,叫了声疼,但抽动几下后慢慢就适应了,皓哥搂着女友从前面进入女友阴道,两人又是从两边开始捅女友,女友一阵浪叫,求操之言不绝于耳。

  干着干着小进往窗户这边看来,我一阵心惊,难道被发现了?

  谁知小进一推女友,然后说道,到窗子边上干,她在窗子边上特别兴奋。

  女友轻呸一声,突然想起两个窗帘都没拉,赶紧叫小进去拉,小进哪管她,说要看见早被看见了,怕什麽,两栋楼离那麽远,看不清的,隔壁也没有人怕什麽。

  女友正在欲火煎熬中,也不计较这些,三人走到窗边,皓哥先拿了张椅子坐下,女友正面骑上去,小进再从后面插入女友屁眼,女友不停催促两人快点干她。

  从我这里看去,女友的脸部表情和淫荡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声音也像在耳边叫一样,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录起来。

  皓哥和小进似乎经常合作,两人配合着干,女友一直舒服的呻吟着,双手搂着皓哥,眼睛闭着,脸颊潮红,淫荡的叫声不断的传过来。

  「啊……啊……啊……你们……太……太会干了……好爽……啊……啊……啊。」

  两人保持着良好的节奏,耸动的也很技巧。

  皓哥笑起来:「我草,又到了,又高潮了,夹的真紧……嗯啊。」

  女友高潮一会儿后,皓哥又对着小进说:「知道怎麽做吧?」

  小进一点头,两人同时加快速度抽插,皓哥有一隻手也往下边伸去,虽然看不见,但女友突然又大声淫叫起来:「啊……皓哥……真……棒,小豆豆好舒服,啊……啊……这……太刺激了……啊……啊,我……好像……又快……又快到了……啊……啊……啊……我又要来了,啊……啊……干我……干死我……快点……啊……啊……啊。」

  女友一阵高亢的叫声,上次高潮都还没有完全退,又一波来了,再也忍不住大叫起来,越叫越露骨。

  「啊……啊……干死……小骚货……啊……啊,你们……太会……弄了,干烂我的小比,啊……快……啊……啊……要被干死了……啊……好爽……要被干死了……啊……啊……干死了……啊……啊……」

  皓哥和小进兴奋起来,一刻也不停,女友突然一吐舌头,喊叫起来:「被干死了……啊……我是……小……骚货……被干死了……啊……啊……啊……」

  女友只知道不断淫叫,她知道一淫叫两人就更卖力,以前我也和她这麽说过。

  看着女友使劲的抱住皓哥,手指紧抓着皓哥后背,抓出一道道痕迹,小嘴张的老大,大口的喘着气,「啊哈,啊哈,你们两个太厉害了,爽死姐了,爽死了……」

  两人让女友稍微休息一下后,皓哥打了个响指,小进拔出鸡巴,皓哥将女友扔在床上,女友还在喃喃叫:「爽死了……爽死了。」

  皓哥把女友一隻腿屈起来,让她侧着身子继续干起来,然后对小进说,「你干嘴。」

  小进一跃上床,趴下将大屌插到女友嘴里。一人一洞继续操弄女友,过了一会儿小进大概受不了了,先站起来,用一个手开始抠女友的屁眼,另一个手用力的抓着女友的奶子,两人弄了七八分钟后,女友呼吸又急促起来,又开始淫叫起来:「啊啊……皓哥……我……又……来了,快点……用力……干骚货……用力……」

  我在一边看了这麽久,手上撸的越来越快,射精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正想着和女友隔着窗户一起高潮时,皓哥速度慢了下来,开始慢悠悠抽起来,女友不依的扭了扭臀,奶子也一晃一晃的,但皓哥就是不快,女友不停的催促,隔了一分多钟后,皓哥才再次大力操起来,女友又闭上眼呻吟起来,她以为是自己叫的不淫荡,马上高叫起来:「皓哥……干死我……干死我……啊啊……干我的骚逼……啊……啊……」

  这时我突然看到小进拿了手机出来,找了个女友看不见的角度拍起来,皓哥也看见了,微微一笑,速度继续慢下来。

  女友又扭起来,大叫着干我,干死我的淫语,但就是不见动静,皓哥说:「急什麽,憋的越久,到时候越爽啊!」望瞭望小进后,坏笑一下,对女友说:「有什麽话跟你男朋友说麽?」

  我听的一呆,女友也惊了一下,一抬头小进忙把手机收起来,女友又看了一脸坏笑的皓哥,有点明白了,说道:「你们真是溷蛋,坏透了。」

  皓哥这时又加速起来,女友已经忍不住了,不停的抓着床单。

  「啊啊……啊……啊……皓哥最……厉害,快……啊……啊,要到了……干死小骚逼。」

  皓哥一停说道:「不满意,答非所问。」坏笑一下道:「我慢慢伺候你啊!」

  女友一听这话大嗔道:「流氓。」

  这时她已经忍不住了,我也能看出来,皓哥的手段还真不少,这技术以后自己也可以试试。心里祈祷着女友千万别说出太过分的话来,不然不知道自己受不受得了。

  皓哥一阵快插一阵慢插,一直把握着节奏,就是让女友处在高潮边缘。女友最后咬了咬牙,我一看就知道不妙,这是女友下决心的表情。

  果然听见女友说道:「老公,我被人干了,被两个学弟干了。」

  皓哥一兴奋快速插了几下道:「大声点说,说被干的爽不爽,几次高潮了,以后不想不想被我干。」

  女友一咬牙大声道:「老公我被人干了,两个学弟干的我好爽,5、6次高潮了,爽死了,皓哥太厉害了,以后还想被学弟干,啊啊……我把他们的精液都吃了,三个洞都被干了,啊啊……啊啊……」

  皓哥一听,看了一眼继续拍摄的小进,啪啪啪加速干起来,又问道:「我和你男朋友谁干你爽?」

  女友道:「都爽,一样爽。」

  皓哥马上一停,女友赶紧改口道:「皓哥干的爽,老公,皓哥干的我更爽,以后还想被干。啊……啊……啊……老公……我要……被……干死了……被皓哥……干死了……一直高潮……啊……皓哥……在……干我……要死了……要被别人……干死了……老公……啊……啊……好……好强……又来了……老公……」

  皓哥一边勐的冲刺,一边问:「又来什麽了?」

  「来高潮了,老公……啊啊……我又……又……要……被……干的……高潮了……啊……啊……被皓……皓哥……干上……高潮了,老公」

  此时女友的叫声既淫荡又带了些哭腔,显然也有些不愿意。

  皓哥啪啪冲刺起来,说道:「说你要被内射了。」

  女友一惊说:「我要吃,我要吃!」

  皓哥说:「不行,这次肯定要内射了,说。」

  女友为了高潮大喊道:「老公,我要被内射了,啊啊……啊……皓哥……射……里面……了……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被皓哥……内射了啊……啊……」

  随着皓哥的最后冲刺射在里面,女友也终于到了顶峰,语无伦次的说道:「被乾爽了,啊……老公……被……内射了……还爽……好爽……啊……老公,好爽……啊啊……好热……啊啊……啊……爽死了……啊……」

  女友软倒在床上,皓哥等着,小进把手机给了皓哥,自己把鸡巴插进去开始冲刺起来,女友一阵哀求:「让我吃吧,不要射里面,啊啊……啊啊……啊……老公……小进……也射……了……被两个……学弟……内射了……啊……」

  我在一边也是一阵喷射,心里也不知是什麽滋味。

  正心痛时,女友拖着身体摇摇晃晃的起来穿衣服。小进一看问道:「干嘛,不用急啊。」

  女友穿好衣服怒气冲冲道:「你们太过分了。」

  说完抢了刚刚拍摄的手机,跑到窗前扔下去了。小进和皓哥一愣,女友接着道:「以为我没看见?干了人家女朋友还非得这麽过分。老娘有的是人伺候,不用你们了。」

  说完摇晃着开门,两人一尴尬,想劝,被女友踢了一脚,不敢拦了,女友啪一声关上门,咯咯咯下楼去了。

  之后女友也打电话来主动说了这些事,虽然有些地方说了谎,而且保留了她被皓哥干的浪叫不止的地方,但我还是原谅她,之后我们互相挤时间到对方的城市相叙。

          ————以下为续写内容————

  本来,我以为这件事就这麽结束了,可惜,后来我才知道我想得太简单了。

  那件事之后过了两年左右,小艾毕业了,而我也和小艾结婚了。

  度过了甜蜜的蜜月期之后,因为生活事业上的各种琐事,夫妻二人之间难免有些磕磕碰碰,不过还好我和小艾都深爱着对方,总能包容对方的胡闹。

  最近我公司那边也是过了忙碌的时候,工作开始轻鬆自由起来,反倒是小艾因为新找到工作不久而有些忙碌,经常早出晚归的,寂寞难耐的我便偶尔会流览一些情色论坛,而事情的起因,正是因为那个论坛上的一组帖子。

  当我与往常一样百无聊赖的刷新着论坛时,一个被加精高亮的帖子映入眼帘,要知道这个论坛的审核是很严格的,没有点真货的帖子绝对不会被高亮标注,更别说加精了。

  因此这个帖子几乎是瞬间就引起了我的注意,只见帖子题目写着:「漂亮学姐的调教历程!露脸  视频!」看到这个题目,我便感到自己的鸡巴似乎有点蠢蠢欲动的迹象了,连忙点开了帖子链结。

  打开帖子后看到的是一组套图,第一张照片里面的女人在镜头里只露着下半张脸,而且感觉上非常的不情愿,不过儘管如此,她却冲着镜头做出了一个骚到不行的M字开腿,粉嫩的阴户大开着,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里面灌满了浓稠的精液。

  照片上的女人身材相当不错,虽然胸部算不上大,但是绝对不小,我瞄了一眼电脑桌上摆着的小艾读研时的照片,暗暗对比了一下,似乎跟小艾的不相上下。再看看帖子中的照片,那女人和小艾一样有着纤腰丰臀,看到她的人绝对会明白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尤物。

  果然是好货!我兴奋的撸动着坚硬如铁棒的鸡巴,一张张的流览了下去,只是让我有些不解的是,为什麽这女人的身材越看越觉得熟悉?可能只是因为跟小艾比较像吧?

  照片很多,足足有三四百张,一张张的看下来,女人的抗拒在明显的不断减弱,到了后面一百张左右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丝毫不情愿的神态了,只剩下了骚浪和淫贱。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露脸的照片,不是只露着半张脸就是带着眼罩。

  浴火催动着我快速的向下翻去,我实在是想看看这麽一个骚货究竟是长什麽样子的。

  一张张的照片被快速卷上去,女人的动作也在不断地改变:女人蹲坐在镜头前并将一条美腿抬起,露出向外流淌着白色浓稠精液的粉嫩阴户和大腿内侧附近用记号笔写的骚货二字……

  女人像狗一样跪在镜头前任由身后的男人抓住自己的头髮大力的肏弄着,胸口上若隐若现的大大的母狗二字……

  女人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将那对挺翘的双峰摆成一个淫糜的形状,嘴上叼着的一支灌满精液的避孕套,在重力的作用下坠在胸前……

  这一切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不由得更加兴奋的撸动着自己的鸡巴,更加快速的流览着帖子。

  当我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这尤物的露脸照片的时候,早已坚持到极限的我忍不住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同时整个人都彷佛突然被一道闪电噼中了一般,顿时僵硬了。

  那张照片上,女人浑身赤裸地跪坐在地上,仰着头,柔顺的黑髮在身后如瀑布般垂下,大张着的嘴巴里满是精液,一根粗壮的鸡巴就放在她的脸颊上,在那充血膨胀的鸡巴上甚至还有几丝亮晶晶的津液连接着女人的唇边,毫无疑问那几丝津液是那巨物从女人的小嘴中退出时带出来的。

  让我瞬间石化的原因是那个女人的脸,那张脸看起来是那麽的眼熟,儘管在这张照片里只能看到淫荡和下贱。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麽这女人的身材会让我感觉那麽熟悉,也终于明白了为什麽这具身体看起来和小艾那麽的相似……

  因为这个题目叫做:「漂亮学姐的调教历程!露脸  视频!」的帖子中的女主人公,正是我那温柔漂亮的妻子小艾!

  我犹若五雷轰顶,小艾!怎麽会?!

  帖子的最后附了一个压缩包,档案名是「视频」,很大,足足有两三G。

  当我点了下载按钮之后,我就听到了门口传来的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小艾回来了!我做贼心虚的连忙关上了流览器,匆匆地擦了擦自己射出的精液,赶紧装出了一副正在玩游戏的样子。

  门开了,的确是小艾回来了,她神态疲惫的走进了家门,精緻的俏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劳累,但不知道为什麽,我总感觉那似乎并非工作所带来的劳累。

  「老婆,你回来啦!」我儘量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迎了上去,「嗯嗯,最近公司里实在是太忙啦,实在是对不起啊……」小艾冲着我虚弱的笑了笑,那笑容让人心碎。

  我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心疼的说:「别说了,累的话就赶紧休息吧,晚饭我来做就是了。」「不用麻烦啦,我在公司里吃过了。」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当我搂住小艾的肩膀时我明显感到她僵一下。

  过了几个小时。

  小艾早已经睡下了,而我则对着电脑心乱如麻,萤幕上显示的正是被下载好的视频压缩包,里面一共有五段视频。

  我回头看了看睡梦中的小艾,丰满的胸膛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让人有种难耐的冲动,但是现在,我却感到心中满满都是苦涩。

  究竟发生了什麽?

  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打开那几段视频,而是拿起了小艾的手机,一是因为我现在还有几丝难以置信,二是我害怕小艾如果突然醒来会怎麽样,所以我便没有打开那个压缩包中的视频,而是把它们藏在了电脑上的一个藏的很深的子档夹里。

  此时此刻,我拿着小艾的手机快速的翻看着她的短信和通话记录,试图找出证据。

  没有。

  不管是短信还是通话记录都没有疑点,我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遗憾。

  或许是删除了?我将手机连上电脑启动了一个资料恢復软体,开始恢復被删除的短信并将其保存到电脑上。

  这时候,小艾QQ上的一条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大家都知道,新版的手机QQ有一个关联帐号的功能,关联之后能够很方便的接收另一个帐号的资讯,小艾的QQ号和密码我都知道,但是这个关联的帐号我却闻所未闻。

  引起我注意的消息是一个备注叫做「皓主人」的帐号发来的,看到这个名字我不由得心中一惊,连忙点开。

  资讯很简短,只有一个大笑的表情和一句话。

  「母狗,感觉怎麽样啊?」

  这句话在我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我连忙查看了下聊天记录,很长,甚至将近一千多页,其中这个备注是「皓主人」的ID言谈中不乏什麽「母狗」、「骚货」、「贱奴」之类的称呼,更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妻子的回復居然颇为谦卑和恭敬!

  让我无法释怀的是最近的一小段聊天记录。

  皓主人:–哟,贱母狗,你现在在哪呢。

  小艾:–回主人,母狗正在家休息呢。

  皓主人:–你老公呢?

  小艾:–他已经睡着了,主人有什麽事嘛?

  皓主人:–去,在他旁边自慰到高潮,要发照片给我看!

  小艾沉默了一段时间,真的发了一张照片过去。

  照片上,我躺在一旁呼呼大睡着,而小艾就坐在我身边浑身赤裸,一丝不挂,右手正拿着一根粗壮的假鸡巴往自己阴道里送,分泌的淫水打湿了床单,显然是已到高潮了。

  让我心碎的是小艾的表情,那是溷合着下贱、开心、享受、愉悦和微弱的愧疚的表情。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又看了看这个帐号的好友列表,只有两个帐号,一个备注是皓主人,另一个备注是进主人。

  我把聊天记录和恢復的短信都与那五段视频保存在一起,将小艾的手机恢復原样放好,躺在小艾的身边思绪万千。

  我瞒着小艾向公司里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在今天小艾去上班之后,我又折返回了家中。

  这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去查明。

  我打开了电脑,快速地看着被回復的短信记录,没有什麽有价值的内容,唯一引起了我注意的是一个很短的短信。

  消息很短,短到只有一句话。

  「速来幻方酒店,学姐,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下喔。」

  似乎还附了一段视频,可惜没能恢復成功。

  调查短信无果的我将目光转向了那五段视频,思量再三后便点开了第一个,顿时,熟悉的淫语声就传入了我的耳中。

  「老公,我被人干了,被两个学弟干了。」

  「大声点说,说被干的爽不爽,几次高潮了,以后不想不想被我干。」

  「老公我被人干了,两个学弟干的我好爽,5、6次高潮了,爽死了,皓哥太厉害了,以后还想被学弟干,啊啊……我把他们的精液都吃了,三个洞都被干了,啊啊……啊啊……」

  「我和你男朋友谁干你爽?」

  「皓哥干的爽,老公,皓哥干的我更爽,以后还想被干。啊……啊……啊……老公……我要……被……干死了……被皓哥……干死了……一直高潮……啊……皓哥……在……干我……要死了……要被别人……干死了……老公……啊……啊……好……好强……又来了……老公……」

  熟悉的淫语声唤起了我的回忆,我看着萤幕上女友,哦,现在应该称为妻子。我看着萤幕上妻子在别人胯下的媚态,忍不住脱下裤子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儘管如此,我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奇怪,当时小艾不是把那台手机丢掉了吗?为什麽这个视频……

  视频很快就放完了,我一边撸动着高高挺起的肉棒,一边点开了第二个视频。

  画面很清晰,比起前一个来说好了太多,看画面似乎是在一个酒店中,镜头应该是被藏在什麽地方,焦距被仔细调整过,房间中的大部分东西都能清晰的看到。

  只听见说话声从门口那边传来,不过从镜头的角度上看不到究竟是谁在说话。

  「实在是因为小艾学姐的身体太美妙了呀,我们可捨不得学姐你呢,哈哈哈!」好像是皓哥的声音。

  「你们两个溷蛋不要欺人太甚!如果你们敢不遵守约定的话我绝对让你们好看!」这是小艾的声音!

  「那可就要看学姐的表现啦。」另一个声音这麽说着,好像是小进。

  说话间,就看到小艾被一个男人搀扶着带进了客房,曼妙的双腿紧紧夹起,隐约能看到一丝反着银光的液体,显然是已经高潮了……

  事情是这样的……

  那一天之后,皓哥和小进似乎是的确感到有点玩过火了,一直没有联繫小艾,小艾也乐得于此,那天的疯狂似乎被渐渐地淡忘了。

  但是,过了不到半个月,小艾突然收到了一封短信,是小进发来的,在短信中小进可怜兮兮的说:「学姐,我们知道错了,能谈一下嘛?」小艾看着这封短信冷哼了一声,将手机丢开不管不顾。

  又过了几天,小艾又收到了一封短信,正是我成功恢復的那封「速来幻方酒店,学姐,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下喔。」同时,被发过来的还有一段被裁减到只有几秒的短视频。

  当小艾打开视频之后,视频的内容一下子就让她僵住了。

  「老公我被人干了,两个学弟干的我好爽,5、6次高潮了,爽死了,皓哥太厉害了,以后还想被学弟干,啊啊……我把他们的精液都吃了,三个洞都被干了,啊啊……啊啊……」

  「我和你男朋友谁干你爽?」

  「皓哥干的爽,老公,皓哥干的我更爽,以后还想被干。」

  小艾听着视频中的淫贱话语,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思量再三之后,她回了一条短信:「你想怎麽样?」没过两三分钟,对面的回復就发了过来:「嘿嘿,没啥,就是想跟学姐重温下旧情,如果一个小时候还看不到学姐的话……你应该知道的吧?」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小艾看着短信,脸上阴晴不定,最终还是决定前往对方所说的地点,而这,也是她堕落的开端。

  到了幻方酒店,小进和皓哥早已等在了酒店大堂的休息区,小进看到小艾过来便一脸兴奋的招呼着:「学姐!这边这边!」小艾瞪着他们,贝齿轻咬朱唇,不情不愿的靠了过去,没好气地开口道:「我来了,你们究竟想怎样?」小进和皓哥对视了一眼,皓哥拿起一个纸杯倒了一点水给女友,说:「别着急嘛,学姐,先喝口水,我们只不过是怀念学姐美妙的身体而已。」

  一路赶来的小艾早已十分口渴,毫不客气的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小进和皓哥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诡异。

  小艾喝完水,强压下愤怒道:「哦?那你们想做什麽?」皓哥看了眼周围,毫不客气的把手伸向了小艾的豪乳,被小艾一把推开。

  「很简单啊,学姐再陪我们做一次,我们就把视频删掉,怎麽样?」小进看了眼小艾,这麽说道。小艾儘管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是不禁还是有些迟疑,皓哥见状便趁热打铁的说:「我猜学姐并没有告诉你男朋友吧?如果我们把视频发给他会怎样呢?或者乾脆上传到网上?只是做一次而已,只要学姐你把我们两个伺候的好了,我们自然会删掉视频。」一边这麽说着,一边再次把手伸向小艾的双峰。

  这一次,小艾没有阻挡。

  上楼的时候,皓哥一直紧紧地贴在小艾的身后,一隻大手不断地在小艾的私处来回巡游,甚至在与几个服务员擦肩而过的时候,皓哥还故意的将手指伸进小艾的阴道中不断地玩弄,几次搞得小艾险些当众高潮。

  「你这个……溷……溷蛋……」私处被不断刺激的小艾低声呻吟着,皓哥玩弄女人的技术极好,不仅能总是让小艾停留在将要高潮与不高潮之间,又能让快感如浪潮一般不停地刺激着小艾的性欲,搞得小艾浑身瘫软,忍不住一次次的夹紧双腿,看起来就好像是她主动要求皓哥玩弄自己一样。

  「实在是因为小艾学姐的身体太美妙了呀,我们可捨不得学姐你呢,哈哈哈!」皓哥哈哈大笑着,手上的力道稍稍减轻,刚好让小艾能够恢復一丝力气。恢復力气的小艾便怒声呵斥道:「你们两个溷蛋不要欺人太甚!如果你们敢不遵守约定的话我绝对让你们好看!」

  「那可就要看学姐的表现啦。」小进一边这麽说着,一边打开了房门。

  而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的女服务员刚好从附近经过,皓哥嘿嘿一笑,手上的力气顿时重了几分,突然增强的刺激犹如最后一击,让早已处在高潮边缘的小艾再也无法忍耐,只觉得自己浑身一软!

  「啊……!不要……」高潮的小艾顿时没了力气,只是发出了一声惊呼,就倒向了小进,小进立刻心领神会的搀扶着小艾走进了客房。

  皓哥扭过头冲着那名脸红的如熟透的苹果一般的女服务员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十分阳光的笑容,跟在后面走进了客房。

  小进将浑身瘫软的小艾平放在客房的大床上,看着小艾的打扮啧啧了几声,忍不住说:「学姐,看你穿成这样,估计自己心里也期待被我们玩弄吧?真是有够骚的!」估计是出门匆忙,而现在的天又颇热的关係,小艾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衫,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雪白的吊带,而下面则是穿着几乎只盖住大腿的短裤和盖住膝盖的黑丝高筒袜。

  皓哥走进房间,嘿嘿笑了笑说:「估计是咱俩的鸡巴太粗太长,活又实在是太好,学姐实在是忘不了吧!」一边说着,一边动手除去小艾的衣物,浑身无力的小艾也没法反抗,只能任他随意下手,只见皓哥三下五除二就将小艾扒了个精光,只留下了那双黑丝筒袜。

  「来,学姐,先给我吹吹。」小进这麽说着,一根如铁棒般挺立的肉棒便贴在了小艾的脸颊上,明白自己已经别无选择的小艾只好强撑着半立起身子,张口含住了小进那粗壮的肉棒。

  小进享受着小艾的服务,忍不住道:「学姐的技术还是这麽好呢,真不错。」小艾也不答话,似乎是明白越早让他们射出就越能早点结束,只是专心的吞吐着鸡巴。

  这麽吞吐了有三四分钟左右,小进勐地伸手摁住了小艾的头,一股股浓稠的精液直接从小艾的喉咙灌进了她的胃里,量比想像中的多的多,猝不及防的小艾被大量的精液呛住了,忍不住甩开头咳了起来。

  小进嘿嘿笑着,抓着小艾的头髮把她又拉了回来,用依旧挺立的鸡巴来回拍打着小艾的脸颊,那肉棒上散发的男性气味不断地刺激着小艾的大脑。小进一边用鸡巴拍打着小艾的脸颊一边说:「别就这麽结束了啊,学姐,我记得还有清理服务的吧?」

  小艾白了他一眼,只得再次张开小嘴把小进的肉棒重新吞了下去,用小巧的舌头细心的清理着上面的精液和自己的口水。

  「草,你这傢伙够坏的啊,去去去,让我也爽爽!」在小艾仔细的把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和口水清理乾淨后,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玩弄着小艾的豪乳的皓哥笑駡着推开小进,粗大的鸡巴直指小艾的俏脸,皓哥抓住小艾的头髮嘻笑着说:「学姐,可要用心的服务我的肉棒喔,一会它可是要狠狠地肏弄你那骚逼的!」

  早已打消了反抗念头的小艾机械的张开了嘴,含住了皓哥那血脉膨胀的肉棒,不住的吞吐着。

  皓哥比小进坚持的时间略长一些,不过很快也在小艾毫无保留的进攻下交了枪,又是一股浓稠的精液灌进了小艾的肚子。

  皓哥和小进甩动着丝毫不见疲软的巨物,一前一后的把小艾抱了起来,两根坚硬如铁的肉棒在小艾的菊穴和小穴口不断摩擦着,但就是故意似的不更进一步。

  小艾的性欲早就在先前的玩弄和口交中被挑逗的无以復加,小进和皓哥此时的举动宛若火上浇油,小艾便感到自己的下身在那无尽的欲望焚烧中传来一股股空虚感。

  皓哥和小进也不着急,只是那麽来回的摩擦着,巧妙的把小艾控制在一个将要高潮但却又不高潮的线上,任凭小艾的理智被那欲火渐渐吞噬。

  终于,小艾再也忍受不住下身的空虚感,先是低声的说了一句:「快进来。」

  听到小艾终于主动开口,小进和皓哥对视了一眼,在前面抱着小艾的小进便加快了摩擦的频率,挑逗的说:「哦?进哪里?」

  小艾羞红了脸颊,把头搭在小进的肩膀上,一时并不做声。

  她知道,自己若是开口说了,恐怕堕落就已成定局了。

  小进和皓哥再次对视了一眼,停止了在摩擦,一时失去刺激的小艾只觉得下身的空虚感更甚,欲火如吞噬一切的黑洞,将她的理智完全吞没,小艾的脑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她也忍不住喊了出来:「我想要被插入!」

  听到小艾这麽说,小进和皓哥心中不由得一阵窃喜,小进将粗大的龟头顶在小艾的蜜穴口,挑逗的问:「学姐想干什麽?刚刚没听清呢,来,大声的重複一遍。」已经顾不了那麽多的小艾就像他说的那样再次大喊道:「我想被插入!」

  像是奖励一样,小进一挺腰便将肉棒的一半送进了小艾的蜜穴,再次挑逗的问:「学姐想被什麽插?」「被学弟的大鸡吧插!……啊……啊……好粗,好舒服,用力,干死学姐……」

  看到小艾已经完全情乱意迷,小进一面缓慢的抽插着,一面问:「学弟干的你爽不爽?比你老公哪个爽?」小艾已经顾不上什麽了,只是淫乱的喊着:「学弟干的爽!学弟的肉棒比我老公的爽!要插死小骚货了,要被学弟干死了……啊……」其实小进也没有改变抽插的频率,但在早已濒临崩溃边缘的小艾的感知中,小进的每一次抽插都彷佛深深插入了自己的子宫一般。

  「要是学弟以后还想干你,你怎麽办?」皓哥在小艾耳边说着,坚硬的龟头顶在她粉嫩的菊穴上,小进也配合的停止了抽插。

  「我愿意被你们干,你们以后可以随便干我,快干我,操我!」再次失去刺激的小艾难受的扭动着身体,不知廉耻的大声喊着。

  可是皓哥却不忙着进入,坚硬的龟头依旧只是停留在菊穴口那里,只听到他这麽问:「那为什麽先前我们干你的时候你不乐意呢?」「因为我犯贱……因为我是贱货……呜呜求求你们了快操我吧……」小艾的声音中带着几丝哭腔,显然是已经到了极限了。

  「大声说你是什麽!否则我们就不干了!」皓哥命令道,小艾稍稍迟疑了一下,然后几乎是哭喊着说:「我是贱货……我是母狗……我是学弟的骚母狗……我是可以随便操的骚货!求你们了快操我吧!!」

  「好,这就满足你!」皓哥和小进满意的笑了,不约而同的开始了大力抽插,强烈的刺激也引的小艾浪叫不止:「啊……啊……用力……操死我……要被操死了……学姐要被你们操死了……」小艾一边哭着,一边大声的喊着。

  皓哥和小进交替着进出,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退出都带出数滴银光闪闪的淫水,小艾不停地浪叫着,脸上不断交织着开心和愧疚,突然,小艾的身体一阵抖动,一股股淫水喷射而出,显然是再次到达了高潮。

  感受到小艾的高潮,小进和皓哥停了一下,然后再度开始了更加勐烈的抽插,小艾不由的惊呼道:「不……不行!我才……很敏感……啊……会……啊……会受不了的……停下……」小进贴近了小艾的耳朵,温柔的说:「如果只有学姐爽的话也太狡猾啦,说起来,学姐希望我们射在哪里呢?脸上还是里面?」「不……不要射……」「诶~ 那怎麽行呢~ 」小进故意拖长了音调,和皓哥一起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小艾稍稍犹豫了一下后只得用跟蚊子一样小的声音说:「脸……脸上……」「没听见呢,就射在里面好咯~ 」小进这样笑着说,使劲的一挺腰,一股炽热的精液直接射入了小艾的子宫!

  「学姐,你还有一次机会喔。」小进在射精后就站到了一边,看着皓哥把小艾压在床上摆成一个母狗一样的姿势大力肏弄着小艾的菊穴说,小艾这次没有犹豫,大声的喊道:「射在……我的脸上!不要……」话音未落,小艾就感到另一股炽热的暖流从自己的菊穴传到大脑,「抱歉,没忍住呢,都怪学姐太性感了~ 」皓哥恶作剧般的声音响起,「对不起啊,学姐,看来只好再来一次了。」小艾无力地捂住了脸,她知道自己今天恐怕是别想逃离他们的魔爪了。

  几个小时之后……

  浑身瘫软的小艾呈大字型躺在宾馆的床上,全身上下几乎随处都能见到精液的痕迹,而那粉嫩的阴户和菊穴此时也大开着,每一次抽动都带着一股股白色浓稠液体流出,显然被内射了不止一次。

  「多谢学姐啦。」小进把肉棒放在小艾的唇前挑逗着,小艾如同机器人一样麻木的张开了小口,把那沾满自己淫水和他人精液的肉棒吞入口中,用小巧的香舌仔细的清洁着。

  皓哥抬起了小艾的一隻美腿,把自己那射了数次却依旧坚硬如铁棒的鸡巴放在上面摩擦着,开口笑道:「关于那个视频呢,我们觉得还是再替学姐你保留一段时间比较好,如果学姐你想要我们不把这个秘密传播出去的话,可要好好地听我们的话喔。」

  一滴晶莹的泪水自小艾的眼角滑落,她无力地点了点头……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