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库 淫妻交换 2024最新女教師的性史

2024最新女教師的性史

女教師的性史

发布于:2023-12-20

我,姓张叫秀琴,小时候父母亲都喊我阿琴。母亲,姓毕叫美时,父亲和杨叔叔都叫她美时。杨叔叔,当然是姓杨囉,父亲和母亲都叫他行三,大概他的名字就叫行三吧﹖记忆中,杨叔叔是家中的常客,听父亲说他俩是换帖的兄弟。早年一起奋斗过,俩人的交谊可以说水乳交融。因为杨叔叔一直保持单身没有娶老婆,所以祇要一有空就往家里跑,跟我们都很熟。他也的确蛮照顾我们母女,经常大包小包的从外头买来给我们。如果母亲这样说:“家中又不缺什么的!干嘛那样客气,行三啊!你自己将来总要讨媳妇的!省点吧﹖”杨叔叔定会说:“美时,妳真是皇帝不急却急死太监啦!缘份未到嘛!小小意思又何必挂在嘴边上呢!”母亲拗不过,总是依着他。初中毕业那年,父亲因坠机事件丧失生命,母亲因一时无依无靠,便决定带我一起住到杨叔叔家里。母亲特别交待我说“以后可要听话了呀!”“是的,妈,我会听话的”不久,妈妈帮我办好转学手续,然后北上投靠杨叔叔。这时我己经唸到初中三年级上,离毕业的日子不远了。我的功课向来不是很好,台北的文化程度确实比南部一般学校高,向来不太用功的我,到台北以后的表现更是差强人意。记得,父亲那次的空难,总共死了五人,全部罹难,听说当时雾气很浓,飞机高速撞上山头,结果机身支离破碎,所有的乘员自然体无完肤,所以查办员只好把全部的尸首,应该说是尸块全部集中管理,放停在市立殡仪馆,再择日统一“归化”。到台北的第八天,父亲才正式入土为安。家里平常安静,我没有兄弟姊妹,丧父之痛,更令我觉得孤单。是晚,很累,母亲先叫我睡觉,于是我走进房间倒头便呼呼大睡。睡到一半,可能因为口渴,再加上连日来的精神不能集中,没多久我就醒来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觉,这时客厅里传来阵阵的耳语,那是妈跟杨叔叔交谈的声音,因一时好奇心起,于是靠近房间的门缝,向客厅望去,母亲和杨叔坐得很近。于是便好奇的蹲在那偷听他们的对话。“唉呀!美时,我们的事迟早还是要让她知道,总不能一辈子偷偷摸摸呀!”“话是不错,可是,今天那死鬼才下土,总要等过了一阵子才能议呀!”杨叔叔不耐烦似的说:“好吧,暂时不谈这些,来!到我房里去!”杨叔叔说著,就站起来去拉妈妈的手,但是妈不想动,她说:“就在这里吧,万一阿琴醒来,至少我没在你的房里。”杨叔叔只得说:“好吧”于是他一把将妈搂进怀里,两人深深的拥吻著。好一会才分开,彼此飞快的除去了身上的衣物,妈露出了一身白雪细嫩的冗肉来,杨叔叔又搂紧妈,一阵狂吻,一双手也在妈妈身上抚摸起来。妈妈喘地说:“行三,快住手吧,我禁不住你这般抚弄啊!”“怎么,浪起来啦!”杨叔叔嘻嘻笑道。他把我拉着,坐在他的腿上,我感觉出来了,他的那个东西正在发威呢!他吻着我,一只手在我的腿下摸索,痒痒的,怪好受的,我有点激情了。猛然我记得此行的目的,我必须获得保证。于是我轻轻推开他说:“老师,我补考的……”他还没等找说完,就抢著答:“我给妳八十分,只要妳让我摸,让我看,替我……”于是我主动的搂着他,吻他,把大腿分开,方便他的进攻。可是他却停止了,他要我躺下,同时脱去我的内衣裤。他只是看和摸,然后把我的手拉到他那地方去,硬硬的。他开始展开第二波的攻势,方才和辛安妮是第一波。我帮他解除武装,老师即刻赤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他的毛毛虫不停地颤抖,整根肉棒附着一层白白的黏液,将干未干,我想那一定是安妮的内分泌物了。我尝试用手去握住它,然后用嘴含住龟头,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对!对!啊……啊……”他舒服地叫着。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我的套弄,跳跃起来,我不时用指甲轻扣它们。这时,他用力的将他的鸡巴往我的嘴巴里推送,我觉得滑溜溜的,很刺激。这样的动作进行了约两分钟,他才把我推倒在地,并命令我扒在地上,而且要我两腿并陇,两股夹紧。他说这样插我的穴,两个人都比较有感觉。刚开始他插不进来,我祇好将两腿分开,好方便它的潜入。果然一下子,鸡巴全根尽入,然后再把两腿并陇,就觉得我的穴特别紧。“噗!嗤!噗!嗤!”阵阵的抽插声响起。“唔……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命一点。 亲……亲爱……的,要死……死了……你插穿……我……的……小……穴……了。”我情不自襟的浪叫着。“那……我……的好……亲……亲……妳……叫……叫……吧! 我要……插……死……妳……骚……穴……穴……”说完,他狠命地插起来。我扒在地面上太高了……。他祇好把鸡巴抽出来,要我改用跪的姿态。我八字分开, 屁股翘得特别高, 老师先用猛拍的肥臀,直打得我浪叫:“啊……好……老……师……哥哥……打……得美……再……打……吧﹖”他用一只小指头去搓我的屁眼,我觉得酥痒无比,然后再把鸡巴插进我的小穴里,开始猛送。“啊……噢……用力……顶……顶……死……了。”我受不了他的一轮猛攻,直喊救命。这时,他见我淫浪至极,索性把鸡巴抽出来,直接对准我的屁眼,猛力一插。“哇! 啊……痛……死人……不……不……要……要……嘛。”我痛得眼泪直流。平常见他挺温和的,怎么搅起女人来,一点都不留情,我还不知道屁眼也可以玩呢﹖”他的鸡巴又粗又长,我想我的屁眼大开眼界了。恐怕已经裂开了。可是,插了几下之后,慢慢觉得不再疼痛,反倒酥麻起来。我觉得鸡巴塞得我满满的。他的鸡巴不停地插我的屁眼,另外用两只手指头插我的小穴,于是我下体的两个洞都已经被他派上用场。“啊……哇……舒……服……死……了啦……快……快别……别……停……让我……飞……天吧,用……用……力顶……干……吧!”这样继续了五分钟,我全身一麻,阴精汩汩流出,达到了性欲的高潮。我的意识在半醒半醉之间,整个人几乎瘫痪下来。可是,老师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继续插我的屁眼。他真行,我想。连续玩了两个嫩女人,竟然还没有射精。现在他要我躺下来,用两只手握住我的奶子,然后把鸡巴于进去双乳的沟子里,再狠命地将奶子靠陇来夹住鸡巴,又是一阵抽送。 “啊!舒服,我……我快……快了。”不久他松开了,叫我用手握住鸡巴套弄。他教我一上一下的套弄,并且要快于是我就照着做了,突然他的手加到我的手上,越弄越快,一股液体直射而出,他吁了一口气。然后他低下头来吻我那地方,使我感到舒服。但是一会儿,他就停止了,我知道今天的任务完了,他说:“妳一定会及格的,放心吧,我们只能做一次,如果再有,我就破坏了妳,那样我会一生不安的,妳快回去吧,以后别再来了。”我没想到他会说这种话,更没想到他居然会赶我走。反正已经及格了,他的话听得懂与否,也无关紧要…….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