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库 武侠虚幻 【老师的小酥乳】(05)

【老师的小酥乳】(05)

【老师的小酥乳】(05)

来自:果壳小说网  |  2022年08月11日

【老师的小酥乳】(05)

终章-相遇

既然无法给她未来,那又凭什么去打扰她。

学会放手,那是因为懂得了珍惜;

转身离去,或许是为了把你留在心底。

男人往往会因为女人而成熟,所以懵懂的我不再执拗。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她讲着课,我望着她。她还是那么灵动、出尘。

也许就像她说的那样,我们终究是彼此生命的过客。

呵呵,过客。

再后来,毕业如期而至,给我的这一段爱恋挂上了一个句号。

没有花前月下,亦无风花雪月。我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她恋爱、结婚、生

子。纵然渐行渐远,她依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难道不是吗?

……

十年之后,茫茫人海中,我们又又再次相逢。

命运如此安排,总有它精彩。

……

那天,我牵着女友的手在海滩上漫步,阵阵海风袭来,让人神清气爽。

对面走来一对有说有笑的伴侣,女的身材小巧玲珑,却胜在丰腴。男的高女

人一头,悉心地替女人戴正遮阳帽。

过膝的白色长裙随着海风轻轻飘荡,露出她笔直修长的小腿和洁白如玉的脚

环,在满是比基尼的海滩上,她是那样地醒目。

是她,十年的光阴给她增添了成熟的风韵。

尘封的记忆被猛然唤醒,她与我的点点滴滴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我拉着女友的手,慢慢停下脚步。

『小梅老师,好久不见』

她本能地擡头寻找声音的来处,目光迎上了赤裸着上身的我。先是一惊,继

而俏脸一红,瞬间又微笑的朝我道。

『张浩然,好久不见』

一丝感动浮上心头,要知道,作为一个老师,能将十年前所教学生的名字清

晰地记住是多么地不容易。尤其是这十年来,我未曾和她联系过一次。

男的也很意外,不过并没太放在心上,妻子作为教师,类似的情景也不是一

次两次了。他反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身材丰满的女友。

『这位是我丈夫刘青,这位是我第一届教的学生张浩然』老师介绍道。

『刘哥幸会』我上前与刘青握手,顺便挡住他火热的目光。

『这是我女朋友,小柔,小柔这是我老师和师公』我介绍道

『老师,师公你们好』小柔被刘青火热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

『我可不是你老师,叫姐姐就行』老师说着,将左手伸向丈夫的后背,在他

腰间用力一捏,顿时,吃痛的刘师公急忙把目光透向别处

『叫他姐夫就行』说完她把目光投向我『叫姐姐,老师老师的,真有那么老

吗?』

我默然一笑,还是那么古灵精怪。

『既然遇上了,那就一起吧』老师提议

我望向小柔,见她点头,也便同意了。

当然,刘师公是半点意见都没有,美女还没看够,离去岂不可惜。

……

入夜,灯火通明。

白天的东逛西荡彻底消耗了我们的精力,只想要一张床,倒头就睡。

离别之际,趁着刘师公的不註意,我靠近老师的耳边

『晚上发我信息,我有话要和你说』

小柔向我望来『浩然快一点呐』老师赶紧和我分开距离。

……

我将浑身散架的女友哄入梦乡,走出房间,静静地等待着老师的短信。

皎洁的月光洒在沙滩上,满地金银。我凭栏远眺,看着远处的月儿渐渐上升。

大约零点左右,老师给我来了信息

『什么事吗,明天说不可以吗?』

『我在海边等你,你过来吧』

『今天很累耶』

我没再回复,只是静静地等着,我相信善良的邻家姐姐一定会来。

不一会,身着白裙的姐姐走了过来,海风吹散了她的秀发,入夜的海风带着

潮湿的气息,吹在身上,有些微凉。

我脱下外套,替她披上。她俏脸一红,粉红的嘴唇微微一抿。

看得出,她化了妆。

『干嘛,大半夜的来这里吹冷风啊』她没好气到。

『今天月色很美,喊你出来看月亮』我解释。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今夜的月色,真的很迷人。

邻家姐姐也迷醉於那动人心魄的约月色中,丝毫不查我用胳膊轻轻搂住了她,

温暖的感觉让她本能地靠近我的怀里。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肩头,将嘴巴凑过去,凑近那鲜艳的粉红唇瓣。

邻家姐姐微瞇着眼睛,昂起头来。湿湿的唇瓣微微张开,等待着难人的临幸。

月色、海风、美人,一切是那么的和谐。

我也闭上眼睛,用嘴唇磨娑着她的粉嫩,,湿润的气息喷到了我脸上,我绕

着红唇一圈一圈吻着,仿佛上面有什么东西让我欲罢不能。

『然,吻我』女人呢喃着

我并不着急,我要给她一个完美的夜晚。

接着,我伸出我的大舌头舔弄着她的红唇,鼻尖,耳垂,覆盖她的眼皮,我

明显感受到了她内心的悸动。

她动情了,纤细的双臂环过我的脖子,吻住了我厚厚的嘴唇。四片唇瓣肆意

地搅动着,,大小舌头互相缠绕,梅的芬芳让我使劲地吸吮着,阔别了十年的味

道,好极了。

梅把我的大舌头吸进她的口腔内,不断地吞吐着。

一个浪漫的法式长吻,将十年的隔阂撕裂将十年的相思诉说。

良久,唇分,月光之下,我们深情对望。

『你个小流氓,偷心贼』梅朱唇轻启。

『是你太美了,十年前我的心就全在你那儿了』我用粗糙的大手揉磨着她细

嫩的面颊。

『我要吻遍你全身!』她的脸又一次让我疯狂。

我像恶狼般地用舌头舔过她每一寸的肌肤,又痒又湿的触觉让梅不由自主的

将背部弓起,隔着一层纱布,她的乳房印在了我结实的胸膛上,上下磨蹭。

最致命的挑逗,女人我要把你吞了!

我急促地亲吻着她白腻的玉颈,牙齿轻轻密密的咬着她,唇过之处留下一串

串红印,那是我种下的草莓。

『嗯嗯…啊』梅更加用力地用她的酥乳摩擦着我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觉到

两粒樱桃渐渐挺立。十足的肉感让我下身都快要爆炸了。

『来呀,使劲摸我,你不是最喜欢我的胸吗』动情的梅开始胡言乱语,一首

环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向我胯下摸去。

我把手伸进她的下摆,使劲的搓揉着她丰满的臀肉,嘴巴继续啃着她的锁骨。

满嘴芬芳,满手滑腻。

极品啊!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梅冰冷的小手已近握住了我滚烫的肉棒,轻轻地撸

动着。

『好大,好烫,早知道十年前就吃了你』梅在我耳边诱惑道。

『来吧,把你的大鸡巴插进老师的小妹妹,嗯…啊…我要』

如果十年前,我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可惜十年后,我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我把她公主抱起来,向着身后的椰树走去。梅闭着眼睛任由我施为。

一用力捧起她的肥臀,顶在椰树的树干上,嫩嫩的皮肤被粗糙的树皮蹭得通

红。

『哦…好狠心的小贼…嗯』粗糙的接触让梅愈加兴奋。

白嫩的大腿用力地夹紧我的腰部,下身的热气隔着布料渗透过来。

我凝视着梅的脸,将眼前这风骚成熟的人妻与我记忆深处清纯可人的邻家姐

姐重叠在一起。

『然,姐姐等不及了,来啊,来啊!嗯…』梅用肥美的下体隔着内裤撸动着

我的阴茎。

『操,你个小骚货,这么急着让我的鸡巴插』我一巴掌拍在她丰满的屁股上,

厚实的臀肉弹着我的大手。

我抑制住拔枪而入的沖动,用下体抵住肉臀,双手抓住裙子的下摆,一点点

地掀起来。

洁白的月光映在了梅的肌肤上,让原本就白皙的皮肤透着一丝丝圣洁的光芒。

她的神秘一点点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平坦光洁的小腹、精致的肚脐、还有我

幻想了十年的小酥乳…

『不许你看』梅娇羞地用双手捂住我的眼睛。

我一把抓住她的柔夷按在椰树上

『啊』梅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我面前,她羞恼的闭上眼睛别过头去,装作什么

都看不见。

哼,掩耳盗铃

我猛地一挺下身

『啊』

梅慌张地睁开眼睛

『我要让你看着我是怎么操你的,我的小妹妹』我恶狠狠地说

白玉般的小酥乳随着主人心情的起伏跳动遮,依旧不大依然挺拔,却不再青

涩。殷红的乳头充血后怒然挺立。这哪像是一个生完孩子的少妇的乳房,我一张

嘴把其中一个含在口中。

『哦嗯』梅释放着自己的欲望,滑腻的背部弓离树干,把自己的胸部整个地

按在我脸上。

鼻子里吸入的是女人的纯香,嘴巴里吸吮的是浓郁的乳味。

我像个孩子一眼吸吮着梅的奶头,火热的舌头一圈又一圈地绕着乳晕打转。

另一只乳在我的手心不断变幻着各种形状。

满嘴软嫩,满手柔滑。

我等待了十年的小酥乳,今天终於尝到它的味道了。

『啊…嗯…嗯,好哥哥,老师受不了了,饶了我吧』梅被我挑逗地全是发软,

淫水都渗透了我的裤子。

『你知道嘛,你是我的女神,从来未曾变过』我柔情的话语在她耳畔响起。

豆大的泪滴从梅眼角掉落,小手死命地拍打我的胸膛。

『你怎么那么讨厌,每次都把我弄哭…呜…』

『youaretheappleinmyeyes』我抓住她的小手,吻

向了她的唇。

梅猛烈地回应这我,仿佛要把我吞进她的小肚肚。

我用力分开双唇,双手环住她的纤腰,让她贵在我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用

命令的语气说

『吃我的鸡巴』

泪眼朦胧的梅仿佛疯了一般,扯开我的皮带,拽下我的内裤,揪住我一跳一

跳的大鸡巴。

鲜红的舌尖环绕着嘴唇,梅展现了她最为性感的一面,冰凉的右手一下一下

地撸动着。

在我的註视下,她渐渐靠近粗大的鸡巴,鼻间呼出的热气又让我挺立几分。

『吃了它』我命令道

梅带水的双眸看着我,用她的舌尖触碰了一下我的马眼,顿时,我感觉背脊

一凉,倒吸一口冷气。

紧接着,她用她的舌头一圈圈的绕着我的龟头,触电的快感让我呻吟了出来。

『啊!』

慢慢的慢慢的,龟头龟头在梅的操控下旋进她的口腔,小巧的嘴巴被我蛋大

的龟头撑开,薄薄的嘴唇正好镶在了我的冠状沟里,没想到她的小嘴和我的鸡巴

是那么的匹配。

粗大的鸡巴在紧致的口腔里慢慢滑行,梅用舌根抵住我的马眼,舌尖不断的

刺激着我的冠状沟。

四面的挤压配合着触电的快感,让我忍不住摁住梅的脑袋,一下子把整根肉

棒塞进她的口中。

『呜…呜呜』

我挺动着肉棒一下下地操着老师的嘴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每次都让龟头

顶到喉咙深处。

梅被我干得唾液横飞,泪眼汪汪,看着自己的巨根在老师的小红唇中进进出

出,一股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

这本来就是我的女人,哼!

我一下子拔出鸡巴,大量唾液顺着鸡巴一带而下,梅大口地呼吸着湿润的空

气。

『舔蛋』我把自己的蛋蛋凑到她嘴前。

『变态,我老公都没有这么干过我』她幽怨的看着我,把蛋蛋吸进口腔舔弄。

好爽,我的老师在帮我舔蛋!

不一会,她又把我的肉棒吸入嘴中,用舌头不断地拍打着龟头。

『窸窸……啪啪…呼』敏感的龟头立即向我传递了敌人强大,缴枪不杀的战

报。

我扶住梅不断前前后后的头,拔出肉棒,把她抱起来。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变态,我只是太爱你了』我两额头相顶,四目相对。

她捂住了我的嘴,一切尽在不言中,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褪下她早已湿透的内裤,用手掌捏揉着她的阴户,我第一次见到下体。

阴毛不密,但颜色很黑。不断息动的三角地带昭示着主人强烈的情欲。

『啊嗯……要,我要』梅用力地拽着我的手臂。

我伸出食指和中指插入她的小穴,滑腻的爱液让我没有丝毫困难地插入。

『呜』一声满足的呻吟

看着怀里的秒人,我激动地不断加快手速,湿润的小穴里好像藏着无数的水

源,不断地滴落在我的手心。

『刷刷刷…』

『嗯嗯嗯唉啊!』

樱桃小嘴咬住小手,梅紧紧地绷着身体,双腿向两侧张开,期待着我更大力

地插入。

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於是一不作二不休,把无名指也塞了进去,顿时,

阴到内壁的压力蜂拥而至。

『操,好紧的穴,你老公怎么这么没用』

梅勾住我的脖子急切地寻着我的嘴吧,在我最高速度的扣弄中,她终於高潮

了。

整个人瘫软在我怀里,淫水从阴道口不断流出。

嗯?怎么有白色的液体!女人的屄水一般是透明的,我缠了一道靠近鼻子,

是精液的味道。

『不把你师公吸干净,你以为我能安心的出来吗,小情郎』老师有气无力地

在我耳边呢喃。

『fuck,你个骚货,吸完,来吸你学生的了』我骂道

『对,我就是骚,我就是不要脸,来操我呀,别跟我说你没鸡巴』梅在我耳

边挑逗着

舅舅能忍,姥姥也不能忍了!

我将她翻过身来,把自己的鸡巴对准泥泞的骚穴,一插到底。

『嗯,好紧』

『嗯啊!好大好烫!』

梅的小穴紧紧地挤压着我的大鸡巴,湿润,紧致,滑腻。

人间仙境

『抱住树干』我命令道

白玉般的乳房在重力的作用下倒立这,我托起梅的大腿。梅整个人就腾空了

起来。

面朝沙土背朝天

我猛烈地怂动着我的臀部,大鸡巴老师的小穴里拼命地抽插。每一下都顶到

她的最深处。

『啊啊啊!要死了,呜呜』

『是你老公厉害还是我厉害?嗯』

『嗷啊嗷啊,小弟弟你最厉害!』

『我操得你爽,还是你老公干得爽?』

『浩然,呜呜…你最棒』梅都快被我干哭了

『叫我老公,说我的鸡巴操得你最爽』我恶胆两边生。

『嗯嗯嗯唉…好老公,坏老公,你饶了梅儿吧』

『说』我加快了速度

『好好,我说我说…好…老公…你的…的鸡巴操得我最…最爽…爽!』

听着老师淫乱的语言,我也随着进入高潮。把十年的相思和歉疚射进了邻家

姐姐的最深处。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

狂风暴雨之后,我牵着梅的手漫步在沙滩上。

『讨厌,非得让人家吃你的那东西,恶心死了』被我滋润后的女人面色红润,

向我撒着娇

『梅儿,这可不是你第一次吃啊』我揶揶俞道。

『瞎说,我老公的都没吃过,便宜你了』邻家姐姐掐向我的腰间

『还记得十年前我给你泡的那杯咖啡吗?那白色的可不仅仅是奶糖哦』我说

出藏在我心底十年的秘密。

『我掐你!!!』邻家姐姐小脸通红

『哈哈』我抓住她的小手,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现在,我告诉你十年前我没有勇气给出的答案』在梅的註视下,我一字一

顿地说

『纵使看遍了大千世界,你依然是我的最爱,我的邻家小老师』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邻家姐姐扑进我怀里,『小冤家,我后悔了,怎么办?呜呜…』

『我就像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猜中了前头却没猜中后头,呜呜…』

手机里响起了那首听了十年的歌曲:

常常责怪自己当初不应该

常常后悔没有把你留下来

为什么明明相爱

到最后还是要分开

是否我们总是徘徊在心门之外

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

命运如此安排总叫人无奈

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

只是好象少了一个人存在

而我渐渐明白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当懂得珍惜以后未来

却不知那份爱会不会还在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

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

大海、沙滩、初阳

她是老师,我是学生

那一年,她32岁

我——25岁

命运如此安排总有它精彩!

全文完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