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豫宫

龙豫宫

来自:果壳小说网  |  2022年07月10日


龙豫宫
羽蜜一回到玉宁宫,便见上颜耀端坐在厅里的椅子上,俊脸上有着一丝不悦。
  "我不是叫你别到处乱跑,乖乖地在玉宁宫等我吗?"上颜耀生气的说着。虽然宫女说她去了月宁宫,但是一来到玉宁宫,不能马上看到她,仍让他发怒。
  看到王上生气,羽蜜脸上立刻漾出甜美的笑靥,趋向前,娇柔地抱住他的手臂,然后撒娇地说道:"王上,您别生气嘛!蜜儿只不过是去了趟月宁宫,而且,只去了一下下就马上回来。""你呀!以为这样撒娇,本王就会饶了你吗?"上颜耀虽然语气不悦,但眼里却充满无限的柔情。
  羽蜜紧紧依偎在王上壮硕的胸怀,因为刚刚见了那美艳的兰妃,让她不禁起了戒心,虽然王上对自己很好,但她却感到相当的不安,怕王上让人给抢走了。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自己有多么地依赖、习惯王上对自己的好。
  她好高兴王上这么在意她,王上是她的,她爱他,她不想将至上让给别人,羽蜜在内心坚定地告诉自己。
  "王上,蜜儿真的好高兴王上在这里!"她满足地说着。
  "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嘴巴又这么甜呢?"上颜耀虽然高兴蜜儿主动的抱他,但他似乎也察觉到,今天的蜜儿看来有点不安。
  刚刚去了月宁宫,发生什么事了吗?
  "刚刚......"上颜耀正想开口问她时,查总管走了进来,并向王上禀告着:"王上,兰妃娘娘求见,说想见羽蜜公主。""兰姊姊找我?王上,快请她进来。"羽蜜向上颜耀要求道。
  "宣!"上颜耀顺从地命令道,同时一手将羽蜜给搂在身边。
  "王上,万岁!"兰妃叩拜地说着。
  "平身!"上颜耀冰冷地说着,未正眼瞧她。
  "兰儿不知道王上在玉宁宫,兰儿下次再来好了。"兰妃站起身来。
  "不,兰姊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羽蜜睁着一双晶眸,走向兰妃,纳闷地问着,她刚刚不是才从月宁宫回来的吗?
  "这......王上在这里,恐怕不太方便,我想,我还是改天再来好了!"兰妃眼眸稍稍垂下,故作不方便启齿的模样。
  "有什么话你就说,现在说!"面对兰妃的故作神秘,上颜耀捺不住性子,口气粗暴地命令。
  "好,那兰儿就说了!"兰妃瞄了下身旁的羽蜜,"是这样的,兰儿只是想来问公主,是否有看见兰儿的一块珍贵玉佩?那是兰儿十九岁生日时,王上赏赐给兰儿的。刚刚公主到月宁宫,兰儿曾拿出来给公主欣赏,之后就......不见了,因此,兰儿只是......想问公主,是否有看见那块圆型的玉佩?"兰妃佯装出难过的表情。
  "大胆!你的意思是说,蜜儿偷了你的东西?你是不是闲日子过得太逍遥了,要不要本王将你打入冷宫呢?"上颜耀俊脸霎时阴沉了下来,气怒地往旁边的桌子一拍,倏地站了起来,怒斥着兰妃。
  面对兰妃的恶意指控,上颜耀怒不可遏的说出了狠话。
  他相信,蜜儿或许爱玩,对事情有着一定的好奇与新鲜,但她心思单纯,是不可能如兰妃话中的意思,暗指她偷了玉佩。
  王上突如其来的大声怒吼,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王上请恕罪,兰儿并没有那个意思!"兰妃一脸惶恐的说着。
  羽蜜见到王上暴怒,身子立刻挡在兰妃前面,替兰妃向王上求情道:"王上,请您先别生气,我想兰姊姊一定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丢了玉佩,心里很着急而已。"然后羽蜜转过身来,对着兰妃说道:"兰姊姊,我知道你不见了那块玉佩,心里很着急,但是,我真的没有拿那块玉佩!"说着说着,羽蜜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于是双手一摊开,绕了个圈子。
  突然,自羽蜜的衣袖里,像是掉出了什么东西,摔落到地面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铿锵声。
  那是一块圆型的玉佩,就是兰妃不见的那块玉!
  ***********************
  玉宁宫的厅里,所有人都睁愣了双眼,直看着已经摔成两半的玉佩。
  "这是......我的玉佩!"兰妃立刻红了眼眶,上前蹲下,难过地捡起摔成两片的玉佩。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有......"羽蜜瞪大了双眸,一脸错愕地看着地上的玉佩,她简直不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她根本就没有拿兰姊姊的玉佩,但为何玉佩会在她的身上呢?
  上颜耀见状,黑眸紧眯,直瞅着羽蜜,粗嘎地说道:"蜜儿,你真的拿了兰妃的玉佩?!"亏他刚刚还那么信任她,但玉佩却在她的身上。
  "没有,王上,我没有拿,但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没有拿兰姊姊的玉佩!"羽蜜直摇着头否认,她真的没有拿!
  "王上,请不要责怪羽蜜公主,或许她只是一时的好奇或贪玩,我相信她不是故意要偷我的玉佩,王上,请您不要责骂羽蜜公主!"兰妃捡起地上的玉佩,摆出了好好妃子的模样,替羽蜜向王上求饶着。
  兰妃在内心冷笑着,这个时候她会让王上知道,她是一个宽大又有仁慈之心的妃子,是最有资格成为王后的人。
  "我没有,兰姊姊,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没有!王上,请相信蜜儿,蜜儿真的没有偷拿玉佩。"羽蜜不知道要从何辩解,但是她真的没有偷兰妃的玉佩呀!她只希望王上能够相信她,毕竟他们相处了好些日子,王上应该了解她的。
  上颜耀望着她那张慌乱的小脸,睁着一双清澈湛亮、看似无辜的大眼,向自己求救着,他知道,她希望自己能够相信她没有偷玉佩,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玉佩真的是从她身上掉落到地上的,上颜耀抿紧唇,虽然他很想相信她,但她有过多次顽皮的举动,难保这次不是她另一次顽皮的行径?
  "虽然兰妃她不追究这件事,但你拿了玉佩是事实,本王要你向兰妃道歉!"上颜耀威厉地命令着。他不能任由她这样顽皮的举止一次又一次的发生,是该严厉一点对她!
  "王上,您......不相信蜜儿?"羽蜜错愕了,王上不但不相信她,而且还坚定地说她偷拿了玉佩!
  面对王上的不信任,羽蜜感到很失望,同时内心也感到气愤不已,她好气王上为何不肯相信她!
  "快向兰妃道歉!"上颜耀捺不住性子,再一次粗暴地命令着,深眸严厉地看着羽蜜。
  若真道了歉,不就表示自己真的偷了东西吗?
  "我不要道歉,我又没有偷拿玉佩,我为什么要道歉?我不要!"羽蜜执着且坚定的回答,她不畏惧地迎向王上的怒视。
  "你竟敢违抗本王的命令?"面对她任性又高傲的回答,上颜耀体内怒火顿时全被激起,深眸里充斥着骇人的怒火,双唇气怒的抿紧。
  他因气愤而绷紧了身体,上前抓过她细嫩的手腕,大声怒吼道:"这里不是月眠国,容不得你在这里撒野,本王要你道歉,你就得道歉!"
  上颜耀怒不可遏地用力一扯,将她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公主,"一旁的宫女春红和夏绿,看到羽蜜摔倒在地上,马上趋向前,跪在公主的身旁。
  "王上,兰儿不会和公主计较的,请王上不要生气!"兰妃在一旁故作宽容地说道,内心却对王上发怒于羽蜜而窃笑着。
  羽蜜跌在地上,又听到王上说什么这里不是月眠国的鄙视话语,就算这里不是月眠国,她依旧是个公主,是母后最疼爱的公主,她绝不能让人污蔑了她的人格与尊严!
  "我又没有偷拿东西,为什么要道歉?"她抑不住内心那股被污蔑还得道歉的情绪,气怒的流下泪水。
  她鼓起勇气望向王上的怒颜,语气坚定地说着:"我绝不道歉!"面对她公然的违逆,上颜耀几乎快气爆了,俊颜因发怒而揪紧着。
  他双手因气愤而紧握成拳,粗暴地大声怒吼:"你以为本王会一次又一次原谅你的任性行为吗?你将会后悔这样愚蠢的抗旨。你......该死!来人呀,将羽蜜公主给关进冷宫去!"他暴怒的情绪,已经完全被地上那高傲的小东西路逼到了极限,让他控制不了那爆发的怒涛,命人将羽蜜给打入冷宫去。
  "王上,您……"羽蜜心冷的看着王上,那个疼爱她的王上,又变成一个粗暴易怒,且霸道不讲理的王上了。
  上颜耀狠狠地直盯住她,如果她现在求饶,愿意道歉,或许他会改变命令。但他看着她却更生气了,因为在那张美丽的小脸蛋上,不但看不到一丝求饶的神情,相反地,还以一种失望、心灰意冷的神情直望着他。
  "王上,春红和夏绿请求王上,将奴婢们也给关进冷宫去。"宫女春红和夏绿跪在地上哀求着王上,她们愿意跟随着公主一起到冷宫。
  "春红、夏绿,你们......"羽蜜难过地看着两位贴身的丫鬟。
  "将她们三人一并关到冷宫!"上颜耀冷厉地低吼。
  羽蜜和两名宫女立即让侍卫们给抓起,然后带出玉宁宫。
  看着羽蜜不发一语地任由侍卫带走,上颜耀不禁在内心咒骂着,她刚刚那抹心冷的神情,是在怪他错怪了她吗?但是,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心软或心疼,绝对不会!
  真是意想不到的结果,兰妃在内心得意的大笑着。原本她只是想让王上对公主的态度改变而已,却没有想到收获更大呢!现在,连老天爷都在帮她了,从此以后,王上又将属于她一个人的,看来受封为王后,指日可待了!
  
  上颜耀在冰凉的池水里,像发泄似的来回游着。
  这半个多月来,他每天都得在这池里游上好几回,以消减体内炙热的欲望。尽管他比平日多游了近半个时辰,但体内仍存着某种强烈的渴望,一直苦缠着他,而无法得到纾解。
  他奋力的连游了好几圈,最后才靠在池畔喘着气。
  虽然身体囤积着高昂的欲望,而后宫里的嫔妃更是多得不计其数,可是,他都没有半点意愿要求找任何一个妃子来解欲,因为,他非常清楚,谁也无法满足他,谁也不可能取代得了那个娇小甜柔的身子。
  可恶!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任性又顽强的小娃儿这么挂念呢?
  他失神的望着池中的水面,仿佛又看见那娇俏甜美的小脸蛋,对着自己漾出了美丽迷人的粲笑。
  她一直是那么的甜美,那么的娇嫩,让他着迷不已。
  但一想到半个月前她那抗旨的任性模样,上颜耀俊脸一沉,低吼着:"可恶!"他气怒地用力拍打着水面,试图拍走那一直困扰着他的娇艳脸孔。
  为什么她就不能像其他侍妾乖乖地听他的话、服从他的命令呢?为什么?
  上颜耀不停地在内心大喊着,为什么她就非得要一次次挑战他的脾气,惹怒他呢?
  为什么?上颜耀浓眉深深地紧皱着,那么娇小细嫩的身子,他几乎一手就可以将她给捏碎了,居然敢公然挑衅他的威严,让他不得不严厉的惩处她,将她能打入冷宫。
  感受到内心某处有着一丝痛楚,上颜耀闭上了眼,然后深深吸了口气,他该拿那个高傲的小东西怎么办?
  上颜耀眉梢一皱,困惑地想着,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小东西这么的着迷,她和其他的嫔妃又有什么不一样?
  除了有着娇艳粉嫩的小脸蛋外,更教他着迷的,是她身上自然散发出那种清新甜美的芳香,特别是在与她亲密相处的这段日子以来,他愈能感受到她的纯真无邪。
  阅女人无数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了如此精灵俏丽的小人儿,让他的心,有着二十八年来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一想起那天她脸上所显露的失望神情,他的心不禁抽痛了下。难道自己真的错怪她了吗?
  其实他内心很清楚,单纯可人的她,就算好奇过了头,也不可能去偷东西的!而兰儿那天替她求情的表现,又显得太过于"厚道",他一直未正视后宫嫔妃们争斗的情形,这一次,他得派人好好的注意兰儿。
  不过,就算自己真的错怪她了,她也不该那么倔强地公然挑衅、违抗他的命令;因此,就算她现在被打入冷宫,过得忧郁,不快乐,那也是她自找的!
  打她入冷宫,是他下的命令,但又为何会感到心疼呢?他不就是要她吃点苦头吗?却又让自己这样百般的思念着她。
  "可恶,任性又不听话的小东西!"上颜耀猛地又往水中拍打着,不让自己再度陷入她娇小甜美的魔咒里。
  他从池里站起身来,一旁的宫女立刻替上颜耀擦干身体,然后穿上衣服。
  他僵怒着一张脸,刚走出泳池,就看见查总管低着头,双眼直搜寻着地上,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怎么,掉了什么来西?"上颜耀气闷地问着。
  "回王上,老奴找不到平日一直戴在手上的一枚银戒指,那是王上送给老奴的,刚刚还拿在手上看着,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呢?"查总管焦急地在地上寻着。
  "不要找了,不见了,本王再送你一枚就是了,"上颜耀粗暴地说着。
  "是!谢王上!"查总管双手一揖,向王上道谢,不料,失踪的银戒指却从他的衣袖里掉了出来!
  "喔,找到了,原来是在衣袖里呀!一定是刚刚拿在手上看的时候,不小心掉落在衣袖里了。"查总管灰白的眉梢挑了下,然后弯下身去,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银戒指,和缓地说着。
  一旁的上颜耀冷凛地瞟了他一眼,阴沉地说道:"这么做,你是想暗示什么?"他当然知道这个该死的奴才在暗示什么,而且他早就相信羽蜜并没有偷东西,只是,他的王威是不容许旁人违逆的!
  "回王上,老奴并没有要暗示什么,老奴是真的戒指掉了,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掉进老奴的衣袖里,不过,幸好找到了。"查总管微笑地说着。
  "下次再说掉了戒指,本王就处死你!"上颜耀威厉地说着,一双黑眸狠盯着身旁的老总管。
  "是,老奴记住了。下次不会在王上心情不好时,再说掉了东西。"查总管恭敬地说着。
  "心情不好?本王有说本王的心情不好了吗?"上颜耀不由得火气直线升上,暴戾地说着。
  可恶,他就是心情不好,情绪暴躁,那又怎么样?这该死的老奴才,有必要说出来吗?
  "别以为你跟在本王身旁多年,本王就不会处死你!""请王上息怒。老奴可能年老看花了,王上并没有心情不好。"查总管和缓地说着。
  上颜耀压抑着变得更糟的情绪,体内某处得不到满足的疼痛,让他的怒气更狂烈的翻腾着,他抿紧唇,粗嘎道:"走,到御花园去!"他需要一个地方清静,他需要去透透气,纾解体内的怒气。
  "去冷宫?王上,不能去冷宫的!历年来,兀颜国从没有王上到过冷宫的例子,那与礼制不合!"查总管紧张地说着。
  "该死!本王有说要去冷宫了吗?本王说要去御花园!"上颜耀真会被眼前这个老奴才给气死,他不由得大声怒吼着。
  "王上请息怒。原来是要去御花园呀,老奴听错了,最近,老奴不但眼睛开始有点花了,连听力也退化了。"面对王上的暴怒,查总管仍一副和缓自然的神情。
  "该死的奴才,你是不是真的要本王处死你,才会停止你这该死又无聊的举动?"上颜耀怒目瞪视着查总管,早知道这个老奴才的用意,说什么掉了戒指在衣袖,说什么去冷宫,可恶,全提到他最不想听到的事!
  "老奴知罪,请王上息怒。"查总管恭敬地说着。
  "而且,就算本王真要去冷宫,谁也拦不了,更不用说什么礼制!"上颜耀暴怒地嘶吼着。
  上颜耀不满地瞟了他一眼后,紧绷着俊脸迈开大步走出龙豫宫。
  原本是想要去御花园的,最后却又按捺不住内心某处的渴望,而不自觉地走到了冷宫。
  他矗立在冷宫前方,神色复杂地盯着冷宫前的那道门。
  这半个月来,门里的人儿时时刻刻纠缠着他的心,白天想的,是她那甜美娇艳的模样,夜里更是被她那柔软娇小的身子给无情地困扰住,像根刺般的狠刺着他身上的每一处,教他夜夜失眠。
  那小东西呢?她知错了吗?她愿意悔改她的任性与骄纵吗?她……是否有想着他呢?
  压抑不住内心那股想见到甜美人儿的冲动,他阴沉着脸,冷冷地说道:"你们都在这里等本王!"说完,他便推开了冷宫的门,寻找着他思念多日的可人儿。
  他独自走在偌大的院子里,没发现任何人的踪影,这里这么冷清,她过得还习惯吗?她一直是很好动的。
  转了个弯,终于听到有人的声音了,而且,那声音像是……笑声?
  庞大的身体,忍不住好奇的朝声音来源移动。
  *********************
  羽蜜独自坐在后院的凉亭里。
  一颗颗的泪水,无助且伤心地自晶眸夺眶而出,滑落至她那已形消瘦,不再丰腴红润的脸颊。
  自从被关进冷宫,这十多天来,虽然她告诉自己,不要哭,也不要再去想王上的事,更不要去回想他们以前有过的美好日子,但是,她就是克制不住内心那股忧愁,常常不争气的低泣着。
  她并不后悔自己因为没有道歉而被那蛮横的王上给打入冷宫来,她气的是,为何王上不肯相信她呢?为什么?
  他的不信任,带给她莫大的痛苦,因为,她是那么深爱着他!
  那么疼爱她的王上,那么温柔待她的王上,夜夜都与她缱绻缠绵的王上,为何会不肯相信她的话,不肯相信她是清白的呢?
  虽然夏绿说过,这整件事有可能是兰妃娘娘故意设下的陷附,因为她曾听丁嬷嬷说过,大国的后宫嫔妃众多,争斗是很厉害的,而且手段阴狠,因此丁嬷嬷还特别交代,要她们两人好好的照顾她。
  不管是不是兰妃故意要诬陷她,那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王上不相信自己并没有偷东西!如果是母后,她一定会相信她不会偷东西的。此刻她真的很想念母后疼爱她的日子。
  羽蜜一想到自己所受到的委屈与苦楚,以及思念母后的心情,内心无法克制地拿起绣帕,掩面又哭了起来。
  "公主,别哭了!"春红和夏绿自房间走出来,瞧见公主又在低泣着,两人立刻上前安慰。
  "公主,春红对不起您,没能好好保护您,才让您受到不白之冤,而且还被关到这冷宫来,呜......奴婢真是该死!"春红跪在地上,对于没能好好的保护小公主,她也跟着难过的哭了起来。
  "公主,夏绿也该死,不,更该死!丁嬷嬷早跟我提过,要小心宫中的争斗,都怪夏绿粗心,不知道兰妃娘娘那一宴请,居然是个鸿门宴,呜......夏绿才是该死的人!"夏绿也跪在公主的面前,难过地忏悔着。
  "你们......你们都相信我,为何王上他就是不相信我呢?"羽蜜难过地哽咽着。
  "王上可能一时无法察觉,奴婢相信,王上只要想通了、了解了,就一定会跟奴婢们一样,相信公主是无辜的。"春红安慰道。
  "你们......"看着两名贴身的丫鬟如此安慰着自己,让羽蜜内心升起一股暖意,"对不起,害你们两个也跟我一起被关到冷宫来。""不,公主,我和春红都是自愿的。不管公主去哪里,我们都一定会跟在您的身边。"看到公主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夏绿哭得不能自已。
  "夏绿,公主都心情不好了,你还哭得泪水和鼻水都混一起,你是想让公主更难过是不是?"春红吸了吸鼻,轻斥一旁哭得很凶的夏绿。
  "我就是没有办法控制嘛!看到公主这么委屈、伤心地哭着,我也很难过嘛!"夏绿几近嚎啕地大哭着。
  "你们......真是谢谢你们!"羽蜜感动地说道。
  这几天来,她一直为王上的不信任她而生气、哭泣,她几乎忘了,身旁还有这两个从小服侍她的丫鬟,她真不该让她们两个为她担心,相信母后知道了,也不赞同她当个怯懦的公主。
  "好了,都不准哭了,我也不哭了,从今天起,不,从现在起,不准任何人再哭,否则就要受罚!"羽蜜用绣帕擦干了泪水,绽放出这十多天以来第一个笑容。
  "受罚?"夏绿像想到了什么,立刻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兴匆匆地说道:"对了,公主,我们来玩踢格子吧!我们很久没玩了,而且输的人,要让赢的人在脸上画上大花脸!""嗯!"羽蜜甜甜地点着头,整个人像是又回到十多天前的羽蜜,因为她决定了,既然王上不相信她,那么她因为他的霸气、无理而哭泣,又有什么用呢?
  "好,那奴婢立刻去准备笔和砚台!"春红也跟着笑了。
  三个人开怀地玩着踢格子,夏绿首先没将石头踢进格子,因此她的脸被羽蜜画上个大X,接着是羽蜜,她让春红和夏绿各在左右边的脸颊上,画上黑压压的图案。
  自此之后的日子,羽蜜稍稍能抛开所有的不愉快,脸上的红润和精神也逐渐恢复,就算内心仍有些难过,和对王上有着某种无形的思念,但她都把它深藏在内心里,因为,她不能让春红和夏绿一直替她担心。
  这一天下午,她们三个人又一起玩着踢格子的游戏,春红和夏绿都卯足了劲的玩,不因为她是公主而让她,因此,她的脸已被墨汁给画花了。
  羽蜜灿烂的笑着,突然她愣了下,感觉像是有人在看着她们。
  "王上?"刚刚自己瞄到的一个高大人影,好像是王上?
  但是,有可能是王上吗?这冷宫中,除了替她们送饭来的一位公公外,不曾有任何人进来过。
  "公主,您怎么了?"春红和夏绿疑惑地问着。
  "呃,没事!我们继续玩吧!"王上怎么可能会到冷宫来呢?她真是想太多了,因为,王上根本就不相信她,又怎么会到冷宫来看她呢?
  其实羽蜜并没有看花眼,因为在屋子的转角处,真的站着一位高大魁梧的人。
  上颜耀双手环抱在胸前,深吸了口气后,悻悻然地离去。
  ******************
  上颜耀独自躺在浴池里,想起下午的情景。原以为在冷宫中,她可能会变得忧郁、不快乐,但是,他错了,而且错得离谱,那个让他内心牵挂的小东西,不但俏丽的脸上没有任何忧愁,而且,还笑得那么开心!
  上颜耀俊脸一沉,吸了口气,缓和着体内那强烈的怒火。
  他生气,为何她脸上毫无半点悔意?
  他生气,为何她仍然过得那么悠闲?
  他更生气的是,没有他陪在她的身旁,她看来却过得很好,一点也没有忧愁的神情。为什么?
  难道她一点也不在乎他?难道在她心里,他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但他,却是这么该死的在乎着她,想念她在自己怀中那娇柔的模样。
  想起下午看到她的模样,虽然娇俏的脸上被墨汁给画花了,却依旧那么撼动他的心,特别是她那璀璨的笑靥,直嵌入他的心底,教他挥之不去。
  多少个夜里,因为没有她的陪伴,让他孤枕难眠,让他身心欲焚地疼痛着,而她却一点都不知道,一点也不在乎!
  一个月来的朝夕相处,两人亲密又狂热的欢爱,难道她对他完全没有半点感觉,或是情感存在吗?但是他却记得,在他怀里的她有多么的敏感,有多么的诱人!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带给他这么大的兴奋与满足感,那么能挑起他的欲望,他仿佛还能感受到,搂抱她在怀里的那份温暖甜蜜感觉。
  但她的不在乎却深深揪痛了他的心,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在意着她呢?
  心痛让他恍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不只要她的人,他更要得到她的心,他要完完整整的拥有她,只因为……因为他……他爱她!
  在清楚知道内心那股强烈炽爱的此刻,他想拥抱她,想将她狠狠地搂在怀中,更想进人她那紧小甜蜜的身子里!
  一股想要她的强烈饥渴,穿刺了他的身体,终于让他压抑多日的炽热欲望,全然爆发了。
  他猛地从浴池里走出,穿上衣服后,直往冷官走。
  就算与礼制不合,就算历年来没有王上临幸冷宫的前例,他也全然不在乎,因为他在乎的,只有她一个人!
  而且,从她来到兀颜国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先破了例,将她安置在玉宁宫了! 
  春红和夏绿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两人双双走到门口,纳闷是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呢?
  对于王上在夜半时分闯进冷宫来,令她们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公主呢?"上颜耀未见到自己思念的人儿,纳闷地问道。
  "启禀王上,因为公主今天有点累了,因此晚膳过后,她便就寝了,奴婢现在就去叫醒公主。"春红和夏绿跪在地上,颤抖地说着。
  公主因为下午玩得太累了,早已先睡了,而且她们并不知道敲门的人是王上,否则,她们一定会先去叫醒公主的。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说完,上颜耀便走进房间。
  房间里有几盏油灯燃着,让整个房间明亮无比,这是她的习惯,因为她害怕黑暗。
  上颜耀低头凝视着床上熟睡的人儿,床上的一边因为他庞大身躯的坐下而陷了进去,但依旧未吵醒床上那熟睡的人。
  她睡得很沉,看来是下午玩得太累了。望着她那娇美的脸孔,上颜耀忍不住伸出手,眼眸充满无限柔情与渴望,抚摸着她细嫩的粉颊。
  他深情的低凝着羽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会对这样一张娇嫩的脸蛋着迷,而且,这样抚摸着她雪白柔嫩的粉颊,让他的内心有着踏实、温暖且甜蜜的感觉。
  纵使体内的欲火正熊熊燃烧着,让他疼痛难耐,但他仍不忍心吵醒熟睡的人儿。
  突然,床上熟睡的人儿半转过身,改成侧睡,同时小手也抓住了他原本抚摸的大手,像是梦呓般地喊着:"王上!"然后脸上发出了浅笑。
  她这一紧抓着他的手,浅笑轻柔的呼唤,让上颜耀内心惊喜,难道她也思念着他?抑或是她作梦了,梦中有他,因此唤着他?
  他想知道为什么她会呼唤着他的名字,因此,他低声地问着:"蜜儿,你想念本王吗?"睡梦中的人儿,似乎听到了他的问话,仍紧抓着他的大手,然后乖乖地答道:"嗯,很想,蜜儿很想念王上!"上颜耀嘴角浮现一抹俊笑,他终于知道,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独自在夜里想着她,床上的小人儿也是想着他的。
  他弯下身,亲吻着她红扑扑的脸颊。
  "王上......"又是一声轻柔的呼唤。
  上颜耀龙心大悦,俊逸的脸上有着得意满足的邪笑,他又在她的粉颊上,落下更多的轻吻,然后吻着她的耳垂、雪白的细颈。
  似乎是感受到他那灼热的吻,听见她细吟了声,娇小的身子动了下,然后又转了个身,正面向上的躺好,红润的樱唇微启,不自觉地吐了吐小舌。
  她完全不知道她这样朱唇微张,吐着小舌,对他有着多大的诱惑力!
  他浓浊地低喘了声,体内的欲火再一次狂燃起来,而眼底再次充斥着炙热的饥渴。
  上颜耀控制不了体内那沸腾的血液,他低下头去,覆上了她柔软的樱唇,温柔地吻着,闻着她那自然清新的气息,然后品尝着她那诱人的甜美味道。
  他的大手隔着她的衬衣,充满爱欲地探索着她柔软尖挺的胸部,先是轻轻地挤压着,然后整个罩入手掌,开始挑逗地搓揉着。
  听到她娇吟了声,而且身体微微颤抖着,他俊脸上有着更明显且得意的笑容,就算她仍在睡梦中,但是她身子对于他的碰触反应,还是这么的强烈。
  他吸吮着她的芳蜜,一次又一次地猛吸着,因为他已经太久没有品尝到这甜美的滋味了。
  上颜耀灼热地缠绕住她小巧湿润的舌,然后紧紧地纠结在一起。
  他开始解着她身上的白色衬衣以及亵裤,饥渴地想抚摸她那柔嫩的身子,与她作更亲密的接触。
  又梦到王上了,羽蜜不禁甜甜地笑着。她梦到王上的大掌,轻柔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然后亲吻着她的耳垂,让她感到一阵骚痒,但又让她感到兴奋。
  她梦见王上又像以往一样深吻着她,粗狂又灼热的吻,吻得她全身又开始热了起来,让她不自觉地呻吟着,因为这灼热、发烫的感觉好真实,不像是作梦,于是她紧闭着眼睛,感受着梦中王上所带来的刺激,不想醒来。
  感觉王上那粗糙的大手,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胸,为自己带来一阵强烈的兴奋颤栗,让她轻轻喘息着。
  "王上......王上......"她不住呻吟着,这种灼热的感觉,真实地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了。
  上颜耀望着她沉醉迷人的娇媚神情,虽然看不到她那双清湛的美眸,但是,此刻闭着眼睛,完全沉沦在他热情中的人儿,有着更自然迷人的色彩,而那一声声娇喘,更是让他血液里的灼热因子态意骚动着。
  他稍起身,然后卸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眼眸充斥着燃烧猛烈的欲火,直凝着床上美丽的赤裸胴体,她有着美好的曲线,雪白又柔嫩的美妙身子,真是一幅令人为之着迷、赏心悦目的景象。
  他的视线,从她美丽的嫣颊,缓缓向下滑移,停留在她那对雪白的玉乳上,他眯紧了眼,直凝住那尖圆坚挺上红嫩诱人的蓓蕾,感到喉咙一阵干燥,视线停留在她修长白皙的双腿间,不禁让他全身的肌肉绷紧,灼热的欲望瞬间硬挺。
  "王上......您别走......"在感到王上的离去,羽蜜有着强烈的失落感,她不自觉地伸出手,在睡梦中搜寻着王上。
  望着她伸出手来,上颜耀再度回到床上,抓过了她的手,轻柔吻着她细白的手心,然后将它们摆放至自己的肩胛上,"抱着我!"他几近低语地诱哄道,再一次覆上她柔软的朱唇。
  "嗯......王上......"感觉到王上又回到她的身边,羽蜜发出了一声叹息,但随即又感受到王上那炽热的狂吻。
  她紧紧地抱住王上的颈子,回应王上那挑逗的灼吻,沉沦在两人缠绵所带来的兴奋,与他狂野的纠结在一起。
  羽蜜一直紧闭着双眼,虽然与王上的接触是这般真实与燥热,令她想张开眼睛,但最后她仍是选择不愿醒来,因为她知道,这是一场梦!她也曾梦过这样的场景,但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令她感到舒服又真实。
  她享受着梦中王上为她带来的兴奋,当王上那狂野炙热的舌,需索且挑逗的舔吻着自己紧绷的蓓蕾时,她忍不住低喊出声,然后双手紧紧地掐陷在他的肌肉里。
  上颜耀恣意吮吻着她甜蜜的嫣红蓓蕾,她日益成熟的身子,让他更加爱不释手,完全无法克制的激情吸吮着。
  他伸出手,探向她女性柔软、令他饱受折磨的欲望地带。
  "啊......"羽蜜又是一阵惊喘,身体感到一种强烈的渴望,一种因为某种渴求而疼痛的热气,自双腿间窜升,让她自然弓起柔软的身子,迎接那更亲密的爱抚。
  她不安地蠕动着身子,不停地拱起身,摩蹭着结实健壮的赤裸身体,而臀部更是难受地扭动着,试图让身上那燥热的疼痛得到纾解。
  "不,再等等,还没有。"对于她热情的反应,上颜耀笑咧了嘴,邪邪地笑道。
  "不......王上......不行,蜜儿......好难受......"羽蜜难受地娇喘哀求着,娇小的身子如同让火烧般的疼着。
  "你真是个热情又惹火的小东西,本王再也无法等下去了!"她那摆动的小身子,摩得他的身体也跟着绷紧难受,因炽热的欲望而颤抖着。
  上颜耀将她的双腿分开,轻提起她的嫩臀,然后饥渴地进入那欲望的原始地带,发出了一声低吼。
  "啊......王上!"那灼热充实的涨满感觉,适时解除了她的疼痛需求,让她兴奋地叫喊出来,同时也睁开了眼睛。
  "王上?"羽蜜怔愣住了,一双晶眸瞪得又大又圆,不敢置信地看着在她身上的庞大身体,真的是王上!?
  "王上,真的是您?!不是在作梦?"她仍半信半疑地问着,同时双手不停抚摸着身前的结实肌肉。
  "等一下你就会知道是不是在作梦了!"上颜耀绷紧着身体,汗水自他削瘦的脸颊流下,他钳住她的纤腰,在她紧小的体内开始有力地冲刺着。
  "不,王上,您等等......您不能这样......对蜜儿的!"羽蜜感到一阵羞愧,扭动着身子,想自他身下移开。
  "不,本王不能再等了,本王现在就要你!"上颜耀用力钳住她的纤腰及臀部,不让她退缩,开始狂野的奔驰着。
  "不......不要......"虽然她想抗拒,但他的占有是这么霸道和强势,让她受不住这一波波热浪的侵袭,不自觉地双腿紧夹住他的腰,迎接着他有力的冲刺。
  "啊......"他的狂放炽热让她禁不住地直呻吟着。
  当高潮逐渐攀升,上颜耀再次发出低吼的喘息声。
  或许是渴望彼此太久了,欲望囤积太高了,因此,狂热激情的欲火,始终在他们之间熊熊地燃烧着……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