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库 职场丽人 龙城猎手

龙城猎手

龙城猎手

来自:果壳小说网  |  2022年06月19日


龙城猎手

福乐市,又有“龙城”之称,古人诗云:紧缚嫦娥上九天,轻挽云丝缠七仙;笑我引得天宫水,红绳系得八女连。天宫虽阔我不爱,龙城春宵万年短;人云命运由天定,千里姻缘一线牵。

因本文涉及性与暴力行为,故不详细写明“龙城”的具体地理位置,请读者谅解,有愿意追根求源者可在中国南方细细寻找,有志者事竟成,相信您一定能获得真解。

(一)炽天使

22年前,上海。

1977年底的一个晚上,寒风犹如刀片般无情的切割着一切,没人愿意在户外多耽搁片刻。但是,在夜幕即将到来的时候,有一群人悄悄从一栋破旧的方中走出,走向海边停留的一艘大船。

他们个个披着宽大的风衣,脸上遮着挡风的面罩,除了能看到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之外,他们的身体全部都隐藏在黑色的风衣中,无人知道他们是谁,也无人知道他们要做些什么,因为除了他们之外,大街上根本就没有别人。

船上有人向他们招手,领头的人停住了脚步,两个人在风中大声的交谈着。风太大了,听不清他们的声音。

不久,所有的人都上了船,船开动了,离开了岸边,驶向茫茫大海。

昏暗的船舱在太阳全部消失的时候明亮了。为首的那人在耀眼的灯光中脱下大衣,是个英俊的男人,看样子不过20出头。他身着黑色西装,红色领结,白色衬衣,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圆圆的脸上露着胜利的笑容。他就是两广一带最出名的大毒枭,绰号“炽天使”。

“炽天使”手一挥,立刻有几个手下将其余人的风衣脱下。刹那间,整个船舱的水手眼睛直了,紧接着爆出了振耳的欢叫声。

原来,他们看到了20多个如花似玉,娇小玲珑的裸体女子。

女人们身上除了捆绑她们的绳索和堵嘴的白布及脚上的长筒丝袜和鞋子之外,再无他物。她们个个神色黯然,二目下垂,一声不发。白皙的身上如游龙般缠绕着半指般粗细的绳索,每个人被反绑的手都呈紫色,胳膊上的绳子已紧紧的嵌入肉里,看得出她们被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炽天使”又挥了挥手,沸腾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炽天使”得意的冲大伙说道:“这次捉来的可不同寻常,没有一个是土包子,这些都是我在附近的省市精挑细选的漂亮的城市妞,并且全是处女,今天,我就让大家开开眼,过过瘾。”说着,他用手一指船舱右边紧紧挨在一起的两个最美的女孩,“这两个人留下,其他的你们自己分了吧。但不要弄死了,等到目的地还要卖呢,听懂了没有?”
“呼啦”,水手一拥而上,不到一杯茶时间,每个人便都得到了自己的一个,高高兴兴的抱着回自己的船舱去了。

“炽天使”早已等得不耐烦,待最后一个刚刚关上舱门,他立刻象恶狼般扑了上来。

其实二女绳索早已早在身后互相解开,只是苦于没有机会逃脱,此时见老大向自己扑来,更是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个时候,忽听屋外嘈杂之声传来,却不是水手的叫好声,到象是慌乱的喊叫声。

“炽天使”皱皱眉,站起身出得房去,二女一喜,也偷偷凑到门旁。伺机逃脱。

门外“炽天使”火冒三丈:“连个捆住的女人都看不住,你们怎么出来混?!”……大概是有人跳海了。

二女互相一望,便了解了对方的心意,趁“炽天使”背对她们,两人用力将门一推,将“炽天使”挤到门后,船上水手还没回过神来,二女已投身于夜色笼罩下的大海之中……

(二)空中美女杀人事件(前篇)

22年后,龙城。

“又来找我了,是不是又有棘手的案子破不了?”逃课的大学生龙飞又收到了来自警察局的电话,“我说,我现在也是威名远扬了,你什么时候考虑考虑我的问题?别总让我等呀,就是买票也该轮到我了吧……”

电话那边是个清纯的女子声音:“今天不谈这个好不好,我这儿的确有一件很奇怪的案子,具体内容我都发到你的邮箱里了,你去看看吧,很急的,有头绪快给我回电话,拜……嘟嘟嘟嘟……”

“嘁。”龙飞很不情愿的放下了电话。追了这么多年,从小学追到大学,还是没追上那个女孩,现在人家都当上警察了,自己还在上这破学,唉,命运不济呀,她的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自己连一个都没交往上,真是可悲!

现在到是拖她的福,也发挥自己的特长,破了几个案子,好歹也有了点名气,社会上也有了我“龙城猎手”这么一号人物,不过追不上她真是心有不甘呀!她到底那点看不上我?

他懒洋洋的打开电脑,拨号,上网,进邮箱.打到了一封署名为“玉”的邮件:

“死者:张凌;性别:女;民族:汉;年龄:25岁;职业:龙城保险公司职员;家住****楼2单元503室;

死亡时间:1999年11月23日夜;

死者系粗绳吊住颈部悬挂于空中窒息而死。死亡时全身赤裸被吊在六层楼床前(附图),怀疑是他杀,但死者家中防盗门由内部紧锁,窗户也无任何破坏现象,且屋中无任何他人的痕迹。

死者性格内向,不善与人交往,也不曾与任何人吵过架,所以暂时不能确定犯罪嫌疑人。

据死者同事证词,她因推销保险成绩突出,公司正准备给与她奖励。她也表现得很愉快,所以也没有自杀的动机。”

龙飞轻点鼠标,打开了附件,是一张图片。“不会又是僵尸的那种吐舌头的死鬼吧,不过好像是裸体的,有看头了。嘻嘻!”

他打开图片,不禁大吃一惊,身体立刻起了生理变化,他的眼睛直了:“没想到能看到一幅中国的这种图片,太好了!!!快复制,粘贴!”

第一张照片是一栋共有六层的楼房,在六层楼的窗前,悬挂着一个个浑身捆满绳索的女人;第二张图片就是那个女人的特写:这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姑娘,她的面色苍白,虽然露出的是一种恐惧的神情,但也无法掩盖她那迷人的神韵。她的上身用绳子捆成了“羊”字,象一双手一样捧起了丰满的乳房,但手臂并没有捆在身体上,只是耷拉在身体两旁,左手腕上锁着一个象是手铐的东西,腰上两根绳子竖直的穿过胯下,紧紧嵌入阴部。两条腿同样也被数条绳子紧紧捆绑着,就连大拇趾上也被一根细绳绕了好几圈.极有日本sm的味道。

“原来龙城也有sm爱好者,我怎么没早点结识她,真是可惜了!”龙飞一边叹气,一边用力摩擦着自己的那根大肉棒“好过瘾呀……啊啊啊啊……”
一阵激烈的喷射过后,龙飞终于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他解开捆在自己身上的绳子,脱下了腿上的黑色长筒丝袜:“唉,又弄脏了,一会儿我还得洗.”!@$#@%#@%$#%(作者语:诸位明白了吧,这就是为什么龙飞能一样看出死者是sm爱好者的原因了,︿_︿)

喝了一口水,感觉好了许多,龙飞开始了他的推理:“如果她是个sm爱好者的话,绳子肯定是他自己捆上去的,这点不容置疑,从捆法上就能看得出来,如果是他人捆的话,裸体捆绑一定会激起捆人者的性欲,那必定会先奸后杀。那样肯定会在死者体内留下精液,破案也就简单的不用找我了。手铐应该是是铐在身后的,一定是收到了什么信息后自己打开的,要是铐在前边的话,对于她来说应该没有打开的必要。当她探出头看楼下时,楼上的绳套正好套住了她的脖子,因为她的腿也被捆着没有解开,所以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就这样被拉上了6层吊死.事情不会就是这么简单吧。”

“应该不是这么简单,不然案子早就破了,一定有什么没想到的地方。假如捆人的是个女的的话,也极有可能是在家中捆好她后吊上去的,那就不能是先奸后杀了,即使是男人,怕留下罪证的话也能克制住自己的情欲。如果把她在家里吊好后,顺着绳子爬到房顶,再把绳子拉到6层也不是不可能的。到底应该怎样判断才对呢,应该去现场看看。”

但是,如何才能在小玉面前谈“sm”这件事呢?也不知道她对“sm”有什么看法,唉,这个案件真别扭!

龙飞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

(三)空中美女杀人事件(后篇)

5层楼并不算难爬,龙飞磨磨蹭蹭只想慢些走,和小玉在一起的感觉真好,虽然此时已接近中秋,但小玉还是穿着夏季的警服,紧绷的上衣使得高耸的胸部越发突出,超短裙裹着的圆圆的屁股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

“啊,发育真好,太奇妙了,要是捆起来效果一定非常棒……”龙飞又陷入美妙的梦想之中。

“喂,你快点行不行,我的时间很紧的。”王玉在前面催促道,“你在后面磨咕什么,还不快点走。”

“来了来了.”为了不使小玉生疑,龙飞紧走几步,和小玉并肩而行,他不敢扭头多看一眼,唯恐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

“这么大的案子怎么没在新闻播过?我天天听新闻看报纸的也不知道。”
小玉冲他微微一笑,“这种消息当然要封锁了,宣扬出去多不好听。象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要不是案件比较复杂,才不会告诉你呢!唔,到了,就是这里。”

门开了,屋里两个身着同样警装的女警迎上前来,“玉姐来了,你说的高人就是他?”

“一切都准备好了吧,可以开始了。”王玉回答。

“准备好是什么意思?”龙飞心里有些纳闷.但没好意思说出来。他看看面前的着两位女警,一个长脸,一个圆脸,却个个貌美如花,韵味十足。两人都是中等瘦型身材。

“龙飞,你看看北屋现场吧,物品都没动过,你仔细看看又什么疑点。”
“嗯。”龙飞正要进屋,长脸女警从身上拿出了一筒饮料,“先喝点水吧,看你满头大汗的。”

龙飞毫不迟疑,立刻接过饮料,手从长脸女警的指尖滑过,很柔软的感觉。但龙飞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保持一种正人君子的形态。

他一扬脖,饮料下去了半筒,真是渴了。然后,看看现场吧。

北屋物品摆放非常整齐,不见有任何翻动的现象,他用手指沾了一下窗台,有细微的尘土。俯下身子瞧瞧,尘土一块一块的,有被物品擦过的样子。

“发现什么问题了没有?”王玉凑近他的耳边,悄声问道。

“唔,还没有。”他又到其他的房间细细巡视了一遍。“奇怪,不象是她自己吊上去的,否则窗台上不会有尘土。因为如果是自缚,她肯定要把土擦干净才对,但现在的情况是她吊上去前身体的某些部位擦到了尘土,并且挣扎过,才导致尘土一块一块的。但犯人会是谁呢,又采取的什么样的方法?”

“去房顶看看如何?”他对王玉说。

“没必要了吧。”小玉的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这就够了,给你看点东西。”

两个女警递过来一个小坤包,小玉从里面抽出一叠照片:“你看看这个是否对你有些帮助?”

龙飞接过照片,顿时大吃一惊,照片上排的居然全是他穿着女装自缚及自慰的照片。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现实。

“怎么不说话?自卑?应该不会吧,或者是害羞?”小玉在一旁调侃着。
“我……”龙飞的嘴抖个不停,实在说不出话来。

“还有呢,你看这是什么。”小玉伸手从包的深处掏出了几捆绳子,“这个会不会对你有所帮助呢?”

“你……什么意思?”

小玉将两捆绳子扔给那两个女警。自己走到衣橱前,拿出了一件女式泳装和一双连裤袜,一双长筒袜。“我想你对这些也比较感兴趣吧。”

就在龙飞不知所措之时,小玉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扯开他的上衣,几下便把他剥个干干净净。他下意识得想反抗,但是身体好像不听自己使唤,麻麻的根本无法动弹,只得任人摆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为自己穿上连裤袜和泳装。

“呼,就这样吧。”小玉一摆手,那两个女警手里拿着绳子走过来,开始精心为龙飞打扮。

首先十字交叉捆上手腕,然后绳子向上分开拉直伸到胸口,交叉后在胸部缠绕两圈打结,此时手腕已被悬挂在身后并用力向上拉住;第2根绳子则在腰间绕了一圈,然后向下分开勒住跨部,再向上走,系住腕部,绕过胸口稍下部位2圈后打结。

小玉则脱下自己的内裤,塞到龙飞口中,并用一根长袜勒紧,另一根长袜展开,将勒好的上唇和下唇包住,再在上唇绕一圈,,下唇绕一圈,在脑后打结。
“呜呜。”可怜的龙飞在5分钟之内就变成了三个美女的阶下之囚,他不知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自己的命运如何。

(四)奇异的相见

“感觉如何?这种真是的捆绑是你做梦也想得到的吧,呵呵。”面对捆在地上的龙飞,小玉开心的笑着。“现在让我介绍一下我的这两个朋友。那个瘦脸的叫严芝寇,圆脸的叫李菲笙,都是和你一样的sm爱好者呦,对了,小笙可是很有来头的哦。当初她曾经为了寻找紧缚的窍门,特地去了日本,并在秋叶原获得日本第一女紧缚师的称号,你今天碰上她可真是运气好,曾经有成千上万的男人花巨资来请他捆一次呢,这次对你免费,你高兴不?”

龙飞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被堵住的嘴只是轻轻“呜呜”的哼着表示满意,心里却在算计着脱身的办法。“秋叶原?上次我去参加动漫同人大展的那个秋叶原吗?既然她去过那里,应该可以利用一下。”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差点把龙飞打傻:“你个变态,到现在你还笑,真是天生就讨打的贱货!”

“啪啪啪啪……”

“玉姐,算了吧,象他这种人你这样打他反是正合他的意了,还是让我来玩一玩吧。”龙飞抬起头,说话的正是给他饮料喝的那个瘦脸的严芝寇。

严芝寇抓住龙飞胸前的绳子,用力向上一提,连在他跨下的绳子立即勒紧,本来勃起又被紧身泳装压制住的阴茎那里禁得起这一下,他的脸立刻呈现出异常痛苦的表情,身子也擦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这就对了,站直喽,别趴下,一会儿我就让你快乐快乐。走,跟我出去走一圈。”说着,小寇揪着绳子就门外走。

龙飞急的浑身是汗,不顾下体的疼痛,死活就是不走。

严芝寇这下急了,转到龙飞身后就是一脚,龙飞由于双手被捆无法控制身体平衡,向前冲了几步,摔倒在门旁。

严芝寇又冲上来提起绳子:“妈的,是带你到六楼,又不是带你出去现眼,你再不走我就把你废了,你个变态。”

一听不是下楼,龙飞这才乖乖的站起身,任凭他牵着往楼上走。王玉和李菲笙紧随其后也上了六层。

“六层就是我家,比较方便一点,你可以不受拘束了。”小寇嘲弄着说。
六层是顶层了,天花板上布满了暖气管,龙飞的心一震,“该不会是……”
走进屋内,龙飞看见大厅上方角落的暖气管上系着一根绷的笔直的绳子,绳子下方连着一个用床单蒙住的人型物件,不知是何东西。

正看着,3个美女开始动手在龙飞背后又加了一根绳子,绕过暖气管,用力的将他吊起,一直到他只能脚尖着地为止。

“好痛苦。”由于下体的拉扯,他感到一阵阵疼痛,睾丸的挤压使他的小腹也开始疼起来。“好狠的女人。”龙飞恨恨的想。

小寇开始用手上下摸挲者龙飞的身体,摸到大腿根,突然向上一捏。

“呜!”龙飞嗓子眼里叫了一声。

“不错嘛,就是这样的感觉。”说着,她掏出一个警棍,“这是改装过的警棍,电压可以微调的,你要不要试试?”

“唔唔唔。”龙飞用力的摇着脑袋。被这个电一下非残不可,天呀!

“很愿意是不是?看你那兴奋的样子,不过,我可不会这样就让你满足哦,让你看看精彩的吧。”说着,她用力一拉墙角的床单,两个浑身被缚的裸体女郎立刻呈现在面前。

龙飞心想:“不出我作料,果真是这样。”本来被警棍吓的要变软的阴茎又变硬了。“她们是谁?有一个好像是照片上的那个。”

王玉和李菲笙走过去将她们的头发揪起,迫使他们抬头。龙飞一下子呆住了,倒不是因为其中一个是照片上的女子,是因为另一个,是他在初中追了3年没追上的女孩刘璇。正是因为她,才耽误了3年追小玉的时间。要是不追她,没准和小玉就成功了!

4目相对,两人怔住了好长一段时间。

时间凝固了,在相逢的那一刹那。

这种见面的方式,恐怕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

本来长的就瘦弱的小璇被数条绳索紧紧缠绕着,显得更加处处动人。从她紫色的手臂科微微哆嗦的双脚可以看出她吊在这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小嘴被长袜蒙着,鼓鼓囊囊的,里面肯定被塞了东西。可能和自己一样吧。

面对刘璇痛苦的表情和布满泪痕的脸庞,龙飞的心中隐隐作痛,男人的本能使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救她。”

不过,王玉该怎么办?他左右为难。

如果只是普通的虐恋游戏,那只要等待游戏结束就行了,但如果不是呢?如果小玉是有其他目的的话,我该怎么办?

(五)逃(前篇)

“嘀嘀……”王玉的手机响了,“喂,是,有紧急任务?好,我们这就出动。”

放下手机,几个姑娘凑在一起说了几句,随即走到3个囚犯面前,粗略的检查了一下绳子,看看没有松动的地方。三个人离开了房间,只听的“咔嚓,吱吱吱”,门被反锁了。

“搞什么名堂?”龙飞奇怪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任务?故弄玄虚?要是有任务,一定会对我再说几句话的,还有那个警棍也应该拿走的;莫非是想试探我,看我是不是能逃脱?不管怎样,她们的确是走了,听脚步声就能判断,不过真是奇怪呀,总觉得不大对劲,先等一等再说。”

他看看那两个女孩,都低着头不作声,象昏迷的样子,但4只小脚还在颤抖,努力保持身体平衡,可见都还清醒。

他努力的卷动着舌头,终于将内裤吐出。蒙嘴的袜子也被挤到了下颚,再活动几下,终于溜到了脖子上,但勒嘴的那只实在是太紧了,怎么也无法将其松开。

“象这样还是无法大声喊叫。”他想着。然后轻轻叫了几声:“小璇,小璇。”

刘璇微微抬起头来,看了看,又低下头去了,从那一刹那,龙飞看到了她眼中那绝望的眼神,更坚定了他逃跑的信心。

“不管怎样,先解开绳子再说。”他的右手大拇指轻轻辗了一下小指的指甲,长长的指甲似乎又长了一节,原来在里边暗藏着指甲大的刀片。这是龙飞自缚时怕解不开而准备的,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刀片太小了,还有就是手腕必须要做大于90度的弯转,很是困难。割断手腕的绳子似乎不大可能,还是先割掉那个吊人的绳子吧。

锋利的刀片,再小也能发挥威力,不出一刻钟,龙飞就能坐在地上休息了。
她俩都还吊着,这个高度,手腕还是够不到,龙飞放弃了用刀片割女孩绳索的打算。

厨房可能有刀,很快他印证了自己的想法,这样就方便了,几分钟他的手便恢复了自由。

“这样是不是太容易了?那饮料的药效也过去了,这是不是她们安排好的?我究竟应该不应该救那两个人?如果她们是一伙的就太糟糕了。还有,我是不可能就这样出去的,我的衣服还在5层,要是逃的话,就要破开两道盼盼防盗门,太困难了,广告说的好:“盼盼防盗门,安全到家。”这下我是真的安全到家了。

总之,先把她们的绳子解开再说,不能让她们就这样捆着。即使这是个圈套,也得一试了,但是……先找几件衣服。

衣柜里全是女人的衣服,真是麻烦,不过,往里翻的话,有冬天的外套和裤子,不错,虽然小点,穿上再说。

他取出两件裙装,快步走到两个女孩面前,刷刷几下割断了绳索。

但他立刻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就在他安慰刘璇的同时,他的后颈受到了重重的一击。

“果然,你是她们一伙的,张凌……”他缓缓的倒了下去。

“现在才知道,晚了。”面无表情的张凌从割的七零八落的绳子里找出一条比较长一些的,就要捆龙飞,却被刘璇用力撞开。

“臭婊子,你找死。”张凌一脚将刘璇踢翻,“看我怎么整你!”她伸手抓过地上的警棍,一把插进了刘璇的阴部。

“不要!”刘璇一声惨叫将龙飞从微微的昏迷中惊醒,“可恶,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他在地上单腿一扫,却被张凌轻松闪开。

“小子醒了?刚才是没留意才被撞了一下,别以为我很好对付。”

龙飞低头看看刘璇,没什么大事,拔出来就好了。他开始用心对付面前的敌人,是个比较厉害的角色,不过,应该没问题的。

张凌大叫一声,挥拳打来,龙飞食指轻轻一点,只听“啪”的一声张凌仰面跌倒在地。

“你……”张凌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为什么?”

“很奇怪是不是?刚才的一切全是装的,告诉你的事实就是:我是个武术高手,没人能打的过我。我假装被你打倒是想知道刘璇是不是和你一伙,现在知道了,你想我该怎么做?”

“不对。”张凌狠狠瞪着龙飞,“你用的不是武术,是超能力。”

(六)逃(后篇)

龙飞撇撇嘴:“你认为是超能力也行,认为是武术也行,反正你是打不过我。你应该想好失败的后果了吧。“说着,他从地上捡起那条长绳和粘着湿湿的唾液的内裤,走向张凌。

“你不要过来!”张凌绝望的大叫。但立即被龙飞用内裤塞上,然后双手被反剪与身后,手心朝外牢牢捆住。

“绳子都割断了,真可惜。”龙飞挑来捡去,丛绳堆中抽出用来悬吊3人的几根长绳。首先把两根绳打结变成一根,然后自张凌双手之间穿过,再穿过暖气管,用力拉伸。这样,张凌就摆出了一个面朝下,手朝上的姿势。手臂与大腿几乎成了一根直线。

“差不多了吧。”龙飞看看刘璇,想出了一个恶作剧。他捡起那根警棍,用力的塞进张凌的下身,不理她的哀鸣,拿起曾塞进刘璇嘴里的内裤给张凌穿上,使内裤兜住警棍,不让其掉出。又拿过3根绳子,一根捆住她的大腿,另一根捆住足踝,第3根绕过大腿的绳子,再做个圈套住她的脖子,使她的头部不能扬起。

“哦,差点忘了,这个还没给你穿呢。”龙飞整理好地上的长袜,照本宣科般封住了张凌的嘴。“要是你有我的本事就吐出来吧,我不会介意的。”

“龙飞。”一个低低的声音呼唤着,他这才想起要照顾刘璇的事。不过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看到的已是一个穿着湖绿色连衣裙,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了。
“看起来还象16那样,你真的一点没变。”看到刘璇恢复了精神,龙飞高兴的说。

“你什么时候有超能力的?太厉害了。”刘璇兴奋的说。

“你也认为那是超能力?其实,很早就有了,大概是小学4年级吧。”
“那你为什么从来没对我说过?。”刘璇露出一种哀怨的眼神,“其实当时,我只是不太懂……要是我当时答应的话……我觉得我还太小……”

“当年的事就不用提了,如果你现在愿意的话我也不拒绝。”

“龙飞。”刘璇扑进龙飞的怀中,“我……现在……害怕……”

“没事的,你不是看到了我的能力了吗,我会保护你的。”龙飞轻轻安抚着刘璇,尽量使刘璇平静下来。

“我们该走了,总待在这里恐怕还会出事。”龙飞一拳打在锁上,那锁象酥脆的麻花,节节断裂了。

“普通的4单元楼房应该有2个天窗的,你从这个天窗上去,在房顶上等我10分钟,如果我不回来的话,你就从另外一个天窗下去,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记住,千万不要报警,否则她们很快就会捉住你的。有空用e-mail联系,我的邮箱记得很早就告诉过你了,不过现在由k-leon@yeah.net变成@163.com了,好了,快走吧。”

“你怎么不和我一起走,我害怕。”刘璇紧紧拉住龙飞的手不愿离开。
“我还要去办我的事,你先走吧,我不会有事的。”

刘璇抬头看看龙飞的脸:“我的邮箱地址没变,不过,10分钟之后,你要回来哦。”

“很难说,但你千万不要等我,否则你就会有危险。我的超能力你也见识过了,我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快走吧。”

刘璇深情的看了龙飞好一会,才爬上了天窗。

“唉。”龙飞叹了长长一口气,走下6层,用超能力打开了5层的门。“我的衣服应该还在这里。”

衣服就放在地上,他的心安稳了许多,匆忙换好之后,他再想走已是来不及了。任务完成归来的王玉三人死死封住了他的去路。

“你果真使用了超能力。”王玉笑了,“但你还是敌不过张凌的预测。”
“哦?原来那个女人有预测的能力,我低估她了,怪不得你们能放心大胆的离开。”

“既然你知道,就不要抵抗了,乖乖束手就擒吧,你是打不过我的。10年前你就很清楚,所以你才千方百计隐藏你的能力,不想让我知道对不对?”
龙飞一时语塞,其实最初他就是因为没有能力打败王玉,才自愿喝了麻醉药而没有做出反抗的。

“预测是很完美的,你看这是谁。”王玉一闪身,背后出现一个被反绑的人,正是刘璇。

“这次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你再走了,你知道假如张凌获知你有超能力的话一定会告诉我,所以你就打算一去不复返了对不对?跟着初中情人远走高飞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呦。你也太小看我们了,耽误时间是你最大的失误之处。虽然你早想好也许我会在这里等你,但你没有想到我们这里会有一个能预测的人,你自然能从我这里逃掉,不过你的朋友可就……”

(七)血的纹章

“正如你所说的。”龙飞耸耸肩膀说,“我不可能打败你,也不可能救她。但我不想跑,也从来没想过和她一起远走高飞,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只好告诉你,我不想离开你,也绝对不会成为你的敌人。因为……我喜欢你。”
王玉摆出不屑一顾的神色:“到现在才说这些话,是想骗取我的同情么?”
“随你怎么想好了,你想把我怎样都行,我不会反抗的。”

王玉从身上拿出一副手铐,扔到龙飞跟前说:“你先把自己的手铐到背后再说。”

龙飞顺从的那副手铐,毫不迟疑的将双手背到身后,只听“卡嚓,卡嚓”两声,手铐铐好了。急的刘璇在对面呜呜直叫。

见龙飞双手已经失去自由,严芝寇和李菲笙方敢靠近,两人分别拿一捆半指粗的白色长绳,七手八脚把他缠了个严严实实。

“刚才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你的能力是否只在我面前发挥不出作用呢?”王玉这句话令龙飞的心彻底凉了,那正是他多年以来一直隐瞒的原因。当年他曾经想让王玉惊喜却屡屡失败,苦苦寻找才发现了这个不愿得到的答案。他的能力是利用脑波转换成冲击波来推动物体,而王玉的脑波恰恰与他的相互中和,令他无法转换成冲击波。他害怕这件事传出去会对他不利,才一直没对任何人提起,没想到,令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王玉随手将刘璇推进屋中,就在这一刹那,她原本微笑的表情僵住了,她看到了血,沾满了刘璇的鞋,从门口带到了屋内,再看她的脚下,血正在缓缓流动着,由楼上而来,向下而去。

“啊!”女性的本能使她感到了危险,她扭转身形,直冲6层。

血的源头,平躺着一具裸体女尸,死者面部僵硬,双目凝视上方,双臂缚于身后,下体还被残忍的插入了一根警棍,血,自警棍边缘流出,形成一条弯弯的河。此人正是张凌。

“不对呀,回来时我已经把她松开了的?”突来的情形令王玉浑身颤抖,朋友的惨死更令他心痛不已,恍惚中她发现那血的流向产生了变化,在张凌的双腿之间汇集,形成一道“血的纹章”。

“纹章”形成,血也停止了流动,一个翅膀形状的图案带着扑鼻的腥臭送走了美女的灵魂。

“收队。”王玉吩咐说。

李菲笙用一条长袜勒紧刘璇的嘴,令她无法吐出嘴中的内裤,然后给她带上一个大口罩,严芝寇也如法炮制,将龙飞的嘴封好,随后,三人给龙飞和刘璇披上风衣,簇拥着走出门外。

“专杀超能者的堕落天使……果真出现了。”王玉呢喃着。

太阳隐去了它仅有的一点光泽,夜幕降临大地,平凡世界的一个角落,继续上映着一部不平凡的影片。

“真没想到,小玉你原来和我是有着同样嗜好的人。”龙飞将杯中饮料一口喝光,愉快的说,“我害怕你会再也不理我呢。”

“你真的不怕我会杀了你?”小玉打趣道。

“怎么会,你我可是有十几年的感情,你怎么会忍心杀了我。”说着,龙飞夹过一片牛肉,送进小玉嘴里。“嗯,味道好好,我还要。”被紧缚的小玉在龙飞怀里不断扭动着,“再来一片嘛。”(这一段纯属龙飞的幻想,其实此时小玉正在用刀扎牛肉喂给龙飞)

“喂,盯着我想什么呢,你个变态,小心我一下废了你。”王玉摇着手中明晃晃的水果刀厉声说。

“你废了我,不怕堕天使给你也做个血的纹章?别忘了你也算是个有超能力的。不过,事到如今,你也该给我讲明事情的真相了吧。”

王玉无奈的笑了:“的确,我应该寻求你的帮助,凭我们的力量无法对付堕天使的复仇,你愿意帮我么?我会放了刘璇,就算今天的事全没发生过,你意下如何?”

“非常好,我愿意,你先把我的绳子解开好不好?”

“你不是很喜欢被绑着吗?我知道你在享受这种被束缚的感觉,你这样说不过是一种掩饰而已,先听我讲,然后再放开你也不迟。”说着,王玉找来两个夹子,分别夹到龙飞的两颗小小的乳头上,“这样感觉是不是更好一些?”

幽暗的大厅,微弱的灯光,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两腿被分开绑在椅子腿上,阴部和肛门各被插了一根电动按摩棒的刘璇不断扭动着身体,带动着乳夹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音乐声。李菲笙,严芝寇两旁作陪,一边轮流在餐桌前给刘璇喂饭,一边与同样被反绑的龙飞一起静静聆听王玉那20多年前的故事。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