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库 武侠虚幻 老方家的卑孼人生02

老方家的卑孼人生02

老方家的卑孼人生02

来自:果壳小说网  |  2022年06月19日


老方家的卑孼人生01
1、妈妈,金德莲,36岁,155厘米,51公斤,县纺织厂工人
2、爸爸,方斌,37岁,182厘米,73公斤,县纺织厂工人
3、我,方伟,11岁,110厘米,学生
4、花叶清,50岁,169厘米,82公斤,纺织厂厂长
5、李晓武,48岁,174厘米,59公斤,娱乐城老板
故事构思:
1、厂长以下岗为借口,逼迫爸爸下春药给妈妈,将妈妈献给了厂长
2、妈妈在自暴自弃的心理下被厂长征服,肚子被搞大了
3、我为了想玩免费的电子游戏,把妈妈的内衣偷出来供娱乐城老板打飞机
4、娱乐城老板知道妈妈和厂长的事,诱使我出卖妈妈
5、娱乐城老板、厂长轮奸了妈妈,妈妈自甘堕落,成为二人的玩物
6、我家成了三人淫乱的地方
以上信息就是方同学提供的全部资料,小妖通过这有限的信息,构思了下文,不过方同学还是很满意的,嘿嘿
第一章肥猪厂长骑妈妈
我叫方伟,今年11岁,现在上小学五年级,可能是遗传了妈妈的基因吧,长得有些弱小,我爸爸叫方斌,37岁,却一米八十多,长得人高马大的,和妈妈在一个纺织厂里当工人,我妈妈叫金德莲,今年36岁,是一位娇小可人的美少妇,一米五十五的个头只有100斤左右,娇小玲珑的身子,晶莹丝袜下的雪白玉腿,加上夏花般艳丽而精致的面容,还有那一头秀美的长发,绝对是一个标志的大美女,爸爸一直对当年能娶到妈妈感到无比的骄傲
晚上放学后,我惴惴不安的坐在饭桌前,今天在学校因为考试抄袭,被同班的的那个死胖子花少寒给举报了,害的妈妈被叫到了学校,幸好今天爸爸厂里加班,要不然又少不了一顿胖揍,看着妈妈娇小的身形在厨房忙碌,心里忐忑的我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正在这时客厅传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妈妈在围巾上擦了擦手,快步的来到客厅接起电话,只听妈妈说道:「那怎么办,最近厂里都在传,这次要下岗一大批呢,你就辛苦些吧,这时候不表现,万一真下岗了,咱们这一家人可怎么过啊
电话那头的爸爸似乎还在抱怨自己的苦累,又听妈妈说道:「不就加个班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闲累,我还打算找厂长谈谈,主动加几个班呢,现在的企业都在下岗,不好好表现怎么行?」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爸爸说了什么,只听妈妈大叫道:「行了,别说了,就你这样的工作态度在不改改,第一个下岗的就是你。」妈妈气愤的挂断了电话。来到厨房,草草的炒了个菜,端出来在『啪』一声放桌子上,叫到:「吃饭……你们这爷俩没一个让我省心的……一个比一个窝囊。」
我大气都不敢喘,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饭,只听妈妈大骂道:「你这个小兔崽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小王八蛋,长了个猪头,还学人家去作弊……眼看就快上初中了,在这么下去,怎么进重点中学」,我低着头不敢吱声,心里却想道:妈妈真的是气煳涂了,从遗传学的角度上说,这么骂我,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我是王八蛋,不也是从你屁股里滚出来的嘛!再说重点中学对于我这样的学生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一晚上我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终于稀里煳涂的写完作业,熬到了八点,迅速的爬上床,拿出娱乐城老板给的游戏机玩了起来,这个游戏机可来之不易,是我偷妈妈的内衣和裤衩和娱乐城老板换来的,那天我拿出妈妈的胸罩和裤衩交给他的时候,他眼睛都绿了,站在吧台里就将妈妈的内衣和裤衩按在了裤裆上揉搓起来,我站在旁边看着他激动的样子,就好像他真在肏我妈似的
这个娱乐城的老板就有这爱好,专门骗我们这么大的孩子,偷自己妈妈的内衣供他淫玩。我也是听同学说的,因为我最爱玩游戏了,才主动去找的他,但是似乎没见过别的孩子和他交易过。娱乐城老板叫李晓武,48岁了,还老光棍一个,一米七的个头,却瘦的像个螳螂似的,李晓武对我淫笑道:「小伟,过几天我这里买进一款新游戏,你要多多努力,到时候我让你免费玩。」,我诺诺的说道:「李老板,可我妈妈就那么几件内衣裤啊,我在偷就被发现了?」
李晓武笑道:「这还不好办,你要是诚心想玩游戏的话,过几天我借你个相机,你天天就给我偷拍你妈的照片就行。」
我有些害怕的说道:「可万一被我妈发现了咋办……」
李晓武假装叹口气道:「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没本事还玩什么游戏啊」
我躺在床上把玩着心爱的游戏机,心里却想着李老板说的那款游戏,那可是现在最火的游戏啊,不过却要在他那里买游戏币才可以玩,我一个小学生哪有钱去买,可要我去偷拍妈妈,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心中的怕意却没有对那游戏的渴望勐烈
爸爸方斌加了一夜的班,早上一回来就唉声叹气的瘫坐在沙发上,妈妈在厨房准备完早餐,见爸爸那颓废的样,生气的说道:「你看你,白长那么大的身子,干点活就累死累活的。」
爸爸嘟囔道:「谁干活不累啊,不累的那是铁人。」
妈妈莞尔一笑,她虽然不满爸爸的懒惰样,但心里还是心疼爸爸的,柔声的说道:「吃饭吧,吃完赶紧睡一觉,下午再去上班,我一会去找厂长谈谈,看看能不能我去加班,你也好少加几个。」
爸爸一听哀苦的说道:「下午还要去上班啊?我这都累死了……」
妈妈走过来扶着爸爸站起来,温柔的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过几天就要宣布下岗的名单了,不好好表现就算完了,来,吃饭。」
吃完饭我背着杂乱的书包就去上学了,妈妈打扮一番就去了厂里
在厂长的办公室里,厂长花叶清长得矮胖短粗,五十多岁了,不到一米七,却将近二百斤,清闲的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喝着茶,一见我妈金德莲进来,连忙站起,眯着三角眼走过来拉着金德莲的玉手,笑嘻嘻的说道:「吆……小莲啊,你怎么来了,快坐,快坐……找我有事?」
金德莲看着肥头大耳有着一个大啤酒肚的厂长,慌忙的拽回手,坐在桌前,柔弱的说道:「花厂长,我是想来问问您,看看能不能让我多加几个班?」
一脸肥肉的花叶清笑呵呵的说道:「小莲啊,你家方斌膀大腰圆的,让他加呗,再说,你长的这么柔小娇美,我怎么舍得让你去加班。」
金德莲一听厂长那猥琐带着调戏的口气,粉脸一红,娇羞的说道:「厂长,我这不是也想让他多休息休息嘛,再说别看我长得弱小,可我活好啊,在咱们厂里,我可一直是尖兵。」
花叶清淫笑着说道:「这样吧,下午我找方斌谈谈再说,你也知道咱们厂里现在要裁员,都说你活好,可我这一天忙来忙去的还真没见识过呢,我也抽空看看你的活是不是真的好,活好的是肯定不会下岗的,呵呵,你说是吧?」花叶清说完又猥琐的一笑
金德莲听他说的十分的下流,秀面通红,金德莲知道这个肥猪似的厂长,一肚子花花肠子,纺织厂的女同事很多都被她骚扰过,甚至还传出有几个有点姿色的女工,被他弄上了床,这些年金德莲一直都躲他远远的,再加上老公方斌和她在一个厂里,花叶清也不敢对她怎样。金德莲只好说了句:「那好吧,厂长,我先出去了。」
花叶清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一直盯着妈妈那扭动着微翘的臀部,小声地嘀咕道:「妈了逼的的小婊子,老子早晚肏了你。」
转眼就到了下午,睡眼朦胧的方斌挣扎着爬起了床,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来到了厂里,刚到厂里就听同事叫他:「大方,厂长叫你。」方斌心里琢磨着,这个时候厂长叫我干嘛,莫不是要我下岗?一想到这方斌顿时惊慌失措,忐忑不安的来到厂长办公室
花叶清见方斌敲门进来,喜笑颜开的说道:「方斌啊,来,坐。」
方斌战战兢兢的坐了下来,说道:「厂长……找我……有事?」
花叶清挺着啤酒肚,笑呵呵的说道:「方斌啊,我是有事想和你谈谈,你也知道咱们厂要裁员……」
方斌一听紧张万分的说道:「厂里……要裁了……我?」
花叶清本还微笑的脸瞬间凝重起来,假装无奈的说道:「方斌啊,咱们厂里很多人向我反应,说你干活偷懒,还不认真,这裁员啊,就我一个人说了算,你说我要是不裁你,大家会怎么看啊?」
方斌惊慌的说道:「厂长,可不能让我下岗啊,我一家老小还要靠我养活呢,我家小伟马上就要上初中了,要是把我下岗了,我可怎么办啊」。说着说着长得高大威勐的方斌居然呜咽呜咽的哭了出来
花叶清眯着三角眼斜喵了一眼方斌,继续无奈的说道:「不单你,你媳妇金德莲可能也要下岗,咱们这是纺织厂,干的都是体力活,你媳妇长得太娇小,不裁了她我也怕别人有意见啊?」
方斌一听更是晴天霹雳,连哭带叫的说道:「厂长,我媳妇虽然弱小,可我媳妇可是咱厂里活最好的啊……我媳妇也下岗了,我这一家可怎么过啊……」
花叶清假装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这也是没办法啊……」
万般无奈的方斌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居然给花叶清跪了下来,哀求着说道:「厂长,求求你了,我们两口子都下岗了,我们家就完了,求求您了」
花叶清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淫邪的一笑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方斌跪在地上哭泣着说道:「厂长,什么办法,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别让我们两口子下岗……」
花叶清奸笑道:「你媳妇活真的好吗?」
方斌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好,我媳妇的活是最好的,厂里有目共睹的。」
花叶清诡异的笑道:「我说的不是厂里的活……」
方斌顿时明白了过来,脸憋得通红说不出话来。花叶清见状说道:「方斌啊,你先起来,坐下考虑一下。」
方斌色若死灰的站了起来说道:「花叶清,你欺人太甚……」
花叶清笑道:「方斌啊,你说我怎么欺你了,你工作不咋地全厂都知道吧?不让你下岗你说让谁下岗,现在我却给了你机会,让你自己选择,怎么还怪起我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方斌一听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面色惨白,心里很透了这个肥猪似的厂长,但却也真不敢得罪他,他毕竟手握着自己夫妻二人的生杀大权,爸爸痛苦的低着头双手搓着头发,懦弱的性格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想到娇美的爱妻被这肥猪骑在身下心里更是心如刀绞,可又万般无奈,良久后,爸爸钢牙一咬,痛苦的说道:「就算我同意,小莲也不会同意……」
花叶清一听喜上眉梢,肥胖的脸上露出淫靡的笑容,连忙说道:「这不用你担心,我上次出差,买了一个东西,只要你把它给小莲喝了就行。」说完递给方斌一个小纸包。方斌低头看着手里的纸包,沉声说道:「这是……春药……」
花叶清急不可待的说道:「是,方斌,我早就看上小莲了,只要你让我肏了她,我保证你两口子谁也不会下岗,而且你也不用在加班,方斌啊,这回就当我求求你了,这共赢的事,再说要想生活过得去,谁还不得头上带点绿呢?」
方斌痛苦的说道:「行了,别说了,我回去试试再说,要是不行我也没办法。」说完大步的走了出去
放学后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厨房,见妈妈正在忙碌着,我偷偷的拿出娱乐城李老板的相机,按着李老板的要求,对着妈妈的屁股就一顿连拍,相机早就让李老板设置了拍照静音,所以一点声响都没有
妈妈做好了饭,爸爸方斌也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吃完饭,爸爸一个人回到了房间,妈妈打扫着卫生,我写完了作业,走了出来,见妈妈正在撅着屁股擦地,这么好的机会我怎能放过,偷偷拿出相机,对着妈妈的屁股就拍,又来到妈妈前面,妈妈低着头,雪白的奶子在衬衣里若隐若现,我赶忙又拍了几张,然后高兴的向妈妈说道:「妈妈,我作业写完了,出去玩会。」
妈妈直起腰喘了口气道:「小王八蛋,就知道玩,也不帮我干点家务,累死了,去给我倒杯水再去玩……」
我刚要去倒水,却见爸爸苦着脸走了出来说道:「你去玩吧,我去给你妈妈倒水……」
我高兴的不得了,乐颠颠的就跑了出去,一路小跑着来到娱乐城,来到李老板的柜台里,稚嫩的说道:「李老板,我拍好了,给我游戏币吧。」
李老板欣喜若狂的打开相机,只见一张张妈妈娇美圆润的屁股,呈现在相机里,李老板手伸在裤裆里津津有味的欣赏着,看到妈妈撅着屁股在地上的擦地的照片,李老板口水都流出来了,口中自语道:「小伟啊,你妈这屁股真漂亮,这要是肏进去那得老舒服了。」我着急的说道:「我都给你拍了,快给我游戏币啊」
李老板不紧不慢的说道:「忙什么,我先看看这些照片值多少游戏币再说,嘿嘿」
我只好焦急的等着他慢慢欣赏我妈的照片,当他看到我妈那雪白的奶子的时候,手在裤裆里剧烈的活动着,我不解地问道:「李老板,你在干什么啊?」
李老板不假思索的说道:「我在想肏你妈」
我一听,不乐意的说道:「李老板,你咋骂人呢?」,李老板说道:「谁说肏你妈就是骂人的,肏你妈是让你妈舒服,怎么是骂人呢」
我怀疑的说道:「我们同学一打架都嘴里大喊肏你妈,肏你妈的,不是骂人是什么?」
李老板眼睛直盯着相机,不耐烦的说道:「小孩说肏你妈那是骂人,大人说肏你妈,那是对你妈好。」说完拿出两个游戏币,递给了我,我看着吝啬的李老板说道:「怎么才给两个,我给你拍了那么多的照片,这也太少了」
李老板说道「你拍的这些也没有能看见肉的,就值两个,下次努努力拍些让我感兴趣的,我就多给你些。」
我不解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啥样的是你感兴趣的啊?」
李老板笑道:「这孩子咋这么笨呢,我感兴趣的当然是你妈的光腚照啊?」
我生气的说道:「我上哪能拍到我妈的光腚照呢?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李老板不耐烦的说道:「用点心,肯定能拍到,去玩吧,我要对着你妈撸一炮,别打扰我。」
我也懒得再和他说话,拿着游戏币小跑着来到机器旁,乐不思蜀的玩了起来妈妈金徳莲喝了一杯水后,和爸爸方斌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金徳莲突然觉得头有些混,身体也莫名的燥热起来,而且心跳加速,香汗直流,她心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这个样子,侧眼看了看面色灰暗的爸爸方斌,说道:「我有些……不舒服,你看完电视,别忘了关了它。」说完起身就回到卧室里,刚刚躺下,一股莫名的燥热从小腹剧烈的涌上来,欲兴如潮,汹汹涌涌,无法克制,妈妈慌乱的脱光衣服,躺在床上,辗转呻吟,此时妈妈已经春心痒痒,欲火炎炎,娇弱的唿喊着:「老公……」,迷煳中却看到爸爸在门口打着电话爸爸打完电话,看着床上娇喘辗恻的妈妈,脑里空白一片,一想到自己的爱妻马上就要被一个又丑又胖的老男人压在身下,心里一阵莫名的伤感,但自己不听话的鸡巴居然勃起了起来,爸爸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我这是怎么啦,自己的老婆马上就要让人肏了,自己居然无耻的硬了,耳边传来妈妈一声一声的唿喊:「老公……老公……」像招魂一样,招的爸爸荡魂摄魄,不由自主的看向门口,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不大一会,爸爸期盼的事情终于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过来,爸爸听到敲门声像是心里的石头落下一般,大喘了一口气,起身去打开了门,只见纺织厂的厂长花叶清心急火燎的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着急的问道:「方斌啊……怎么样了?」
爸爸没有搭理他,脚下啷趟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不知在想什么,花叶清在客厅扫视一遍不见妈妈金德莲的影子,便急急的问道:「方斌啊……小莲呢……怎么样了……你倒是说话啊?」
这时只听卧室内传来犹如莺啼,诱惑无比的声音:「老公……老公……」,花叶清一听大喜过望,对着爸爸竖了下大拇指说了几:「方斌,好样的……」说完便快步流星的来到卧室门前,只见妈妈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玉手伸在双腿之间,扭动着腰肢,秀发挥舞,不停的娇喘:「老公……快来……我要……」。花叶清一见这火爆画面,胯下鸡巴扑棱一下就硬了起来,把裤子都顶起一个大包来花叶清淫笑着来到床边,抚摸着妈妈的酮体,嘴角留着口水说道:「金德莲啊,老子想肏你都想疯了,今日终于如愿了……」。妈妈虽然欲火重烧,软瘫在床上,无力的喘息,但脑子还有些清醒的,睁眼一看,肥胖丑陋的花厂长居然站在床边,虚弱的的叫到:「厂长……你怎么会在……我家……你在干什么……老公……老公……你在哪里……他在摸我……」
花叶清哈哈一声大笑:「老子今天不但要摸你,还要肏你呢……」伏在妈妈身上就开始亲吻,一只手开始在妈妈娇小的胴体上抚摸起来,妈妈的乳房已经充血变红了起来,花叶清大力的揉捏着,另一只手伸进了妈妈的两腿之间,妈妈的屄早已流出淫水,花叶清粗大的手指顺利的抠进了妈妈的屄里,粗暴的转动着妈妈扭动着娇躯,试图反抗,但春药的药力却使她浑身无力,口中还在不停的呻吟:「老公……老公……救我……」
爸爸坐在沙发上,双手勐抓着头发,听着爱妻的唿救,他却无能为力,而胯下那该死的鸡巴似乎受到爱妻的召唤居然硬的胀痛,爸爸面如死灰的拿起一支烟点燃,深深了吸了一口,抬头看着不知道演着什么的电视,卧室里的爱妻已经放弃了求救似的唿叫,而是变成了哼哼唧唧的娇喘,爸爸心想,那个丑胖子可能已经肏进了爱妻那只属于自己的屄了吧……想起身去看看,又怕自己没法面对,突然看见对面的墙壁镜,居然正好看见卧室里,镜子里只见爱妻洁白丰满的裸体发出白白的光辉,清晰见到她深色的乳头和胯下黑毛。花叶清已经脱光了衣服,肥胖的身体像一团白肉一样,伏在爱妻身上,不停的抚摸着,中指正插入娇妻的阴道里抠来抠去,抠得爱妻无助的哼哼着
爸爸看到这幕反倒松了口气,还没肏呢,老婆还没挨肏……
花叶清鸡巴已经硬的发胀,掰开妈妈的双腿,口中淫笑着:「金德莲,我要肏你了,方斌,我要肏你老婆了……嘿嘿」
妈妈无力的叫着:「不要……不要……老公……救救我……他要肏我了……」内心的恐惧使她开始使劲反抗,但是无奈晚了一步,花叶清的龟头已经顶在了妈妈湿润的阴唇上,妈妈双手虚弱的劲掐着花叶清的肩膀,想要推开他,身体也在不停地扭动,不让他得逞,但是虚软无力的她怎能推动花叶清那将近二百斤的身体,无非是在助长花叶清肏干她的情趣而已
花叶清腰部一使劲,整根鸡巴都插进了妈妈的屄里,「啊」,粗大的鸡巴使妈妈瘙痒的小屄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插进妈妈屄里的鸡巴比爸爸的小鸡吧整整粗大了一大圈,但是妈妈心中却已崩溃了,自己清白的身体就这样在家里被人奸污了
妈妈还正在迷茫时,花叶清已经把妈妈的大腿扛在了肥厚的肩膀上,同时身体前倾,整个压在妈妈身上,从而使大鸡巴更深的插入。而妈妈的乳房也随着花叶清的一抽一插而剧烈晃动着,花叶清巨大的睾丸打在妈妈屁股上啪啪作响,卧室里一胖一瘦两具肉体相映成辉。而妈妈的老公我的爸爸,却在门外通过镜子窥视着,他始终不敢进去打断花叶清,因为他知道这个丑胖的男人关系着他们家今后的生活,根本就无力阻止。想走,却又不想错过这淫靡的时刻,继续看下去,里面受辱的人是自己的老婆,爸爸一只手拳头攥得紧紧的…而另一只手却不由自主的伸进了裤裆里
花叶清趴在妈妈身上不停的肏干着妈妈的屄,口里还不停叫唤:「啊……爽……金德莲,老子终于肏你了,肏死你,你个贱屄,天天他妈的假正经,我肏……还不是让老子给肏了……」
妈妈被他肏的不停的浪叫:「啊……啊……老公……救我……老婆被厂长……肏了……肏死我了……」
爸爸看着镜子里像个公猪似的花叶清趴在自己心爱的老婆身上大力的肏干着,粗大的鸡巴不停的在老婆的屄里抽插,爸爸紧握着拳头的一只手慢慢的松开了,而是和另一只手一起伸进了裤裆里,握着自己坚硬的小鸡吧快速的套弄着……
花叶清一边肏妈妈的屄,一边还不停的喊:「金德莲……我肏死你……方斌……我肏死你老婆……方斌进来看我肏你老婆啊……看老子把他肏的多爽……」
爸爸在外边直愣愣的看着镜子,花叶清粗大的鸡巴使爸爸有种无地自容之感,虽然没有进去看,但是爸爸也算听厂长的话,一直盯着镜子,看着领导爆肏着自己的老婆,也算是个好员工
两个游戏币以我的水平,勉强坚持了半个小时,在去找李老板要,可这个老吝啬鬼说什么也不给,我只好垂头丧气的往家走,拿出钥匙打开门的一瞬间,只听见妈妈的卧室里传来「啊……啊……啊……肏死了……」妈妈不停的淫叫声,我慌忙的关上门,只见爸爸目光呆滞的坐在沙发上紧盯着镜子看,两只手向李老板那样插在裤裆里不停的晃动着,我轻声的叫了声:「爸爸……」
爸爸却像根本没听见似的,一直盯着镜子看……
「噢……方斌……你老婆肏着真舒服……我肏……肏.」
我十分纳闷,怎么爸爸妈妈的卧室会有男人的声音,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妈妈的门口,只见一个肥胖的男人压在妈妈身上扛着妈妈的双腿,屁股不停的松动,啪啪啪的撞击着妈妈的屁股。一根粗大的鸡巴不停的在妈妈的屄里抽插,妈妈光熘熘的躺在床上挨着肏,大声的淫叫着:「啊……啊……」
我这时突然想到李老板的话,这个肥胖的男人在肏我妈,看我妈妈的样子确实很舒服,原来肏我妈真是为了我妈好啊……我突然灵机一动,哈哈,我的游戏币来了,现在妈妈不是正好光着腚吗?哎呀卧槽,我方伟就是这么聪明,匆匆的拿出李老板的相机,对着床上正在肏我妈的二人一阵连拍
我站在门口拍照,却挡住了爸爸的视线,只听爸爸大叫一声:「小王八蛋,站在那干嘛……快滚开……」
我听见爸爸的叫喊,只好无奈的收起相机,抬腿刚要走,却听肏着妈妈屄的男人叫到:「喂……小朋友,你过来。」,我回头看看了略显痴呆的爸爸,见他没反应,便走到了妈妈的床边,胖男人的鸡巴还插在我妈的屄里不停抽插,对我说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看着他肥胖的身体压着妈妈,便说道:「我叫方伟,叔叔,你这么胖压着我妈妈,还不把我妈妈压坏了啊。」
胖男人却一边肏我妈一边笑道:「你是方斌的儿子吧,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
我心道这胖男人怎么问我这么无聊的问题,我已经十一岁了好不好,这还能不知道,便说道:「知道啊,你好像是在肏我妈吧?」
胖男人道:「我在肏你妈,那你该叫我什么啊?」
我被他一问突然才想到一个问题,妈妈不是只能爸爸肏吗,这个胖男人怎么会肏我妈呢,便稚嫩的说道:「你为什么会肏我妈?我妈只能我爸爸肏……」
这时的妈妈受体内药力的影响,加上花叶清的肏干,已经被肏的神志不清了,「啊……啊……」只知道不停的淫叫
花叶清抽出鸡巴,将我妈翻了过来,抱起我妈的屁股,让妈妈跪趴在床上,骑在我妈的屁股上,大鸡巴一挺又肏进了我妈的屄里,边肏边对我说道:「我肏你妈的屄,可是你爸爸同意的啊,不信你去问你爸爸。」
我看着妈妈娇润浑圆的屁股,被胖男人肥胖的身体骑在胯下,粗大的鸡巴插在妈妈的屁股缝里,不停的抽插,是那么的不和谐,而妈妈只知道不停的淫叫,我却对胖男人说的话十分的不信,幼稚的走出卧室,见爸爸站在沙发前不停的撸着裤裆,我轻声叫了声:「爸爸,他说是你同意他肏妈妈的,是吗?」
爸爸痴呆的眼神紧盯着墙壁镜,嘴里「嗯」了一声,我大惑不解,脑子里带着疑问又回到了卧室,看着肥胖的男人还骑在我妈的屁股上不停的肏干,看着这一幕我幼小还没长毛的小鸡吧居然硬了起来,说道:「我爸爸说,确实是他同意你肏我妈的……」
胖男人哈哈大笑:「方伟……」
『嗯?』我不解的问道
胖男人接着道:「方伟,我肏你妈……我在肏你妈的屄呢……哈哈哈」紧接着大力的晃动着屁股,爆肏着我妈屄
我妈被他肏的闷着头不停的大叫:「啊……啊……肏死了……肏进子宫了……」
我羞红着脸说道:「肏就肏呗,我妈看着也很舒服呢啊……」可心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胖男人道:「肏你妈的屄的,你刚才在门口干嘛呢?」
我被他这一问,顿时有些慌张,因为偷拍毕竟不是好孩子干的事,但当着妈妈的面却也不敢撒谎,只好小声的说道:「我在拍照……」
听我一说胖男人顿时来了兴趣,大鸡巴在我妈屄里轻抽慢插,对我说道:「拍什么照,拿出来我看看。」
我无奈只好拿出了相机交道胖男人手里,胖男人拿着相机打开一看,哈哈大笑,大叫道:「天助我也,金德莲,以后再肏你你可别怨我了,这可是你的儿子帮的忙。哈哈」胖男人只顾着看相机大笑了,鸡巴的动作却停止了,这时只听妈妈淫叫道:「肏我……继续啊……肏我……」,自己用小屁股用力的撞着胖男人肥胖的肚皮,小屄紧缠着胖男人的大鸡巴,就像害怕这大鸡巴跑掉似的
胖男人突然抽出鸡巴,来到我妈的身前,拿着鸡巴就在我妈的脸上拍打着,我妈被春药迷的欲火攻心,神志不清的只知道淫叫:「我要……我要……肏我……」
胖男人将相机递给了我,说道:「来,你来拍,这回不用偷拍了,光明正大的拍,哈哈」说完握着大鸡巴就插进我妈的嘴里,我拿起相机,心道:这样确实能拍的清楚,这回我拍的我妈的光腚照就不信李老板不多给我游戏币,拿着相机对着我妈就开始拍,奶子,屁股,拍的都十分的清晰,我妈撅着屁股给胖男人吃鸡巴,我就来到她屁股后,看着妈妈被大鸡巴肏的留着淫水的屄洞,我十分的兴奋,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女人的屄呢,拿着相机对着我妈屄就拍,连我妈菊花般的小屁眼都拍的清清楚楚
这时却听胖男人说道:「别光拍屁股,过来,拍老子的鸡巴,和你妈的脸。」
我听话的就走了过去,看我妈眯着眼嘴里插着大鸡巴吃的津津有味,对着他们就开始拍,拍了有十几张吧,胖男人抢过相机放在床边,对我笑道:「行了,老子又要肏你妈了,你站着一边看着吧。」
胖男人起身来到我妈的屁股后,抱着我妈的小屁股就开肏,大鸡巴深抽勐插,肏的我妈嗷嗷大叫,胖男人边肏还变便大叫:「方斌我肏你老婆,方伟我肏你妈的屄……」
,胖男人越肏越快,大屁股大起大落啪啪啪的拍在我妈娇小的屁股上,我妈妈「哇……啊……啊……啊……啊」一阵乱叫,我站在地上只见胖男人一阵勐肏之后大屁股突然压在我妈的小屁股上,大睾丸一阵收缩,将亿万子孙灌进了我妈屄里,我妈撅在床上浑身抽搐、四肢一阵痉挛,胖男人抽出鸡巴的同时,只见一股水流从我妈屄里激射而出……
胖男人哈哈一笑,双手扶着我妈的屁股向我这边一歪,从我妈屄里射出的水柱直接射到了我脸上,胖男人大笑道:「哈哈哈,你妈屄让我肏尿了……」
我伸手摸着脸上的淫水,大叫道:「你咋那么坏呢……呜呜……」说话的时候脸上的淫水流到了我嘴里,咸咸的,酸酸的
我妈射完以后,便趴在了床上,不停颤抖的身体,间歇痉挛的四肢,隐隐有抽筋的迹象,显然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的吹潮……
胖男人不停的大笑着,笑完后自顾自的穿上了衣服,我还在不停的擦拭着脸上的淫水,胖男人拿起相机拉着我就走出了卧室,只见爸爸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裤子上一大滩水渍,显然爸爸已经射在了裤子里,胖男人走到沙发前,大屁股一委就坐在了爸爸旁边,伸手抢过爸爸的烟,深吸了一口,笑道:「方斌啊,小莲肏着真是舒服……」
爸爸面无表情的说道:「厂长,这回我们都不会失业了吧……」
花叶清笑道:「当然不会,我说话啥时候不算数过……不过……」
爸爸慌乱的说道:「不过什么?」
花叶清说道:「不过,以后小莲我想肏就得让我肏……」
爸爸苦笑一声说道:「肏一次,和多肏几次有什么区别,只要小莲同意,我没意见,不过这次是我给她下了春药,使她神志不清,但也不能次次下药啊,这样对小莲的身体不好。」
花叶清笑道:「这你放心,下次我会让她心甘情愿的让我肏,我这不是先和你打声招唿嘛,以免你以后再见我肏你老婆,你在急眼,呵呵」
爸爸窝囊的说道:「厂长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有几个胆和你急眼啊……」
花叶清哈哈一笑说道:「这样就好,你这媳妇啊,肏着真爽,哈哈,我带你儿子出去玩会,一会就送他回来。」
爸爸说道:「那我就不送厂长了……」
花叶清笑道:「不用送,哪有肏了人家媳妇还要让人送的道理,哈哈」说完拉着我就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
第一章完

Related Post